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愚人節時我終於鼓起勇氣跟她說:「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3月31日11點45分,在whatsapp打好這句話後,我的手指在send掣上抖個不停。
如果她看見了,會嘲笑我嗎?

.

認識她的那天早晨,我剛在重讀的學校裡過了第一個月。
小息時我打開自己的儲物櫃發現一張粉紅色小卡,因為在這間學校被整蠱過太多次,所以我望了一眼就把那張卡丟進垃圾桶。
一個高大的短髮女立刻從角落撲過來,一把抓住我的領帶︰
「喂!白痴架你?識唔識尊重人架?」
她罵完這句話,用力把我推到牆上,便轉身跑走。

後來我幾次在走廊上遇到她,她都會伸腳出來跘我,成功了她會奸笑,失敗了她對我乾瞪眼。
打聽過後,我終於知道她是低我一級的文科班女生,只是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文科生。
更不像女生。

.

後來體育老師知道我在舊校欖球隊有得過獎的事,叫我去欖球隊分享心得。
我剛開始介紹,一個欖球飛過來正中我後腦。
轉過頭去,身穿女子欖球隊制服的她似笑非笑︰
「哎呀!掟遠咗添!」

長期被她針對的我,已達到臨界點,於是我說要示範攔截技巧,邀請她幫手。
我的示範很成功,她一下子就被我壓倒在地上,球被搶走。
但我報仇了,卻一點成功感都沒有。
我在她的臉上看到女孩子特有的嬌羞懼色,在她身上聞到了在男子欖球隊缺乏的女生氣味,心臟呯呯亂跳。

我連忙爬起來,紅著臉伸手扶她,她邊瞪我邊遞出手。
我第一次感受到女生小手的觸感,馬上覺得轉校真好、重讀真好。
她站起來之後卻一腳踩咗我鞋子上︰
「放手啦!死變態!」

.

後來,我常常去欖球隊探班。
她因為上次輸給我的關係,每次都來找我麻煩,當中互有勝負。
有一天我照常去欖球隊,卻見到她坐在有蓋操場裡,一副牙痛的模樣。

「你做咩偷懶唔練習?」
「白痴架你?見唔到我做緊數學補測咩?張sir話我再唔合格就唔俾我練習呀!」
「有幾難呀?咁做咪得囉……」
我搶過她的筆,幾個步驟幫她解了那條圖形幾何題。

她眼裡有閃光︰
「我仲以為你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添!」
「你講你自己咋?」

由這一天開始,她每次不會做數學,都會留著等我來的時候找我幫忙。
我們變成朋友了,大概。

.

聖誕假前夕,我準備了一張聖誕卡給她,順便向她詢問困擾了幾個月的問題︰
「其實呢……點解果陣你要放張粉紅色卡入我個locker?你係咪想整蠱我?」
「白痴架你?唔係我放架!係小玉呀!小玉!小息成日同我一齊玩果個女仔!」
她的表情非常認真,一點不像在說謊。

「小玉?小丸子個friend?」
「小玉佢諗咗好耐,先敢寫果張卡俾你架,你居然咁對佢!我都唔明好似你啲咁嘅……算!識咗你之後我就知你傻下傻下。咁啦,等放完聖誕假,我介紹小玉俾你識啦!」
「哦……咁呀……好、好呀……」

我悄悄把那張準備送給她的聖誕卡,收回冷衫裡。

.

第二天放學後,她真的介紹了小玉給我認識。
像動漫人物那樣紮著雙麻花辮的小玉,站在她的身邊像個小矮人,還羞怯怯地低著頭。
每次揚起眼的時候,都會從瀏海之間對我投來複雜的目光。

想起之前她總在走廊攻擊我的時候,這女孩的確跟在她的身後。
「師兄……呃、好……好高興認識你……」
「呃……hello……」
然後小玉低下頭,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自此,她常常找我一起吃午飯。當然,是三人一起。
她說,她很不願意,這都是小玉的意思。
但每次吃飯,小玉都不怎麼說話,我只能看到她頭頂的分界。
我很怕跟小玉這種女孩相處,比較起來,還是跟又粗魯又喜歡罵人的她相處起來更舒服。

我開始後悔,我為什麼要問那張粉紅色卡的事?
我寧願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像之前那樣閒著沒事就跟她鬥嘴打鬧。

.

「呃……佢……佢要數學補課,今日……今日出唔到嚟……食飯……」
農曆年過後的某個午飯時間,小玉第一次說這句話。
之後的日子裡,這話常出現,只是藉口不同。

誰都看得出,她在避開我。
我去欖球隊探班,她就扮忙著練習,不給我說半句的機會。
我問她有數學題不會做嗎?她只瞪了我一眼:
「我只係之前唔識幾何之嘛,而家學緊方程式,不知做得幾好呀!唔好睇少人啦!」

老實說我很不喜歡跟小玉兩人吃飯,因為她總是低著頭,一頓話不一定能說上十句話。
但假如不答應的話,跟她的關係只會越來越遠……
我不想這樣。

「小玉,其實佢忙緊咩呢?成日唔出嚟食飯,學校有咩好食?」
「呃……我都,唔知道……」
說完這句話,小玉頭垂得更低。

之後那天,她久違地過來班房找我:
「你咁多事做咩呢?」
「我幾時有多事?」

「同小玉食飯,做咩要提起我?」
「我問下你做咩咁忙啫,咁都唔得?」
「你以為我哋真係朋友?唔好玩啦!我覺得想嘔呀!」
她冷笑兩聲,轉身就走。

那一天,我突然感覺到香港冬天原來真的很冷。

那個寒冷的冬天,我再沒有跟她說話。
小玉有試過約我一起食午飯,我說準備考試要溫書了,不再出席。
我突然發現,原來考試也有好處。
匆匆考完校內試,我不再回校,也不用考慮再碰到她或小玉。

但是……
溫數學的時候,我總是想起她。
看見欖球的時候,也還是想起她。
只要一想起重讀的日子,我就會想起她,沒來由地。

從九月到現在,短短幾個月,她竟成為了我在新學校最重要的回憶。

別傻了。
我去重讀是為了升大學的。
升上大學之後,就兩忘於江湖了吧。
明明也沒有什麼特別深刻的回憶……

三月底了,大家開始談著如果連愚人節都沒人表白,那人一定是loser。
我從來都是loser,我不怕;只是,我常常想起她最後跟我說的話。

『你以為我哋真係朋友?唔好玩啦!我覺得想嘔呀!』

不,不管她怎樣想都好,其實我一直都當她是朋友。
是我在新校唯一的朋友。
更是我……

那一天,我看著數學書,腦裡只浮起她的臉。
由中午開始,我不斷打開whatsapp,看她的最後上線時間。
草稿,不知打了多少次。到了晚上11點45分,終於寫好了那句話:

『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她看見了,會怎麼想?
『低能,唔係以為我會信呀?』
『鍾意我?去死啦你!』
『白痴架你?我覺得想嘔呀!』

反正,一定不會是好話吧……
但我想很期待。

12點正,一切準備就緒,我卻還沒有send出那句話。
她在線上。
如果我現在send出去,她藍雙剔我,我一定整晚都睡不著。

我一直看著她的whatsapp。
Last seen,在線上,last seen,在線上……
直到兩點後,她的last seen時間才終於停在1:57。
她終於睡了。

我以不驚動任何人的動作,按下了發送。

結果我整晚都睡不著。
每半個小時,我就打開Whatsapp看一次,她的last seen時間仍然在1:57。
早上7:35,她終於起床,我的message變了藍雙剔。
她的狀態變成輸入中……

last seen 7:36

輸入中……

last seen 7:38

輸入中……

last seen 7:40

我緊張地盯著她那變幻不停的狀態,視線完全無法離開電話。
她已經打了5分鐘,究竟想打什麼?
不是簡單一句就可以回覆了嗎?
或者打一個表情hea我也可以啊!

難道她在給我寫信?
不,以她的個性還是更有機會罵我一頓。
我死盯著螢光幕,等著她給我回覆。

輸入中……

last seen 8:02

輸入中……

last seen 10:14

輸入中……

last seen 13:22

眼睛開始發痛,握著電話的手也酸得要命,她卻還是沒給我回一句話一個表情。
我終於發現,原來藍雙剔還不是最差的答覆。
「輸入中」比藍雙剔,更折磨人的心志。

她到底在打什麼?
她到底在想什麼?
難道她認為我真的在表白,所以正準備認真拒絕我?

一想到這裡,我被恐懼感包圍起來。
不……不。不!
我不要被她拒絕!
我要先下手為強!

15:37,她的狀態再次變成輸入中。
為了不再讓她last seen我,我發出了四月一日的第二個message:

『今次仲唔嚇到你?愚人節快樂!』

就這樣,了結這件事吧……

她的狀態繼續輸入中,下一秒電話震了一下,她終於回覆了:

『白痴架你?』加三個火焰emoji。

我看著她的回覆,苦笑了起來。
沒錯,這才是最適合我們的狀態。
她會回覆,我已經很滿足了。
滿足得,像是剛被丟進所有晚餐廚餘的垃圾桶,有點想吐的感覺。

折磨人的輸入中地獄過後,我終於不再在溫書的時候想起她的臉。
正確來說應該是想起她的同時,我就會想起自己已經被她拒絕了,於是發奮用溫書來忘記這事。
拜此所致,我終於考進了第二志願的大學。

我以為忙碌的大學生活一定能讓我徹底忘記她,忘掉那段短短幾個月的回憶。
沒想到大學原來閒得要命。
於是我又常常想起她。

她會做數學嗎?
她還有打欖球嗎?
她跟小玉仍是好友吧?
她……還記得我嗎?

我曾經回去探校,但欖球隊裡已經沒了她的身影。
體育老師說,準備公開考試的球員都退役了。

時間已經過去了,那短暫的時光,早就成為歷史。
我開始有點後悔。
那一天她輸入了一整天,究竟,輸入了什麼?

其實應該是簡單的。
發個Whatsapp給她,問她溫書溫得怎樣。
約她出來,說要教她數學,再問她那天到底想輸入什麼。
只是……

『你以為我哋真係朋友?唔好玩啦!我覺得想嘔呀!』

我好怕再被她拒絕。

偶爾我會打開跟她的Whatsapp對話,一遍又一遍地重看。
我們最後紀錄仍然是:

『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今次仲唔嚇到你?愚人節快樂!』
『白痴架你?』加三個火焰emoji。

時間又到了最討厭的春天,濕氣重得全身像被大霧綁住。
快要一年了。
我還是常常想起她。
我還是很想知道她在那個四月一日到底想輸入什麼。

想了一整個3月,在3月最後一天,我終於下了一個決定。
『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我再次打了這句話,手指在發送鍵前面發抖。

3月31日11點45分,我反覆看著那句話,看著她在線上,把手指移離了發送掣。

我重新編輯了那段話:

『而家仲係3月31號,所以我講嘅係真話。
其實舊年我講嘅都係真話。
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你信唔信我?
你舊年打咗成日,究竟想講咩?』

11點55分,我把message送出。
她在線上,馬上藍雙剔了。
但這次,她的狀態沒有變成輸入中……

5分鐘之後踏入4月1日那一刻,我收到她的回覆:

『白痴架你?其實

當年果張粉紅色卡仔

真係唔係我寫架!

愚人節快樂!哈哈哈哈哈哈!』

愚人節,還真是一個磨人的日子。

我決定,還是等到她的考試結束後,再次向她表白。
等我。

 

 

《多謝仆街讓我們長大》(作者新書)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