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秋

難過就聊天

難過就聊天

當我們難過的時候就聊聊天吧,把問題說出來,很多時候“說出去”的療效力遠遠比自我封閉來得更舒適,更有效。雖然造成遺憾的過去,聆聽者已經無法插足,但是聆聽的人還是可以從了解過事情的內容後,幫助事主客觀洞察端倪並其提出更好的建議,往往正是獨自困惑而不自知的當事人最最需要的“拉一把”。

 瑞秋

的士佬的戒煙論

的士佬的戒煙論

佢走咗之後我望下系車頭剩翻嘅半包煙,就忍住唔打咗個電話比老婆。個次之後就真系下定決心戒煙,我呢D揸車老成日早出晚歸,所以我想剩多D時間陪下老婆仔女。”

 瑞秋

我是公主,你必須寵我

我是公主,你必須寵我

可能他真的是累了,演累了;可能他真的得到了就不想珍惜了。無論目的是什麼,結果是他真的變了,做不到了,也不想做了,你也不再是他的公主了。到了最後你會發現,其實女人在愛情裡往往都是被動的,他送你皇冠你就可以任意妄為,在他的世界裡還冠冕堂皇。

 瑞秋

愛一個人,抽一次獎

愛一個人,抽一次獎

可能我心眼比較壞,認為這個美人不過是這位暖男的一場打BOSS的遊戲,他用真誠來感動你,或只是證明他比其他競爭者更厲害,一旦成為囊中之物後,便可金蠶脫殼去挑戰更大的BOSS。畢竟男人去到六十歲在生理構造上都讓他有選擇的餘地,他曾經對這個女人深情款款的對白,可能自己再聽翻的時候會嘔。

 瑞秋

女人不是花

女人不是花

如果女人是鮮花,可能會是梅艷芳繞樑而唱的“女人如花,花似夢”,可能會是低頭膽怯沒有接住那“多一張船票”婀娜的張曼玉,也可能會是“風往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的李清照。無論是哪一種女人,都提醒著女人皆是花,敵不過似水流年,是應該被好好保護的。

 瑞秋

男人最愛的那一種女人

男人最愛的那一種女人

年輕女作家蘇岑這樣說的,愛折騰的姑娘讓男人恨,但恨卻連著愛,愛又勾著憐,憐又粘寵……所以世界或許屬於強大的女人,但愛情的宇宙永遠屬於會作的女孩。是的,她事的確特別多,多到總是需要被幫忙,讓人捨不得不把她捧在手心。還有一部分男人還願意與風塵女子交往,男人們自以為是在“拯救”她們,而他們就是“被需要”的英雄,看到這裡就應知道哪種女人可以牢牢抓住男人的心了。

 瑞秋

慾望之火是誰的錯?

慾望之火是誰的錯?

我們似乎只對特定性質的男/女來喜愛,而且似乎這種類型的人才能後召喚心動,是由於我們“先入為主”的記憶之中最深刻的印象,對於過往尚未完成的或中斷的重要事情記憶猶新,科學點講就是人的大腦總是記住一些需要加工的內容,而人天生又具備盡力完成那些沒有完成的事情的衝動或願望。

 瑞秋

你哋點叫老公阿媽?

你哋點叫老公阿媽?

我們聽過的童話故事結局,總會有一句最老土同最幸福嘅說話系,“從此,公主同王子幸福快樂咁生活落去。”即使當今女人已經唔會坐定定系屋企背誦三從四德子夏傳,會靠自己的能力去奮鬥,但內心深處依然想繼續成為公主,就算被標籤為“公主病”甚至“公主癌”都毫無懼色。可能好不容易排除萬難遇到個堅王子,以為就咁簡單幸福生活落去個陣,真正嘅BOSS先出現。而事前唔會有人突然間跳出黎,叫你停一停,諗一諗,童話故事其實好有疑點!點解故事裡面王子都冇帶埋阿媽參演,現實又有嘅?典解嘅?

 瑞秋

你我的羅生門

你我的羅生門

差不多是時候換位思考了,青春歲月裡你肯定被那個幾個少男/女暗戀過,然後你也沒有接受他的好意,只是淡淡的在心中保留了那份情誼。數十年之後可能他會突然出現,用你最不其然的方法,問一句“你最近還好嗎?”之類,又再一次走入你的生活裡。

 瑞秋

你不寂寞,只是愛上了癮

你不寂寞,只是愛上了癮

這種現象在網上做了一些資料,偶然地在一份心理專欄裡面看到一本推薦書——《愛得太多的女人》,書裡寫了絕大多數戀愛失敗或眼光很差的女人的致命點都是自我價值偏低,他們無法自我肯定自身的自我價值,從而需要身邊的人去肯定,愛上弱者是最好的表現。

 瑞秋

賤男的殘餘價值

賤男的殘餘價值

其實我唔值得你對我咁好,真係襯唔起你。(由一開始追求人哋個陣就應該知道互相條件能否匹配,你會唔會出街食飯睇個餐牌覺得食得起,食到一半都落曬格先話原來冇錢比。)

 瑞秋

沒有人比你更重要

沒有人比你更重要

說回來也是,很多事情其實明明清楚得很,卻又不願意承認。自己騙自己,不願意在自己自編自導自演的神劇裡面清醒過來,明明知道選角錯了,明明知道根本不按套路發展,依然期待這套戲叫好叫座,這樣的幻覺叫自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