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偉謙

私語,套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ies Thru a Len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ies Thru a Lens)

 

 

二個男人在酒吧中私語。

 

「這次的失戀最痛。」

 

「痛在那兒?」

 

「那女人,那女人。」

 

「等一等,你不是風流成性的嗎? 你游刃於樓鳳之地,旺角嫩妹,籣桂芳的女性之間。可是百毒不侵啊。」

 

「與這都不同。」

 

我迷惑,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使他難過的事,賓在是沒有可能存在。但是他之後的三言二語,我打從心底里,都覺得痛。

 

「她爬入了我的房中,如平時一樣。紅色比基尼,然後肩膀半脫。」

 

一切進行進行得順利。

 

「那的手不停擰著那話兒,但是,突然想起,我沒有帶那東西。」

 

「套嗎?」

 

「今晨因為宿醉未過,混混沌沌走了出來。記得帶身分證已經算好彩。」
聽你講已經夠不幸了。
「她擰著擰著,但是不知從那時開始,她注意到焦點不是在她身上。」
「然後呢?」
「她走了。挫折感突然像風起雲湧的覆蓋了整個身體。」

 

我無言。

 

「她離開了,在出門時還是衣衫不整的。沒有說過一句話。」

 

我是時候帶他出來。他開始酒醉了。

 

「這不算是失戀,這算是房事的挫敗吧。」
其實我彷彿得了失語症。不知應該如何繼續這段談話了。
他突然走到石梯,像發現了什麼。
那微黃使你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我目光從指尖拿開,才看見他,究竟發現了什麼。

 

他拾起了一個被遺棄在橫街窄巷,舊得發黃,酸臭的,避孕套樣子的公仔頭套,上面寫著一個牌子。公仔頭套有一張虛偽得很美的笑臉。

 

「避孕套啊,我們派避孕套啊,來取啦,來啦。」我很確定這是他醉酒的行為。
「來取啦,來啦。你戴了沒有,我戴了。你放心和我一起。」他在挑逗那些單身的女人。

 

「對不起,對不起,他酒醉。」我忘記了 : 這時應該是要感到尷尬的。

 

他累,倒了。然後和他等到第二日的日出,我方才離開他。

 

然後,他沒有再提起那件事。更不會說套這個詞。二年後,他和一個似模似樣的內地人結婚。從朋友好像聽過他老婆在佔領區,被人唱生日歌的故事,然後不知為什麼搞分居了。
對了,很久沒有看見過他了。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