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情感金屬疲勞

情感金屬疲勞

當然他絕非自命清高,假如有人送他倪晨曦或者周秀娜做禮物,他當然沒可能拒絕,老實說,人性當然醜陋,有食唔食罪大惡極才是獅子山精神,然而就算這次女友打正旗號歡迎他偷食,他都不了,不是他改了茹素,而是他一想到又要佯裝熱情地重新溝女,道德枷鎖囚不住他,但情感金屬疲勞卻可教他自行卻步。

 爽健

識得做人,先好做愛

識得做人,先好做愛

明知那時初經人道的女孩,那男的還要以這種Openrice食客飯後檢討般對女伴評頭品足,這是徹頭徹尾的不尊重,亦對初為女人的女孩帶來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 她相信你才為你脫第一次,你卻把這種信任化為羞辱,實在無情,試問他在農曆新年時會否收利是後馬上打開,然後兜口兜面訕笑俾利是的人孤鳩寒?這是當事人是睡否識做人的問題。

 爽健

辦公室沒有燈,我卻看到有人

辦公室沒有燈,我卻看到有人

他喜歡跟她合作,一為神功,二為弟子,現在已經是23:57,他永難忘那個跟她(還有一兩個嘍囉)一起在會議室趕通宵的大project,那個晚上沒有半分甜古劇情發生,但能夠跟自己惺惺相惜的人合力完成一件事,好歹也是美事。

 爽健

第一筆混帳

第一筆混帳

年少無知就似一張白紙,未進化為女人的女孩對愛情總有不切實際的憧憬,好男人呀白馬王子呀可歌可泣呀山盟海誓呀,CCTVB式那種遠離人性和常理的邂逅的確害人不淺,女孩在許多荒謬的愛情論薰陶之下,千揀萬揀揀着個爛燈盞,那位大藝術家即興揮毫,他狂草大筆一揮,哎呀,畫錯咗添,唔好意思都欠奉,他屁股未拍已經逃之夭夭,可憐那位對人世間荒謬尚未好好準備的小女孩,就此被添上難看又肉酸的第一筆遺憾。

 爽健

稱兄道弟的兵

稱兄道弟的兵

兄弟?那麼美的女人當兄弟,真是浪費,然而看那男人整餐飯都是柔情似水般欣賞這女伴,路人們打死都唔信那麼情深的男女之情是「友誼」,好事之徒自行腦補 —- 又一位女神收了一位長期入伍的兵無誤。

 爽健

不將就

不將就

愛情的戰爭,講到明係「戰爭」,只有你死或我亡,它不是零和而是死亡遊戲,那種「死」不是要取你性命,而是強勢凌遲弱勢者的尊嚴,交戰雙方當然沒有等價交換,弱肉強食,Winner takes all,除非閣下拉倒唔玩,否則只要你甘心當下家,就要一直跌下去。

 爽健

超越時空的後來

超越時空的後來

換了是尋常人或許早就放棄了。但他沒有把別人的往事放在心上,他專注地做好本份,這種拔河式愛情蠻累人,他付出十分努力,兌現一分共嗚,他當時明白年少無知的她卻飽受跟年齡不匹配的情殤,他不希望她從此不再對愛情抱期望,就算他改變不了她的世界,最少也要讓她體會世上還有冇機心不求回報去愛護她的人。

 爽健

彌留往事

彌留往事

他耳邊響起一首歌: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他再次想起那女孩,那個永恆的夜晚,十九歲仲夏,他吻她的那個夜晚,讓他往後的時光,每當有感嘆,總想起當天的星光,她的樣子和名字都已模糊了,他竭力回憶,亟欲想起那麼重要的人的一切,卻偏偏什麼都想不起,然而她帶給他的震撼,那些吻和擁抱儘管已經失去稱謂,仍常在佢心。

 爽健

腦補

腦補

或許有人稱之為精神勝利法,得不到多麼好,當得到不知怎算好,現實世界不是RPG,你想睡一個人,事前事後太多部署,教人想想都太累,既然如此,倒不如單單幻想最美好那部分,低成本自娛,教筋疲力竭的城市人某某器官充下血便算了。

 爽健

戒口勿

戒口勿

他難得睡上那麼久,渾身酸痛,魂魄未齊,這時門鐘響起,他懶洋洋地開門–原來女朋友大人駕臨,她左手握著Samsung Galaxy 3,右手提著一白水松碗,不必打開都知道這是淡而無味的白粥,她笑靨如花,一雙鳳眼輕輕揚眉,筆挺鼻樑,爪子面口,就算她單單放著不動,已是一尊活藝術品。

 爽健

也說《龍鳳鬥》

也說《龍鳳鬥》

對相愛的人最大懲罰並非死別,而是看着有情人在自己面前日漸萎糜待死,偏偏你卻無能為力,假如死亡是引刀成一快,那絕望便是慢性中毒精神凌遲,余以為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種看着自己珍重的人漸漸死去,如此摧腐化朽的死亡筆記之力,窮凡人之力都扯不停半分,單單想像這個情景,已教人無法想像。

 爽健

Last Day

Last Day

看着她談笑風生,跟每個同事暨朋友輕輕一抱道別,有些和她熟絡些的女生還跟她作狀親嘴或者親面頰,他當然沒有這福份 —- 他倆恰如其分地握一握手,她對他其實蠻有好感,他也沒有對這女孩特別顯露熱情和殷勤,他不嬲都任何人都是那副老好人模樣,或許就是這種牛一般的氣質令他可在此混那麼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