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No PUA

No PUA

畢竟我們要的不是靠近來甚囂塵上的Pick Up Art抓來的愛情,自也沒有必要學習「性天奴」。初出茅蘆的時候,我會覺得,普通不過的愛情都是那樣千篇一律,是公式得很而人又不得不甘之如飴的遊戲,躲不過單調中的樂趣的引誘。

 逆嘶亭

《告白》了也是賤

《告白》了也是賤

因為寂寞而背叛自己的另一半的行為,本來在道理上就是說不通的,但出軌者還不停以軟弱者的姿態騙取疼錫自己的人的同情,則無疑於在對方傷口上灑更大的一把鹽。在歌曲的第一段,出軌者不斷強調自己嘗試自律自制,即使第三者怎樣引誘,也還剩「時候來了/卻想起你的臉」這臨崖勒韁的小小堅持。

 逆嘶亭

大浪漫主義

大浪漫主義

既然如此,那說好的「為女死,為女亡」呢。說到大事,莫過於生死,若愛到犧牲也在所不惜,只是把她放在第一位讓她感到可靠感到不危機處處這麼小的小事,又為何做不到。而一段普通的感情,往往不是因為生離死別或世界大戰而無疾而終,第三者引誘的致命性,不刻意調查,也可以蓋棺定論。

 逆嘶亭

分手快樂

分手快樂

裝作大方地和平完結是不可能的。像議好了的各退一步,然後態度友善地寄語日後定必要找個更好,相見時堅強地演好若無其事,是很無謂的,因為心裡,根本不是這樣想——最好我是她心裡抹不掉的一根刺或一張影子,和我有關的縈繞和追悼,千萬不要斷。當稱呼的氣息和靠近的姿勢已確實不再如舊,幻想以後再遇,如何耿耿於懷,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那種後退的生澀,痛若錐心,只會令流淚像強迫症癥狀一發不可收,被單枕頭染濕。

 逆嘶亭

虛無與好人卡

虛無與好人卡

愛情小說讀得多的少女對愛情較有憧憬,也是因為「存在」的建構。本來在少女的世界裡,愛情未被認知,她們就不會躍躍欲試。從小說、電影、電視接觸這方面的資訊累積起來,愛情觀在她們腦裡漸漸成形,她們對愛情的認知不但生了芽,還發成了茂盛的美夢。失戀之所以痛,也是因為戀愛存在過,然後又回歸了虛無。

 逆嘶亭

大學雞

大學雞

大學生下海,是沒有那種古代少女慘被賣落火坑流浪青樓的災難性與淒涼墮落的。族群裡的同路人,普遍覺得很理所當然,下海不必拉扯脅迫,性交也不是不情不願的勾當,因為他們覺得,那不外乎是一賺錢模式或個人喜好,而說到是這兩回事,則其自由意志是神聖不可侵的,於是無可批評。

 逆嘶亭

飲酒、痾尿、性暴力

飲酒、痾尿、性暴力

男人之間,乜都要較量,在華人社會,是一種江湖氣概的表現,而江湖氣概, 實際上是一種理應隨著文明演化而被慢慢淘汰的陋習。義氣在現代社會,應該脫離藉著無謂儀式投射的方式表達,而對剛陽之氣的盲目推崇,也應該告一段落。

 逆嘶亭

心有女神,神女有心

心有女神,神女有心

古有「神女有心,襄王無夢」,今是女神有心經營,旁人落力畀面。宋玉筆下的神女是端莊而清麗的「巫山之女」,身處僻地,「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是只為楚襄王而放蕩的淫娃,雖「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仍是以禮自防的好女子。楚襄王於《神女賦》中是「心有女神」的,反用典故帶出的是無奈單思的欷歔,要點出的是相愛要兩個人都有心有夢,不造夢就無法相會相愛。

 逆嘶亭

寫真的意義

寫真的意義

但這種明刀明槍的你賣我買有供有求,其實並不是人從性禁忌和性非道德中想得到的,自動自覺一下子把衣服脫盡,未必及自己親手逐件逐件慢慢卸下來吸引。所以,靚模寫真熱潮減退,勢在必行,而色情網站,則可長做長有,人大抵是犯賤。

 逆嘶亭

強姦強得美人歸

強姦強得美人歸

外界之不可思議,印度之理所當然。執法機關並不是問題所在,因為個人的墮落,反映的,往往是整個制度和社會的扭曲。印度社會文化對人們的薰陶才比較是問題的根源,因為它使人認為強姦女性是男性的權力象徵。

 逆嘶亭

可要讓更多罪名埋沒愛

可要讓更多罪名埋沒愛

同性戀者與雙性戀者遭遇的歧視形形色色,只要歧視他人的人能夠站在自己攻擊的人的立場上花數秒想一下對方的感受,他們必然會把話吞回去。若同性戀是原罪,同性戀者的父母該當何罪?若性別相同的人相愛「污染市容」,到底是梁朝偉跟張國榮接吻還是沈毆霞跟八兩金性交來得噁心?

 逆嘶亭

可憐女權分子

可憐女權分子

女權分子盲目為女性護航,將一切兩性問題都歸咎於男性霸權,這老套路,見怪不怪。事實上,徐濠縈這種人不論活在十八世紀還是廿一世紀都會惹人生厭, 問題在於性格,實非男性霸權刻意打壓和物化目光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