小雞潤膚露

鋼鐵處女(四十)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teus Lunardi Dutr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teus Lunardi Dutra

 

 

「訓練的一千次揮劍還是太少了嗎……」

「呼……不死的話,我明天便揮五千次……」

「那我揮一萬次﹗」

勇者眉頭緊皺,看著身旁的戰友喘著大氣,但單憑一己之力雖能自保,卻無法解除困局。他愈想愈怪,這次的魔物數量實在多得有點出乎意料,就像有人故意埋伏一樣。

「哇﹗」

久戰以後,其中一名騎士團,稍一不慎便被魔物重擊,幸得其餘團員立時砍殺魔物才得以保命,但守線已經開始出現崩潰。黑騎士團員因為揮劍過多,手開始發出震抖,他們開始守多於攻,再過一會定然會被魔物覆沒。

「呵呵呵,孩子們,吃了它們吧。」

突然,勇者聽見一把怪異的女聲,聲音令他背後直寒,他的耳力極好,立刻從聲音方向望過去,只見又一群魔物跑了過來。這班魔物雙眼發光,速度異常地快,看起來就像是魔物中的精兵一樣。
黑騎士團眼看敵軍又出援軍,立刻士氣大降,已抱必死之心。
就在那群魔物衝到外圈之際,它們竟開始襲擊並吞食包圍著勇者的魔物,兩群魔物開始打起來,但與黑騎士團久戰的魔物氣力明顯比這群新力軍弱,新力軍勢如破竹被大敗,吞吃。勇者雖不知發生什麼事,但見機不可失,立刻大叫﹗

勇者︰「是機會﹗大伙兒跟上我﹗衝﹗」

黑騎士團聽見勇者的叫喊,立刻鼓起最後的氣力,有馬的騎馬,沒有馬的立刻跑,跟外圈的魔物來一個內外夾攻,形成一場大混戰。
就在勇者大開殺戒之際,他看見遠處有一個穿著緊身衣服的女人,正悠閒地坐著望向這邊,她看見勇者望過來,還向他揮手……

 

勇者大叫︰「呂呂﹗」

呂呂帶領了一群「寵物」,將黑騎士軍團拯救出來。她在遠處隔岸觀火,若再加上一盤烤肉或美酒,感覺就變成欣賞一場精彩的表演一樣。能夠在混亂的戰場中表現得神態自苦,那人要麼是高手,要麼便是瘋子,但呂呂看來兩者皆是。

勇者看見呂呂的到來大喜,但再看清楚一點,發現在呂呂的身後竟悄悄出現了一群魔物,而呂呂居然全然沒有發現,本以為戰事會因奇怪的援軍突入而快速平息,卻又有另一批魔物從呂呂的附近鑽出來,數量雖沒有剛才那麼多,但已經與呂呂的寵物拉成均勢,呂呂所在的地方又距離勇者太遠,根本來不及救援。

勇者眼白白看著呂呂會被魔物們撕成碎片,但一頭金色幼獅卻不知從那裡跑了出來,反將靠近呂呂的幾隻魔物撕成碎片﹗幼金獅發出怒吼,就像警告別隨便接近,英姿颯颯。而呂呂也立刻與寵物們迎戰新來的魔物援軍。

勇者鬆一口氣,他一直知道呂呂擁有控制魔物的能力,卻不知道她是如何控制,現在卻看得清楚,呂呂不停張口在魔物的身上咬,被呂呂咬過的魔物也立刻會成為呂呂的寵物。此情此景,就算頗有閱歷的勇者看著此等怪異的戰場及戰法也看傻了眼。

但更怪異的事卻在後頭,呂呂的同伴本來已經愈來愈多,但她竟突然一馬當先脫光了衣服露出那佈滿傷痕的身體走到最前線﹗勇者不期然想起上古裸女及蕩女那不喜歡穿衣服的態度,還聯想到底呂呂是不是也是鋼鐵處女,但這樣稍一分神便被魔物圍了上來,他立刻凝神備戰,再也不敢故思亂想,但眼睛仍不時看著呂呂的怪異舉動。

呂呂就像被敵人故意襲擊一樣。而魔物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獸型的魔物立刻張大口咬著了呂呂,呂呂受襲大叫一聲但樣子卻非常享受,然後更可怕的事發生了,咬住呂呂的魔物竟鬆開了口,變成了她的「寵物」,勇者看在眼裡百思不得奇解,但接下來,魔物要不是受到寵物攻擊,要不就是因為攻擊呂呂或是被呂呂攻擊而成為寵物,這樣可怕的增援,令戰爭很快便結束。

戰事完結,呂呂穿回衣服,身上又多出了不少新的傷痕,勇者跑了過來。

「呂呂!」

「呵呵,勇者,劍法可精進不少。」

「全靠你的幫助!得救了!」

「我也得到了不少新寵物。」

「對了,剛才你攻擊的方法⋯⋯」

 

「哦?是說「血濃於水」嗎?」

「我聽不明白⋯⋯能請你別說暗號嗎?」

「嘿,這是我招式的名字,你知道什麼是親人的聯繫吧?」

「嗯⋯⋯我是孤兒,所以不清楚⋯⋯」

「可憐的孩子⋯⋯讓我來解釋吧,血統是無法改變與生俱來,而親人間會有一種特別的聯繫。有些情況跟多年沒見的親人,只有看上一眼便能認出,這就是親人的聯繫,又有說法若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血是不能溶在一起的。而我的能力就是將這種關係透過我的體液強行改變,只要碰到我體液的生物也會立刻成為我的孩子。」

勇者額上冒汗心裡想若任何不知情的男人跟她有任何身體接觸也會遭殃。

「我一直也找機會向你下手呢⋯⋯嘿嘿。」

「幸好,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若她再老一點的話我便遭殃了。」勇者心裡想道。

此時候黑騎士團也靠了過來,勇者知道了呂呂的戰法後立刻非常警戒用命令的語氣道

勇者︰「黑騎士團收起大劍,遠離我們十米外!」

眾騎士需不明所以,但依然聽從隊長的指示。

勇者害怕騎士們稍一不慎便成為呂呂的孩子,是以發出命令。

呂呂當然知道勇者的心意便道︰「放心吧,「血濃於水」可不是經空氣便能傳播,我還沒有如此厲害的能力,基本也需要身體接觸,我也穿上緊身衣了,沒問題。」

勇者又鬆一口氣「哦⋯⋯是這樣嗎?」

呂呂露出可怕的笑容道︰「呵呵,女人的說話你自行選擇信與不信吧。」

勇者感到有點不知所措︰「嗯……我還有一個問題。」

呂呂︰「怎麼了?」

勇者︰「你是處女嗎?」

呂呂聽到這個問題後,出奇地笑得很開朗,但聲音仍然非常古怪就像壞人的笑聲一樣︰「怎麼可能?你腦子到底在裝什麼?」

「幸好……這能肯定不是神陰的處女了……」勇者想道若要跟呂呂做愛,那肯定是非常可怕的事。
呂呂︰「好了,回城吧,雖然被咬或咬人也很爽,但再來我便會吃不消,這也是我的弱點……咳…咳…也開始失血太多有點頭暈了,不過頭暈也很爽呢⋯⋯呵呵呵。」

 

勇者點算傷者,黑騎士團身上多半有傷,盔甲損壞嚴重,頭破血流,有些人連褲子也不見了,大劍上染滿鮮血 。騎士團現在的樣子就像走難的難民,所幸是並沒有任何騎士陣亡。但樣子已然非常狼狽,若再受對敵襲一定潰不成軍 再也支持不住。呂呂護送著勇者及黑騎士團一路走回王都,城效外沿途盡是滿目瘡痍,到處也是屍體和火災。反擊戰開始後,西昂帶領軍隊進行無差別的強攻,將王都附近的魔物盡數清除,因此現在王都的附近正在進行重建的工作,較遠的地方則仍然一片狼藉。沿路上勇者一直警戒,慶幸再沒受到偷襲,眾人一直走到王都城門下,呂呂便向勇者道別。

呂呂揮手︰「城內容不下我的孩子們,你自己進去吧。」

勇者打算向呂呂答謝︰「呂呂,牠們的飼料……」

呂呂搶著道︰「當然是吃屍體吧?現在最多的就是屍體,大量的屍體處理你們也很頭痛吧,我的孩子們可是幫了不少忙呢。我走了。」
「……嗯,再見。」勇者被人搶了話,沒便再理答謝的問題,跟騎士團一起返回王都。
事實上讓呂呂的寵物隨便將屍體吃掉是有違人道。但勇者從小是孤兒,對於白事的習俗多半不知,也沒有要風光大葬這種概念,是以對屠房這種有違人道之事不以為然。或許正因如此,勇者才能跟屠房等人相處。雖然違反了人道,但呂呂的孩子確實減輕軍隊處理屍體的負擔,領軍的西昂一直知情也沒有多大理會。
回到王城中,勇者立刻解散了黑騎士團讓眾人得以休息,眾人擁護著副隊長回到自己的營舍去了。

集數列表:http://eros.vjmedia.com.hk/articles/tag/鋼鐵處女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