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先生

《我老婆教我追女仔》 第三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eo Hidalg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eo Hidalgo

 

「我其實係你老婆!」少女表情堅決的道。

「吓﹖…………」老婆﹖還是我聽錯了﹖

「你話你係我咩話﹖」我一臉問號的問少女。

「我話,我係你老婆!」少女表情更加堅決。

『老婆?我幾時娶咗個老婆我自己都唔知㗎?仲要咁索喎!唔通係嗰啲咩指腹為婚?但呀爸呀媽都無同我講過。定係我唔知幾時搞大咗人哋個肚?喂等等先,我仲係處男嚟個喎!同埋如果同過咁索嘅女做過無奶油會唔記得㗎﹖』

就在我不斷胡思亂想之際,少女的聲音再次響起﹕「我係你未來嘅老婆。我意思係,我係喺未來返嚟嘅,我同未來嘅你係夫妻關係。我返嚟係……」

這次她很清晰地解說,但卻將我推向一個更深的疑團。

「等…等等先……」我感到有點頭昏腦脹,所以用手勢阻止她說下去。

我整理一下混亂的思緒,然後笑道﹕「你話你喺未來返嚟?你係咪睇得穿越劇太多呀?我睇咗咁多年衛斯理都未話自己係外星人啦!」

少女眨了眨眼睛﹕「你唔信?」

我搖了搖頭﹕「我無可能會……」

我的「信」字還未說出口,少女已經搶道﹕「你叫陳洛鋒,英文名叫Samuel,平時朋友都叫你Sam;你今年19歲;生日係10月31日;血型係B+;你左手手臂同左腳腳板底各有一個一蚊大小嘅圓形胎記;你同你爹哋媽咪一齊住喺九龍灣;你有個細你四年嘅細妹同大你四年嘅家姐,你家姐已經搬咗出去住;你中學時係讀男校,預科時你轉咗去一間男女校;預科畢業後嘅暑假你因為踢波令右腳膝頭斷咗韌帶而住咗醫院一個月;你而家喺浸大讀緊account一年級;你有3個同學兼roommate,佢哋分別係樂言,呀君同Michael;而你同樂言係最friend因為你哋係同房;你到而家為止都未拍過拖;而家你追緊一個女仔,佢叫Fiona,同樣係讀浸大,但佢係讀econ…………」

我越聽越驚訝,嘴巴也越張越大。這些事情除了我自己外根本沒有人可以知道得這麼詳細,這麼清楚。

「等……等等…………」我嘗試中斷她的私隱大放送,以圖整理自己再次混亂的思緒。

她好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道﹕「……因為你之前同Fiona溫習幫咗佢,所以佢今晚請你食飯當多謝你,而你亦想趁今晚同佢表白……」

「唔…唔……唔…」在她繼續說下去之前,我已經衝上前捉住她,並一手掩著她的嘴。

她停止了掙扎,只是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像是問我信了沒有。

我左思右想,穿越時空回到未來這些劇情根本只有在師奶劇才會看到,怎會發生在我身上﹖但…但她真的很清楚我的一切啊!不單是剛發生的事,甚至連我胎記的大小形狀位置,都可以如數家珍!這又該怎樣解釋﹖她找人查我﹖但我要樣沒樣,要財沒財,要勢沒勢,查我幹嗎﹖莫非她真是我的未來老婆﹖大概只有我的老婆才會如此清楚我的過去現在吧﹖

當剔除了所有完全不可能的結論後,剩下的那一個,無論是多麼荒謬,都只會是唯一的事實。

「……信…我信啦……」我慢慢鬆開了手。

她鬆了一口氣,但突然又滿臉通紅的掙扎起來。

「做咩呀﹖我已經……」

「啊!對唔住……」我想不起我另一隻手還環繞著她的纖腰,而且我們的身體還緊緊貼著。我馬上放手並離遠一點。

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正想再跟她道歉。

但轉念一想,她是我老婆耶,那有老公佔了老婆便宜要道歉的﹖而且她還刪除了Fiona的電話!想到這裏我的氣又來了。

「係喎!你做咩搶我電話又delete哂Fiona啲嘢呀﹖」我瞪著她,語氣有點憤怒。

少女有點悲傷的看著我﹕「你答咗我一個問題先。」

「好,你問啦。」

「你……真係咁鐘意Fiona﹖」少女幽幽的道。

我沒片刻猶豫,大聲道﹕「係呀!我鐘意Fiona,好鐘意!」

少女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一口氣,雙眸微微顫動。頃刻,只見她雙目通紅,聲音有點奇怪﹕「我……我返嚟就係幫你追到Fiona。」

「吓……﹖」任我千想萬想,我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理由。

等……等等,她不是說她是我未來老婆嗎?那有老婆幫老公追女仔的?雖然我現在還不是她老公,但女人不是醋罈子嗎?她這樣做算是幫老公找小三嗎?等等,Fiona不 是小三呀,算起來我認識Fiona在先,怎麼說小三也是她啊!……

我完全被她的說話搞混,腦袋雜七雜八的。我搖了搖頭,想驅走混亂的思緒,決定再次確認她的說話。

「你話,你返嚟過去搵你以前嘅老公,即係我,係.要.幫.我.追.到.Fiona?」我一字一頓。

少女已經回復正常,她肯定的點一下頭道﹕「係!」

我臉上又充滿問號﹕「你唔係我未來老婆咩?點解你要幫我追Fiona?」我完全想不明白。

少女眼珠子一轉,答道﹕「咁係因為我老公,即係未來嘅你要求我咁做。」

我要求?為甚麼?為甚麼未來的我會這樣要求?難道……我想到了一個唯一的原因,一個十分可怕的原因。

我臉色發白,顫聲問﹕「你意思係,我……我追……追唔到Fiona,所以未來嘅我先要你返嚟幫我?」

少女沒有作聲,只是點了點頭。

我閉上眼深呼吸一下,盡量令自已冷靜下來,道﹕「我都係唔明白,你係我老婆,但係……又幫我追女仔,唔係好矛盾咩﹖」

少女語帶無奈﹕「我以為我好想咁做咩﹖係…係我老公成日講話追唔到Fiona係佢一生最大嘅遺憾,成日唉聲嘆氣,我睇唔過眼先幫佢咋……」

「咁…咁你唔會呷醋,唔會唔開心咩﹖你老公成日掛住第二個女人喎!比我實打佢啦!」我在說甚麼﹖我竟然叫人打自己﹖

少女搖搖頭,淡淡然道﹕「我開頭都唔開心,但佢同我解釋佢並唔係掛住個女仔,只係覺得當年追唔到好可惜,好遺憾,就好似有一個心願未了咁。佢話如果比佢嚟多次,個結果一定唔會係咁。」

我奇道﹕「你信佢﹖」我又在說甚麼﹖我竟然叫人質疑自己﹖

少女咬了咬唇,肯定的點頭道﹕「我信!因為……因為我好愛我老公。」說罷她滿臉紅暈的垂下了頭。

噢!她嬌羞的表情實在是太美了!她……她真的是我未來老婆﹖我能有這福氣嗎﹖……等…等等……我在想甚麼﹖我喜歡的是Fiona啊!

一股罪惡感衝上腦梢,我馬上搖了搖頭將歪念驅走。

其實我還有千萬個問題想問她,但現在已經是半夜十二時,實在不太適合。

「而……而家好夜啦!我送你返去先啦!你而家住喺邊﹖」經過這麼混亂的一晚,其實我也很累,尤其是大腦很需要休息。
「我而家住Hall。」少女回答。

「Hall﹖」我又驚訝得張大嘴巴。「你意思係宿舍﹖大學宿舍﹖」

她點點頭﹕「係呀,我都係住周Hall。」(筆者按﹕浸會大學的宿舍分作四個宿舍,每個都是用人名命名,周Hall是其中之一。)

我嘴巴繼續張大﹕「你…你唔係喺未來返嚟㗎咩﹖你點樣申請到宿舍呀﹖」

少女若無其事的道﹕「我用返自己以前嘅身份學歷報名讀U咋嘛。」說罷遞了張學生證給我看。

LO Ka Wai……

BBA–……

咦﹖﹖﹖﹖

我驚訝道﹕「你又係讀Econ﹖」

她白了我一眼﹕「唔接近Fiona點幫你追到佢呀﹖」

我「啊」了一聲,恍然大悟道﹕「咁又係……」

但我又想起了另一個問題。

「但…但係,你返咗嚟呢度,咁都應該有一個『而家』嘅你喺度㗎,咁你用咗佢身份讀U,佢點算呀﹖」

她狡黠的笑道﹕「我既然可以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呢啲咁小嘅事又點會難到我呢﹖」

看來她沒有打算解釋,不過她的答案確是無懈可撃,我也沒打算追問下去。
「咁……咁我哋而家返Hall﹖」

「嗯。」

「我想行路返去。你……一齊﹖」我需要一段路程靜靜思考。

「你唔係話送我返去咩﹖行啦!」少女搶先行在前面。我馬上追了上去,與她並肩而行。

「係…係呢﹖我應該點叫你呀﹖」我沒理由叫她作「老婆」吧!而我只知道她叫Lo Ka Wai。

少女側頭想了想﹕「嗯……你叫我小惠啦。佢都係咁叫我。」這個「佢」應該是指未來的我吧。

「我可以叫你做……呀鋒嗎﹖」小惠有點猶豫的問。

這應該是她在未來對我的稱呼吧﹖

「可以,但如果有第三者在場就叫返我Sam或者Samuel啦!」始終「呀鋒」這個稱呼太親暱了,我可不想給人誤會,尤其是Fiona。

小惠低頭應道﹕「嗯……」

「係呢,小惠……」本來想靜靜的思考,但與一個美少女於深夜時分在昏暗的街道上並肩而行實在令我混身不自在,唯有繼續與她談話,順道解答我一肚子的疑問。

「嗯﹖」

「點解係你返嚟幫我,而唔係我自己返嚟幫我嘅﹖」這個我一直想不明白,未來的我不是更容易令我相信他嗎﹖

小惠想也沒想﹕「因為佢要返工唔得閒。」

甚麼﹖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咁點解你睇落去好似仲細過我嘅﹖係因為『我哋』好早結婚﹖定係我同你相差好多年﹖」我預想自己大概會在三十歲左右結婚,而小惠看起來只有十八歲,那我不是娶了個比我年輕十年的少女﹖

小惠眼珠子一轉﹕「係因為用時光機返到過去,嗰個人嘅身體狀況都會返到去嗰陣嘅狀態。」

我恍然大悟﹕「哦~原來係咁,咁都幾好喎。」如果我七老八十時坐時光機,不是可以回復青春嗎﹖

「咁你個時光機擺咗喺邊呀﹖」不會是在書桌的抽屜裏吧﹖

「唔講得!」小惠堅決的道。

「吓﹖」

「因為要防止以前嘅人去未來搞搞震,所以我哋唔可以透露任何有關時光機嘅嘢。」

『咁你又可以返嚟搞搞震﹖』我心裏嘀咕。

「ok,唔講時光機。咁可以話我知下期六合彩冧巴啦啩﹖」我一臉期待。

小惠沒好氣的看著我﹕「你會唔會記得n年前某一期嘅六合彩冧巴呀,先生﹖」

我搔了搔頭,尷尬的道﹕「呀!…又係喎……哈哈……」然後以笑遮醜。

「咁……我哋係點識㗎﹖」其實我更加好奇我和她的事情。

小惠停步看了看我,道﹕「唔講得。」然後又繼續走。

「又唔講得﹖咁我哋幾時識㗎﹖」我繼續問。

「唔講得。」

「…………咁我哋幾時結婚㗎﹖有無仔女呀﹖」我鍥而不捨的問。

小惠俏臉一紅﹕「都係唔講得。」

「喂!點解咩都唔講得㗎﹖」我停下來不滿的喊道。

小惠沒有停步,邊走邊說﹕「如果我講咗比你知,就可能會影響到我哋嘅將來,我哋可能唔會喺埋一齊,唔會結婚。」

我追了上去﹕「咁你又可以返嚟幫我追Fiona﹖咁樣唔會影響到將來咩﹖」

小惠慢條斯理的解釋﹕「你同Fiona嘅關係只係你生命中嘅一條支線,就算個支線點樣發展,都唔會影響到主線;但我同你嘅關係就係主線,只要有少少改動,你同我嘅人生都會變得完全唔同。」

甚麼﹖Fiona只是我的支線任務﹖我才不要跟她有緣無份!雖然小惠十分吸引,但我跟她只是剛剛認識,而旦重點是,我愛Fiona呀!對了,她還沒有解釋為何刪掉Fiona的資料。

「係喎!你頭先做乜delete哂Fiona啲資料呀﹖」我不禁大聲問她。

小惠停下來,認真看著我﹕「因為如果我唔阻止你,而你同咗Fiona示愛,你就會比Fiona拒絕。」

我激動的道﹕「唔試過又點會知喎!你……」我還沒說完,就猛然明白過來。

小惠看著我的表情﹕「你明喇﹖」

我緩緩的點了點,垂頭喪氣道﹕「係…係你老公話你知嘅﹖」

她點了點頭,緩緩的繼續走著。

我不甘心!明明跟Fiona發展得好好的,她為何會拒絕我﹖啊!對了,小惠是回來幫我的嘛,問她怎麼辦就好了。

「咁你可以點幫我追Fiona呀﹖」我充滿期待。

「未諗到。」小惠隨口回答。

「………………………」我無語。

說著說著,我們已經回到宿舍。

在升降機裏,我隨口問她﹕「你住幾樓呀﹖」

「609。」

609﹖怎麼這個門牌號碼這麼耳熟﹖想著想著,升降機已經到了六樓。

叮!升降機門打開,小惠走了出去。

臨別時,小惠轉個頭跟我說﹕「我諗到點做會搵你㗎啦。」沒等我反應過來,就離開了。

甚麼跟甚麼啦……那即是何時才找我﹖算了…還是回房睡覺吧,今天真的是有夠累了……

回房後才發現Fiona在分手後十五分鐘就發來了訊息。

「我返到屋企啦,今日我好開心呀!多謝你陪咗我一晚^_^」

這麼快就回到家裏﹖她住附近的嗎﹖

不管了,看著她的訊息,心裏甜得滴著蜜糖,我馬上回覆。

「呀,sorry呀,遲咗覆,我返到hall沖完涼先見到你個msg(馬騮掩眼)」

「nvm la,咁你早啲瞓啦~gd night~」

「a,咁我哋下次幾時再出去呀﹖」我發出後不禁心跳加速。

「嘻~我哋再約啦!」

YO HO!我還有機會!還好小惠阻止了我,不然Fiona就會成為我人生中的最大遺憾了。

「gd night!」

於是我愉快的去洗澡,洗完後就坐在椅子上想著今晚發生的事。

咔喳~房門打開了。

樂言﹖不是與女友相宿相棲嗎﹖怎麼回來了﹖

我發了個詢問的眼神。

樂言一臉無奈﹕「Kitty個新roommate返咗嚟,所以……」

噢,原來如此,看來他淫亂校園的生活要到此為止了。

「點呀你﹖表白表成點呀﹖」沒有女友的樂言終於關心起我這個「兄弟」了。

「發生咗啲意外,無表到。」我聳了聳肩。

樂言用疑問的眼神看著我。

我想了一想,道﹕「件事有啲複雜,唔知點解釋。」我的確不知怎樣解釋我突然多了一個「老婆」。

樂言沒有追問下去,逕自躺在床上,拿出電話在打訊息。

「係喎,我聽日約咗條女食早餐,你都一齊呀!」樂言轉頭看了看我。

「吓﹖做咩無喇喇叫我去做電燈膽呀﹖」他和女友的活動,從沒有邀約過我,當然我也沒有興趣參與。

「係咁嘅,咁Kitty個新roommate啱啱搬咗嚟,咪諗住同佢打好關係,一齊食早餐囉。咁無理由剩係約佢一個女仔陪我哋兩個嘛,咪諗住叫埋你登腳囉。」樂言沒等我回答,續道﹕「佢個roommate超靚呀!簡直同Fiona有得揮呀!如果我唔係啱啱有咗新女,我都諗住即刻追!點呀﹖去啦!就算你鐘意Fiona都可以去㗎,反正你又未得手。無謂為咗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呀!」樂言這個魔鬼不斷慫恿我。

「好呀!去囉!」聽到樂言這樣說,還真想知道除了小惠外,有那個能比得上Fiona。

翌日早上,我跟樂言到他女友房間接她們。

「早晨呀!」房門打開,Kitty甜甜的跟我們打招呼。

「早……」那個「晨」我還沒說出口,我就被Kitty的同房嚇得目定口呆。

樂言見我張大了口,獃獃的看著Kitty的同房,拍了我後腦一下,笑駡﹕「你個死仔咪咁失禮啦,見到靚女睇到眼都唔眨。」

的確,樂言沒騙我,Kitty的同房真的很漂亮,完全比得上Fiona,因為她就是小惠!

小惠怎麼會在這裏﹖!

我繼續張大咀巴,指著小惠訝道﹕「你點解會喺度㗎﹖」

小惠白了我一眼﹕「我咪同你講過我住609囉!」

我拍了額頭一下『係喎!唔怪得硬係覺得609咁熟口熟面啦!』

這次輪到樂言和Kitty張大了咀巴,他倆異口同聲道﹕「乜你哋識㗎﹖」

鏡頭一轉,我們已經身在宿舍飯堂。

樂言咬了一口雞蛋,然後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倆﹕「係呢,你哋又會咁啱識得嘅﹖」我知道他其實是想問我倆有甚麼關係。

「er……」未來老婆是不能說的,那麼是朋友﹖舊同學﹖前女友﹖親戚﹖鄰居﹖我腦中飛快地轉著念頭,希望找到一個比較合適的關係。

「佢係我表哥,我哋由細玩到大㗎!」小惠親暱地挽著我的手臂,甜甜笑道。

表哥表妹﹖這個關係好嗎﹖

「係……係呀,小惠係我表妹呀……」現在已勢成騎虎,我沒辦法不和應。

樂言眼珠子一轉,曖昧的看著我,然後作恍然大悟狀﹕「哦~~表哥表妹~仲要由細玩到大添~~」他的眼神和語氣討厭得讓我想賞他一巴掌!

接著整頓早餐的內容都是環繞著小惠。小惠跟他們說,她剛從外國唸完書回來,因為成績好,所以校方批準她第二個學期插班進來,現在是唸BBA-Econ等等。我心想成績好的話那用讀BU﹖說謊也不先用大腦想想!不過樂言他們倒沒有發現這個破綻。

他們有說有笑,談笑風生,我像局外人一樣悶悶的坐在旁邊,倒不是我不想插嘴,而是我的腦袋還一是片空白,沒法運轉。

「拜拜~」升降機到了六樓,小惠和Kitty跟我們說再見。

升降機門關上後,樂言馬上搭著我的肩膊,壞壞笑道﹕「唔聽你講你有個咁正嘅表妹嘅﹖你就好啦,表哥~」尾音還要拉長。

我白了他一眼,沒有說甚麼。

樂言沒理會我,續道﹕「其實你表妹咁正,你不如溝你表妹啦!反正你哋由細玩到大,實容易過追Fiona喎!」我懶得理會這個不知情為何物的生物,到了十一樓後,我就逕自走回房間。

樂言追入房中﹕「喂喂喂!講吓笑啫!唔溝你表妹就唔溝啦!」然後又親暱的搭著我肩膊,笑道﹕「其實呢,我有啲嘢想你幫幫手……」看著他一臉古惑,我有不詳的預感。

「咩話﹖唔得!」我大聲斷言拒絕。

「怕咩喎﹖反正佢係你表妹,又由細玩到大……」樂言嘗試動之以理。

「唔得就係唔得!」我沒有動搖。

「嗱!而家係咪咁先﹖你唔諗吓邊個幫你識Fiona﹖而家我有小小要求你就推三推四。」樂言佯怒道。

我語氣不禁軟了下來﹕「喂大佬!你而家話同小惠調房喎,比人知道好大鑊㗎!」

樂言十分把握的樣子﹕「放心啦!Kitty另一邊個roommate都係同佢條仔一齊住。我哋呢邊係呀君同Michael咋嘛,同佢哋單聲得啦!」他頓了一頓,壞笑道﹕「而且有個靚女住喺佢哋隔離,佢哋開心都嚟唔切啦!」

「咁…咁……我同佢一男一女……始終好唔方便㗎嘛……」我作出最後反擊。

樂言故作驚奇﹕「你哋係由細玩到大嘅表哥表妹嘛,有咩唔方便呢﹖」然後又轉作一臉曖昧﹕「定係你自己都心郁郁,驚控制唔住自己嘅獸性呀﹖嘿嘿……」

我紅都面哂﹕「係呀係呀!我就嚟控制唔到自己嘅獸性要打柒你啦!」

其實樂言說得沒錯,小惠一個嬌滴滴的美少女,確是會令我坐立不安,而且我和她的關係……

我突然想起了甚麼﹕「喂等等先!你講到一定換到咁喎!小惠點會肯呀!」我得意洋洋起來。

叮叮~樂言的手機響起。

樂言拿起來一看,然後一臉得意的對我說﹕「嘿嘿~你自己睇吓!」

我看了看他的手機,只見Kitty發給他的訊息「搞掂啦BB!小惠應承換啦!^3^」

我晴天霹靂!天啊!小惠這個女人的腦袋是怎麼構造的﹖!

結果一整天我和樂言將他們的東西搬上搬下,到了傍晚時分我累得要死的攤在床上。

我看著天花板想著想著,這兩天的事情實在發生得太快太多了,昨天突然多了一個「老婆」,今天「老婆」又變成了表妹,然後同房由一個臭男人變成一個美少女……

咔喳~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小惠打開房門走進來。

我坐起來靜靜的瞪著她,不滿道﹕「點解你要應承同樂言換房﹖」

小惠沒好氣的道﹕「唔同你一齊住,點幫你追Fiona呀﹖」

我奇道﹕「換房同追Fiona有咩關係呀﹖」

小惠白了我一眼﹕「咁樣我先可以得到第一手資料嘛!而且如果Fiona突然間搵你,你又唔知點應對,咁點算?」小惠頓了頓,續道﹕「而且我要改哂你啲麻甩佬習慣。」

我不解﹕「咩麻甩佬習慣呀?」

小惠沒有作聲,只是瞧了瞧我那雙抖來抖去的腿。

我醒悟過來,停止晃動﹕「咩啫!un吓腳都唔得呀?」

小惠搖了搖頭﹕「一啲斯文都無,我唔覺得Fiona會鐘意咁嘅麻甩佬囉~」

我無言以對﹕「好啦好㕸,你啱,咁得未呀?」

「仲有呀,唔該唔好遞隻腳上床係咁搲呀!」小惠繼續雞蛋裏挑骨頭。

「喂搞錯呀!痕都唔比搲呀?」我不滿。

她馬上遞了枝無比滴過來,道﹕「以後痕就搽佢,唔比搲,搲到週身一撻撻貪好睇咩?」

『搲痕都要管?』

我一臉無奈,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唔該打喊露細聲啲,同埋掩埋個口呀!」

!!!!!!!

『嗚……死仔梁樂言!就係因為你,我嘅Hall life 就咁無咗啦!我要殺咗你!』

就在我在心裏咆哮時,電話響起。

「喂!我而家喺呀君佢哋度,你過一過嚟啦!」死仔樂言的訊息。

「我過一過隔離。」我拋下了這句話,就怒氣沖沖的走到鄰室。

「梁樂言!」我咆哮。

「嘩!做咩食咗火藥咁呀?」他還是嬉皮笑臉。

「做咩?你仲好意思問做咩?」

「你知唔知佢一入到嚟就話呢樣唔做得嗰樣唔做得,仲煩過我呀媽呀!」我怒哮。

「Hey,冷靜啲先,而家點計都係你有so啦!有個靚女同你同房喎!幾多人恨都恨唔到呀呵~」他最後看向呀君和Michael。

呀君和Michael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我看了看他們三個,感到頹喪不已。我無力的坐在床上,雙手抱頭,不發一言。

樂言拍了拍我肩膊,笑道﹕「唔駛咁愁喎,你溝咗佢咪得囉,到時你叫佢坐佢都唔敢企啦,係咪﹖」

我沒有回應,只是搖搖頭。

只聽呀君問道﹕「樂言,呀Sam個表妹係咪真係咁正呀?」

樂言笑道﹕「唔駛估估吓,我哋而家就過去約佢一陣一齊食飯啦!」

呀君和Michael立刻同意﹕「好好!」兩個小子馬上跟著樂言走到鄰房。

我呆呆的坐著,腦中一片空白。鄰房傳來一些寒暄的聲音。一會兒後,他們回來了。

呀君﹕「嘩!真係唔講得笑。嗱我同你哋講呀,我會出手追小惠㗎,你哋咪同我爭呀!」

Michael托一托眼鏡,不忿道﹕「咩呀?你講先就係你㗎啦?唔比小惠鐘意我㗎!」

呀君不屑的道﹕「好呀,爭咪爭,驚你呀?」

Michael不甘示弱﹕「嚟呀!公平競爭!」

聽到他們說要追求小惠,我不知那來的火氣,突然抬頭怒吼﹕「唔得!」

他們三個愕然的看著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些甚麼,只想到既然小惠是我的未來老婆,我自然要防止其他人對她染指。我這樣想也不過份吧?我相信未來的我一定會十分認同的。

呀君無奈的看著我﹕「Samuel哥,樂言話你唔會追個喎,而且你都追緊Fiona啦……」言下之意是叫我不要多管閒事嗎?

我老婆的事是閒事嗎?但我怎麼解釋?

Michael和議道﹕「咪就係,你自己唔食都唔好阻住兄弟搵食啦。」

『喂!搵食行遠啲啦!呢個我老婆嚟㗎!』

我感到有冤無路數,唯有有氣無力的道﹕「咁…咁佢係我表妹嘛,我點都要睇住佢……」雖然我知道這個理由很薄弱。

呀君和Michael一左一右的搭著我肩膊,齊齊笑道﹕「放心喎,有兄弟我哋同你睇住,駛乜驚呀!」

『就係你哋睇住我先驚……』

我們一行六人,走到宿舍附近的日本餐廳吃晚飯。在整頓晚飯中,呀君和Michael兩個傢伙像左右護法一樣圍著小惠,又點頭哈腰,又虛寒問暖,逗得小惠嬌笑連連,簡直看得我火冒三丈。小惠好像看到我臉色不善,回宿舍時走過來小聲問道﹕「你做咩呀?面色咁難睇嘅?」

我忍住怒氣,壓低聲音﹕「你唔係結咗婚啦咩?你可唔可以檢點啲呀?」

小惠繞有興趣的問道﹕「哦?我點樣唔檢點呀?」

「你同呀君Michael佢哋行得咁埋,你唔驚你老公唔開心咩?」我黑著臉道。

小惠毫不在意的笑道﹕「我老公都唔喺度,佢點會知啫。」

我再也忍不住﹕「咁我喺度嘛!」

「你都唔係我老公。」她一臉得意的看著我。

「你!…………」我被她激得滿臉通紅。

「好喇好喇,我知道啦。」接著她甜甜一笑的挽著我的手臂。

「喂喂!搞錯呀Samuel你出術!」

「喂!你好快啲放開小惠啦!」

呀君和Michael在後面大呼小叫。我們就這樣叫叫嚷嚷的過了一個晚上。

我站在花灑頭下,感受著冷水的洗禮。我的確需要徹底冷靜一下,剛才我的反應為甚麼這麼大?為甚麼有種酸溜溜的感覺?為甚麼我要發怒?我喜歡了小惠嗎?不!……不!絕無可能!雖說她很吸引,但我對她並沒有像對著Fiona那種一見鍾情,心跳加速的感覺。還是因為她是我的未來老婆嗎?我想應該是這個原因吧,大概沒有男人能夠忍受屬於自己的女人被其他雄性追求吧。那怎麼辦?我怎樣也不能跟他們說小惠是我「未來」的老婆吧?那怎麼阻止他們追求小惠呢?…………嗯……或許應該從小惠身上入手。

我用毛巾擦著頭髮,走入房間對小惠道﹕「到你沖啦,快啲沖完我有啲嘢同你講……」

「呀!」小惠突然尖叫。

「你可唔可以著返件衫先出嚟呀?」只見小惠雙手掩臉,滿臉通紅的道。

「吓!……我無著上身衫咋喎…………」

「快啲入返去著返件衫先準出嚟呀!」小惠指著浴室大叫,雙目仍然緊閉。

我嘀咕著穿回T-shirt回到房間,不滿道﹕「咁得未呀?」

小惠俏臉微紅的嗯了一聲,就低著頭到浴室洗澡。

『搞錯呀?赤裸上身都唔比?佢唔係結咗婚啦咩?有咩未見過呀?咁都要尖叫?』

嘩啦…嘩啦……潺潺水聲從浴室裏傳出來,我不禁幻想著裏面的無限春光。我拍了拍臉龐,又隨手拿了本漫畫,想藉此分散注意力。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浴室的門打開,一陣陣水蒸氣洶湧而出,置身其中的小惠就像仙女下凡一樣,只見她背心短褲,紅撲撲的
臉蛋配著蛟好的身材,我不禁看得癡了。

「望咩望呀?死人咸濕佬!」小惠發現我色迷迷的目光,隨手拿起枕頭砸過來。

「唉呀!」我中了枕頭後默不作聲,畢竟是自己理虧在先。於是四周重回沉寂。

就在尷尬的氣氛開始漫延之際,小惠打破了沉默﹕「呀鋒,你頭先又話有嘢同我講?」她的語氣突然變得很溫柔。

我還是不敢望向她,視線停留在漫畫書上﹕「我要同你約法三章。」

「嗯?」小惠的語氣充滿疑問。

「你可以住喺度,但你一定要遵守返我嘅規矩。」

「哦~係啲咩規矩呢?」她興致勃勃的看著我。

我義正嚴詞的道﹕「首先,唔可以同其他男性行得咁埋,一定要保持一定距離,尤其係同呀君佢哋。第二,無論任何理由,你都唔可以同男仔單獨喺房,除非得我批准,而就算我批准,我都一定會在場。第三,除非得我批准,否則唔可以同第二個男性單獨去街。第四,我保留追加條款嘅權利。」

小惠眨了眨眼睛﹕「點解我要聽你講呀?」

我不自覺的氣沖上頭,大聲道﹕「點解?因為我係你老公囉!咁都仲要問!」

小惠噗嗤一笑﹕「你都唔係我老公。」

我滿臉通紅﹕「咁…咁我唔係啫,將來嘅我係呀嘛!我要幫佢睇住你呀!我費事佢戴咗綠帽都唔知呀!」

小惠雙手叉腰,嬌嗔﹕「咁你夠可以追Fiona啦!點解我唔可以識朋友呀?」

我強詞奪理﹕「咁點同,我事實上喺呢個時候係未識而家嘅你喎,而你就已經嫁咗比未來嘅我啦。」

小惠無言以對﹕「哼!你講哂啦!」然後悻悻然道﹕「我應承你都得,不過你都要遵守返我嘅規矩。」

我不置可否﹕「講嚟聽吓先啦。」

「第一,沖完涼之後要著衫,任何時候都唔可以裸露上身,當然下身更加唔得。」小惠的臉上泛起紅暈。

『而家當我係露體狂呀?』

「第二,要保持呢間房嘅清潔,最少每星期要抹一次地板。第三,唔準講粗口。第四,我叫你改嘅壞習慣都要改好。第五,我教你追Fiona嘅方法你要聽,但我係唔保證一定啱。第六,我都保留追加條款嘅權利。」

我沉吟片刻﹕『第二點無問題,反正我都係會每星期抹一次。至於粗口,唔喺佢面前講就得啦~第四點……佢叫我改壞習慣都係為我好啫。第五點嘛…反正我都諗唔到咩辦法,如果真係覺得佢啲方法唔得嘅,我唔做佢都無我計㗎!不過第一點真係好奇怪,雖然無咩難度,但點解赤裸上身都唔得呢?』

雖然我沒想通箇中原因,但反正只是小事,我就沒去深究。

「ok,成交。」我頓了頓﹕「咁其實你會幾時開始幫我追Fiona。」

小惠側著頭想了想﹕「嗯……你講哂你同Fiona相識到而家嘅經過嚟聽吓先,要detail啲,最好係連佢嘅表情動作都講埋。」

就是這樣,我花了差不多三小時來說我跟Fiona的故事。

小惠問道﹕「嗯……咁你哋平時有無身體接觸?」

我不明所以,搔頭問道﹕「乜嘢身體接觸?」

「即係類似講嘢時會拍吓對方手,肩並肩行路時又會不經意咁手臂撞手臂呀呢啲咁啦。」小惠解釋。

我搖搖頭﹕「完全無呀。」

小惠繼續問﹕「咁你同佢嘅對話有無啲超出朋友界限,比較曖昧嘅言詞呀?」

我無奈繼續搖頭﹕「都無呀……」上次說要追她那句說話應該不算吧﹖

小惠點點頭﹕「咁即係你同佢到而家都只係停留喺普通到唔普通嘅普通朋友關係啦……」

我截住小惠﹕「等…等等先,我同佢一齊嘅時候大家都覺得好好傾,好開心個喎。」

小惠點點頭﹕「咁我更正一下,你同佢係停留喺比普通朋友好傾嘅普通朋友關係。」

我不服氣道﹕「你又知我哋關係普通?我哋見面時你又無喺側邊睇住。」

小惠沒好氣﹕「唔駛睇都知啦。頭先我問你嗰兩條問題,係朋友變成情侶之間非常重要嘅元素。不經意嘅身體接觸,同埋言語間嘅挑逗,係一種隱藏式嘅『性』暗示,係會令到對方大腦暗地還接收到一種訊息—就係你係可以同佢成為伴侶嘅生物,如果無咗呢種暗示,你最多只會淪為佢一個好好傾,好friend嘅朋友,而唔係情人。而你而家嘅情況正正係咁。」

我聽得頭昏腦脹﹕「咁…咁即係點?」

小惠瞥了我一眼﹕「你有無啲幾好傾嘅女性朋友呀﹖」

我想了想道﹕「都有嘅……」

小惠再問道﹕「人哋靚唔靚﹖」

我自大起來﹕「同我做得friend嘅,個樣都唔會差得去邊啦!」

小惠沒好氣問﹕「咁點解你哋唔拍拖呀﹖」

我搖搖頭﹕「無嗰種感覺嘛……」

小惠道﹕「你再諗番同嗰個女仔相處嗰陣,你哋是旦一個有無做我頭先講嘅嘢﹖」

我想了想,我跟那朋友每次相處的確只是止於聊天,身體接觸嘛……好像沒有。

我搖搖頭。

小惠道﹕「而家你同Fiona嘅情況就好似咁喇。」

我開始有點明白,又開始有點膽心﹕「咁我而家點算呀?」

「咁你又唔駛驚,你而家開始加返呢啲暗示咪得囉。記住呢啲身體接觸係要做到唔刻意,對方唔覺至得,例如係用手肘輕輕碰下對方,如果太明顯人哋就會以為你抽水非禮佢㗎啦。言語方面都係啦,唔好比對方覺得你性騷擾佢。」

我覺得頭大﹕「好…好似好難喎……」

小惠想了想﹕「而家差唔多就聖誕喇,你試吓約Fiona,一齊開聖誕party啦,咁咪有機會囉!」

我想了一下,有點失望﹕「聖誕party呀?咁咪無得單獨約會囉?」

小惠白了我一眼﹕「呢啲日子你想單獨約會呀?咁同你直接話你鐘意佢有咩分別呀?記住你哋而家只係普通朋友,如果有個普通朋友話鐘意你你會唔會接受呀?而且一大班人一齊玩,先有多啲機會做我頭先講嗰啲嘢嘛。」

我無奈道﹕「係嘅係嘅,知道啦。」

於是我們便開始計劃即將來到的聖誕party。

 

集數列表

 

出處: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