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十一)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我坐在帝國中心地下Starbucks裡的靠窗座位,看看電話,終於九時了。
也許因為尖東有太多其他選擇的關係,這間Starbucks裡只有寥寥幾枱客人,感覺異常清靜。
綿綿細雨打在玻璃上,如一層薄霧。
窗外的世界那麼淒迷,可能因為閒日的關係,麼地道上車輛和行人都非常稀疏。
偶爾會有幾個女郎在玻璃窗外走過,我無所事事地跟隨著她們的背影,有的往尖沙咀中心去了,有的往海濱去了,有的步進了對面的帝苑酒店……總之,就是沒有見到我要等的人。

不急。急什麼?
我告訴自己,七年都這麼過了,等一個半個小時又算得了什麼?
才怪。
正因為七年都已經白白流逝了,來到這一刻,我才會如此心如鹿撞。

事實上,從我在電話裡聽到雨晴說出「男朋友」三個字開始,我的血壓就沒有正常過。
她要我當她男朋友啊!
雖然聽起來似乎事有蹊蹺,但這麼重要的話,怎麼可以在電話裡說?
於是,我馬上截停雨晴的話,再問她今晚有沒有空。
結果她說,晚飯後在尖沙咀的話,她可以出來一下,大概九時左右。

我本來以為,有整整一天的時間可以準備;但現實是,我光是想把頭髮吹成我理想中的模樣,就花了近一小時。
之後,要把我宿舍裡僅有的衣服襯出比較有型的樣子,又花了一個多小時。
到最後,還是Jimmy借我一件外套才解決了問題。
再加上洗臉、刮鬍子、洗澡……一直到天色入黑,我才匆匆離開宿舍。

結果來到Starbucks就記起自己忘了吃飯,便隨手買了一件蛋糕開始等待,一坐就坐到現在。

我一邊喝著凍薄荷mocha一邊死盯著麼地道,背後突然傳來一把溫柔的聲音︰
「等很久了?」
回頭一看,雨晴竟已在我對面的單人沙發就座。
今天的天氣稍暖,她換上了一件白色吊帶裙,外搭天藍色針織外套,彎腰時,微微可以看到胸口的陰影。
我臉一紅,連忙站起來︰
「啊……妳……妳想喝什麼?」
「嗯……我要熱茶……」
我跑到櫃位,等到自己的臉不那麼火燙了,才捧著伯爵紅茶走回座位。

她說了聲謝謝之後,兩個人又再陷入沉默之中。
「讓我們來談談妳要我當妳男朋友的事吧……」
這種話未必有點難開口,我相信,她也有同感。

在悠長的沉默之後,她望了望我,低頭呷了一口紅茶︰
「今早說的事……你考慮得怎樣?」
「呃……那件事呢……首先呢,我其實呢,當然是呢……這樣說吧,我非常樂意!但我也有一點在意的地方。」
「是?」
「為什麼妳說是『幫忙』?」
她尷尬地笑一笑︰
「你已經明白了,不是嗎?」
我攤攤手︰
「我想了解清楚事情的始未。」

她微微一笑︰

「也對,你有權知道。……Candy有沒有跟你提過,我這次回香港的原因?」
「沒有……」
「其實這次回來,是因為我爸爸要動一個手術。」
「他沒事吧?」
「還好,老人病,白內障。畢竟年紀大了。」
我點點頭,她又繼續說︰
「其實不是很大的手術,而且成功率很高,但畢竟老人家,很擔心動完手術之後就再也看不見東西了……」
「所以就讓妳和天朗回來,在手術之前先見見面?」
「對,就是這樣而已。」

我整理了一下這次重遇雨晴以來發生的事︰
「我不太懂。這跟妳要我……要我幫忙的事……有什麼關係?」
她苦笑著搖搖頭,又喝了一口紅茶︰
「這個要多得我大哥。」
雖然我心裡覺得這件事很理所當然,但表面上還是不動聲息︰

「天朗大哥?他怎麼了?」
「我這個大哥啊……嗯……其實他真的是熱腸子的好人,只不過……」
看她有口難言的樣子,我連忙說︰
「啊,如果不方便說的話……」
她搖搖頭︰
「不是的,我只是不知從何說起……簡單來說吧,我爸爸看到我們之後,又說不知道有沒有運氣看到我和大哥的未來伴侶。其實爸爸只是感嘆一下吧,但大哥一聽,頭腦就發熱了……」

我腦中完全想像得到天朗的表情,只能忍著笑︰
「天朗大哥他……?」
「嗯……接下來的發展,其實你上次都看到了……」
「是啊……原來這就是他找Jimmy的原因。」
她拿起茶杯,復又放下,一臉無奈︰
「我真的很無奈……跟Jimmy那麼久沒見了,大家都長大了那麼多,想法怎麼可能跟小時候一樣?我大哥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想的。」
「呃……我猜……他大概是想出點力什麼的?」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眼光悄悄地望向我︰
「嗯,這就是我找你幫忙的原因。」
不知是我心虛還是怎樣,我聽到她特地在『幫忙』這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她看我沉默了下來,又問︰
「阿軒,我真的不想大哥再去騷擾其他人了。你可以幫幫我嗎?」
我用力吸了幾口凍薄荷mocha,認真地搖了搖頭︰
「不行。」
她的身體向後退了退,表情有點尷尬又有點不知所措︰
「是、是嗎……我也知道這要求是有點……嗯,沒關係,我明白了……」
我再搖搖頭︰
「不,妳誤會了。我是說,說謊是不行的。」
「你的意思是……」
「說了謊,就需要圓謊。被多問幾次,始終會露出破綻的。而且,欺騙了老人家,妳的感覺也不會好受。」

她似乎猜到了我想說什麼,卻困惑地眨了眨眼︰
「所以……呢?」
「所以啊,簡單來說,就是,不要說謊。」
她有點慌張,把長髮攏到耳後,手指又不斷掐著裙子上的花邊︰
「可、可是……就跟我剛才說的……這麼久沒見了,大家都長大了那麼多,想法肯定跟以前不一樣……」
「這個,不一定吧?最少我的想法沒什麼改變啊。」
「可是啊……就是那個……以前我們上生物課時聽陳Sir教過的吧?只需要七年,人體內部全部細胞就會更新一次……也就是說,現在的我跟七年前的我,全身上下根本沒有一個細胞是相同的……」

『七年後,我還是原來的我嗎?你還是原來的你嗎?』

這根本已經上昇到哲學層面的問題了吧?
真不愧是雨晴,這種想法,有夠奇怪的。
奇怪歸奇怪,對我來說,卻有種熟悉的親切感。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笑笑︰
「即使在生物學上我的細胞全都換過了,我也不覺得自己被ET更換了人格啊。我相信妳也一樣。」
她眉頭輕皺,想了想,又再搖搖頭︰
「這樣,太奇怪了吧……對現在的你來說,我應該是完全陌生的……」
「哦,原來是這樣嗎?」
「你說什麼?」
「這就是妳對我態度那麼奇怪的原因嗎?」
她把視線投向下雨的街景︰
「畢竟,這七年來,我對你一無所知;你也是,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我是個什麼人……我覺得,假如我們好像很熟悉的樣子,那才是最奇怪的吧?」

我在腦中整理了一下這段對話,凝視著她說︰
「妳的意思是,即使對我一無所知,妳還是希望我想幫妳這個忙。這又是為什麼?」
她的臉微微一紅︰
「因為……嗯……我想來想去,也就只有你可以幫這個忙……」
「這樣的話,其實妳也覺得我跟以前沒什麼改變吧?」
「也是……不過……我沒有信心我們可以合得來……所以還是……」
說著,她站起身來︰
「真抱歉,我對你提出了那麼無理的要求。我明白你不願意說謊,那麼今天的事,就當我沒說過吧……」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
「雨晴,等一下。先聽我說。」
她猶豫了幾秒,又在沙發上坐好,我才說︰
「合不合得來,重要嗎?」
「這個……當然的吧……明知合不來的話,又何必……」
「還記得我第一次在圖書館跟妳說的話嗎?我問妳,那本書好不好看;妳答我,不看的話怎知道好不好看?」
她滿臉緋紅地想了一會,卻始終不置可否。

我觀察著她的反應,又喝了一口已經不太冰的薄荷mocha,努力抑制著過急的心跳︰
「那樣的話,妳還是依照妳的原定計劃,當我只是一個臨時幫忙的人好了。」
她有點驚訝︰
「可是……你不是不想說謊嗎?」
「對啊,我不說謊,但性質可以是臨時的啊……妳不滿意了,或者不高興了,第二天甩掉我就行了。」
也許是我認真的樣子太嚇人,她呆呆地望住我︰
「這樣……對你太不公平了吧?」
「是不公平,但,我樂意。這樣的話,我也不需要說謊,妳也可以完成妳的計劃,豈不是兩全其美嗎?」

她望了望我,眼神裡帶著點感動和謝意。
我從身後拿出了剛才用路上拿的傳單摺成的紙玫瑰花︰
「那麼,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
她想了一分鐘之後,紅著臉拿起那朵花,默默地點了點頭。
終於,在七年後的這個雨夜裡,她答應了讓我當她的臨時男朋友。

 

那個晚上,我送雨晴回到她家樓下。
就住在尖東舊式唐樓的她,不一會就走到了。
天上仍下著綿綿不絕的細雨,我與她共撐一把傘,帶雨的微風打在我的臉上,有點寒。
我擁著她的肩膀,讓她離我更近一點,不要被雨水弄濕。
她有點愕然,卻隨即抬頭望我笑了笑,伸出手來跟我一同撐著傘。
她的手指,比想像中冷。
目送她進入大廈之後,她回過頭來向我揮手道別,我獨自轉身離開。
不知是否因為那場下個不停的春雨,還是因為我沒有得到期待的goodbye kiss,我感覺悄悄有點寒冷。

第二天只有早上的課,我跟雨晴說好了,下午就跟她一起去醫院看她爸爸。

我想,她的大哥和媽媽九成九也會在場。
但仔細一想,我們第一次的正式約會竟然就在醫院,而且還要跟她全家人一起,感覺真是相當的糟糕,對約會的期待一掃而空之餘,還緊張得要命。
因此,我跟她說,能不能先去別的地方緩衝一下呢?人家上台表演前都要先來點熱身演習吧?
她同意了,並且挑了一個完全是雨晴style的地方——文化博物館。

由於這一天太過重要,我比昨天花了更多時間去裝扮。
遺憾的是,今天Jimmy不肯借外套給我,因為他自己要穿。
沒辦法,我只能以原來的模樣過去,並且祈禱雨晴的家人不會嫌棄我的外型。
想到這裡,我苦笑一下。
也許我想太多了。

由始至終,我都不過是臨記一名而已。

匆匆把頭髮吹好之後,我離開宿舍跑到車站。
沒想到,竟在月台上看見一個似乎很熟悉的身影。
由於太過難以置信,我忍不住繞了個圈跑到她側臉去看。
越看,卻越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認錯。
沒錯,身型和外貌都很眼熟,但是,那身打扮,實在太不一樣了。
及肩的長髮披散了下來,耳旁兩撮碎髮在腦後綁成小辮子,還別上一個可愛的蝴蝶結。
鮮黃色背心和藏藍色外套配酒紅色短裙,腳上踏著一雙綁帶短靴,露出白晳畢直的一雙腿。
這個看起來活潑可愛的少女,真的是我認識的阿悅嗎?
女孩察覺到我的視線,大概以為是被什麼色鬼盯上了吧,便不屑地轉過頭來盯了我一眼。
就在四目交投的瞬間,我們兩人同時呆住。
「妳……妳怎麼穿成這樣啊?」
「你還不是?把頭髮吹得那麼高是要造鳥巢嗎?」
「要、要妳管啊?我改變一下形象不行麼?」
阿悅翻翻白眼︰
「是是,軒少你想怎樣都行啦。」
說完這句話,她滿臉不高興地別開了視線。

我本來不敢再惹她,卻又抵不住好奇︰
「喂,阿悅,妳今天打扮成這樣,是要去喝喜酒吧?」
「嘿嘿,難道只有你可以改變形象?其他人改變形像就犯法?」
「不是啦……因為我從來沒見過妳這樣穿嘛。」
「你不了解的事還有很多呢。」
說話間,我們兩人已經登上了東鐵。
車廂裡企位還算寬敞,我們正對面站著,拉著同一根扶手。
這時我才注意到,今天阿悅的臉看起來份外明艷照人,嘴唇上似乎還擦了淡淡的粉紅色唇膏。

「阿悅,妳化妝了?」
她皺了皺眉︰
「是啊,你有意見嗎?」
「有!很漂亮!非常好看!」
她瞪了我一眼想要擺出生氣的樣子,卻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只能捶打我的手臂洩憤︰
「太假了啦!」
「冤枉!為什麼我每次說真話都沒人信啊!」
「那你應該先反省一下自己才對!」

眼見氣氛緩和一點,我的好奇心再度發作︰

「那麼,妳到底要去哪裡啊?」
她漫不經心地別開視線︰
「沒哪裡……」
「那麼要在哪個站下車呢?」
「沙田啊……」
「咦?妳也去沙田?該不會去文化博物館吧?世事沒那麼巧的吧?」
「啊?你現在要去博物館?」
「是啊……」
她瞪大眼睛︰
「太奇怪了!一點都不像你!」
「哪有妳說的那麼奇怪?我也可以有很多嗜好的!」
「但不包括逛博物館啊。」
「那妳呢?真的跟我同一個目的地?」
我難免有點緊張。雖然說不出理由來,但不知為什麼,我就是不希望阿悅跟雨晴碰上。

阿悅望了望我,又低頭嘆了一口氣︰
「我去看電影啦。」
「電影啊……啊!是那個!跟Jimmy一起看,對吧?」
「……是啦。」
我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
「拜託!跟Jimmy去看電影而已,又不是跟誰,用得著刻意打扮嗎?反正他又不是沒見過妳那頹廢的真面目。」
她攤攤手︰
「這也算是一種尊重吧。」
「明明就是假面目!」

她沉默了幾秒,才定神凝視著我︰
「你怎麼知道,這個不是我的真面目?」
「當然啊,都認識妳一年多了,妳從來沒有這麼打扮過!」
「那是因為,你從來沒有單獨約過我而已。」

一時之間,我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只能任由東鐵那過冷的冷氣不斷在我們中間流轉。
還好,列車沒花多久,就到達沙田。
我們一同步出了車站,靜靜地說聲再見,便分道揚鑣。
在人流竄動的新城市廣場中走了兩步,我停下腳步,回過頭去找阿悅的身影。
她穿著短裙快步離去的背影,即使在人潮當中,依然鮮明奪目。
不知為何,我卻突然覺得,她離我好遠,好遠。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