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海晴

【Lesbian】愛上是她是她是她給我滿足快樂(三)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Brown Eyed Girls 'Abracadabra' MV 擷圖)

(Brown Eyed Girls ‘Abracadabra’ MV 擷圖)

 

「司機四條柱有落!」我的叫聲幾乎驚動了整輛Van仔的人,有些正在憩睡的乘客被驚醒後向我投以不悅的目光。司機來了個急煞車,我趕快下車。

「小妹妹,搭Van仔唔係到左站你先施施然叫有落架……」司機的不滿在我下車後仍清晰可聞。

其實我不清楚CC Can在哪,山城這麼大,要找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找到,那些大學生又去了佔中,半夜的大學靜得似是一個鬼域。到底她在想甚麼?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刻的我就像在漆黑中迷路已久,幾乎喪失性命之際找到一點亮光的人一般,深信只要找到她,一切就會好起來。為免費時失事,我用電話Google了CC Can的大概位置,然後向山腳方向走,我都不知是那來的勇氣,一個女孩子竟然有膽在半夜的山城走路,也許就是有著一股傻勁吧。

好不容易才到了CC Can, 我竟然看見她一個人悠然自得地食夜粥。「你食唔食粥?」她問。「我唔餓。」我覺得自己被她擺了一道。半夜叫我來找她就是為了來看她食夜粥?她到底當我是甚麼?一隻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狗?「食啖粥啦,我知你肚餓架喇,唔好死頂啦。」說著,她用匙羹從自己那碗粥取了一些粥,餵給我食。「唔要皮蛋。」我被她的舉動弄得漲紅了臉,怒氣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被暖暖的情意所取代,我的心咚咚咚的狂跳,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躲在她的懷內撒嬌。「好啦,唔要就唔要,剩係食粥好唔好?」她溫柔地說。我張開嘴巴食粥,我口裡細細品嘗著那一口粥,想到她剛剛吃過這碗粥,心像觸電般麻了一下,這感覺好奇怪,可是好舒服。

我伏在她的肩膀,嗅著她的氣味,是淡淡的薰依草味,好放鬆好自在。「好唔好食啊?」她狡黠地問。「好食。」我嘴角流露出甜甜的笑意。「當然好食啊,CC Can啲夜粥好出名架。」她裝作聽不懂。「你知我唔知講呢啲架。」我扁嘴撒嬌。「傻妹,瞇埋眼先啦。」她伸手合上我雙眼,就像小時候媽媽氹我睡覺一樣。「做咩啊你又?我真係好怕一瞇埋眼就再見唔到你…..」這個星期對我來說太難過了,實在我不想再經歷這些痛苦。「信我,瞇埋眼先。」她左手捉緊我的雙手, 又道:「放心。」 她雙手好溫暖,她的體溫由她的雙手傳到我的手,是一種化不開的甜蜜,讓我倍感安穩。我閉上眼睛,小聲說:「你真係唔呃我先好。」她沒有作聲,忽然我的嘴巴被人撐開了,接著一陣暖流流進我的口中,直進我的心窩。

她用口餵粥給我食。

她的嘴唇像我想象般水潤,我被她的吻誘惑得全身燥熱,那條水嫩的蛇在我口腔內游走,我雙手抓緊她後腦的髮絲,舌頭凌遲她口腔的每一處,渴望吸盡她所有的芬芳。我的白色校裙被汗水沾至微濕,她的黃色Soc Tee亦散發著她那香得讓嗅者心搖神蕩的汗味,勾引了我的慾望。她用膝蓋磨擦著我的下身,那種又舒服又難受的感覺教我欲罷不能,與她對望,彼此的眼神都帶著被情慾所填滿的迷亂,四周籠罩著隨時都可能勾起天雷地火的曖昧。

「舒服嗎?」她問。

「姐,我真係好舒服,我未試過咁舒服,但係……」CC Can燈光太亮了,害我有種被人看穿的感覺,我真的好怕被人看見,社會會接受這樣的我們嗎?

「舒服就好。」她也一臉陶醉,伸手揭開我的校裙,向那神秘的地方進發。

「縮開你隻手啊!你到底當我係咩啊?」我將她推開,儘管我真的好喜歡眼前這個女人,儘管我的理智幾乎被濃濃的情慾所取代,可是我實在難以看清這個女人做事背後的動機,這刻的她如此寵我愛我,下一刻又會不會正如之前一樣拂袖而去呢?

她縮開了手,用憐惜的目光看著我,雙眼通紅,久久說不出話來。「無野好講啦?Giovanna Chan, 你要搵食就上Butterfly, 唔好搵我。」我走出CC can, 正要前往火車站才驚覺尾班車已開出,自己不但衣衫不整,而且身上的金錢早已在食火鍋時用得七七八八,不足以截的士回家,可是我實在不想回CC Can找她,只好走到未圓湖邊的長凳坐下。

茫然若失,不知如何是好。

 


 

洗澡過後,我穿好衣服,和主人到她家附近的大快活食晚飯。

「你黎緊M,唔好飲凍檸茶啊。」我提醒她。

「知啦,我飲熱檸水囉,滿意未啊傻妹?」說著,主人摸摸我的頭,愜意得笑了。

晚飯後,主人和我坐在大快活,她若有所思地看著我。「Giovanna, 我係唔係做得唔好?你唔想要我喇?」我好怕主人會捨我而去,我等了整整17年才找到一個像她這樣令我光看見她就心搖神蕩,渴望被她所佔有的人,我實在不敢想象沒有她的日子該如何走下去。

不要離開我,求你不要離我而去!

「唔係,我只係諗緊我會唔會做得唔好令你唔開心,望見你因連續高潮而不斷休克同蘇醒,你痛苦嘅眼神令我響心裡面問自己係唔係做錯左。」,Giovanna用手掌托著額頭,輕輕一掃自己的頭髮,又道:「我覺得我地真係有設立安全語嘅必要,我希望你知道我永遠會將你嘅感受放響第一位。」雖然Giovanna只是淡然地說出這些話,但我從她額上的那層薄汗中可以得知她真的好緊張。「唔需要,我信你唔會傷害我。」我捉緊她雙手,希望透過溫度的傳送令她感受到我對她的信任,讓她有安全感,就像那天她在CC Can握緊我雙手一樣。

她望著我,沒有作聲。

步出大快活,走到Soho East的海邊,日月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大概一年前於這裡被斬,當時好多香港人在facebook share有關消息,又發起藍絲帶運動云云,好像很緊張新聞自由似的;又或是雨傘運動時,好多香港人都把facebook, whatsapp, instagram的icon轉成黃絲帶,又到佔領區拍照打卡,說甚麼民主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更不用說同志遊行時有不少人在Facebook上share HOCC的照片,道貌岸然說支持同志,可是當發現身邊的朋友是同志時卻投以一個嗤之以鼻的眼神……其實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是人人平等,不是新聞自由,更不是民主自由……

而是趁墟。

我和Giovanna都是很女性化的Lesbian, 在海邊撓著手散步,享受著拂臉的晚風,就像一對好閨蜜,沒有人會發現,也沒有人會留意,就這樣大隱隱於市。

到底當別人發現了我們的秘密關係之後會如何看待我們?我實在不敢想象。

「做咩?」Giovanna看見我憂慮的神色,問。

「點解我好似越黎越睇唔到我地嘅將來咁?」

 


 

 

暮色如水。

山城大學的湖水波平如鏡,四周靜極了,我呆望著湖中月亮的倒影,聽著蟲鳴聲,這夜有點冷。

這趟可好了,幻想中的告白場面頓成泡影也就罷了,但這刻連如何回家也成問題。韋海晴啊,韋海晴,怎麼你老是這樣蠢,總是所托非人。

隨意在地上拾起一塊小石頭,擲向未圓湖,小石頭噗通一聲過後便直墜湖底,絲毫沒有動搖到湖面原有的平靜。也許我之於Giovanna就像那塊小石頭一樣,我的出現充其量亦只為她的生活帶來「噗通」一聲,之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和她之間所經歷的事亦像從未發生過一般。她給我的感覺好奇怪,該怎麼說才好呢?小時候去表姐的家玩,有一次輸了遊戲,兩位表姐要將我卷在棉被中扮熱狗被她們拍照,不知何故,我覺得被棉被卷著動彈不得的感覺好愉快,無論我如何活動四肢都依然不得要領的感覺好舒服,我傻傻的望向相機鏡頭,身不由己的狀態令我好興奮。

「你地搞咩野啊?快啲放開海晴!」姨媽走過表姐房間時瞥見我們的「遊戲」,嚇得連忙著表姐把我解開,我很想告訴她其實我真的不介意,甚至好高興被表姐這樣對待,但我隱隱覺得這種想法是不該有的,所以還是把說話吞下肚子就算。自此以後,表姐再也不敢和我玩這些遊戲了,我只好每晚睡覺時用棉被把自己卷住來重溫當日的美妙,雖然被束縛的感覺還差一點,卻足以使我睡得既香甜又安穩。

30號那天,當Giovanna幫我擦背時,我又再感受到那種久違的感覺了。

後方的腳步聲打破了漆黑的寂靜,也將我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我回頭一看,是Giovanna。

「山大夜晚交通唔方便,不如我陪你翻屋企啦。」她說。儘管我很想裝作冷酷對她說「None of your business.」,可是如何回家確是我當前最大煩惱,所以我只好忿忿不平地小聲說:「哦。」我跟著她走到山大Business School旁邊的的士站,還好有的士,不然真的要在山城過夜兼餵蚊。

「粉嶺丫唔該!」Giovanna如此吩咐司機。「小姐,粉嶺咁鬼大我點X知你去邊啊?」晚上的司機總喜歡將自己當成皇帝。「聯和墟。」我說,畢竟Giovanna是港島人,不知粉嶺其實很大也正常。

深夜的公路幾乎沒甚麼車輛,車上只有收音機發出的聲響,車外的路燈映在Giovanna的臉上,她那輪廓分明的臉在路燈得照射下煞是好看。這星期來,記掛她使我每晚都睡得不好,我忍不住呵欠連連。

「攰就伏係我膊頭唞下啦。」她說話時半眼也沒有看過我。

「唔洗啦。」我說得淡然,可誰也聽得出是晦氣說話。

「我叫你伏係我膊頭啊。」她語氣變得強硬,用手把我的頭放在她的肩膀上。

「都話唔要咯!」我繼續發她晦氣,把頭縮開,我不想讓她覺得我是那些很容易便可得手的女孩子。

「後生女洗唔洗咁癡纏啊?拖友黎架?我後生果陣邊得黎咁多豆腐婆丫,而家啲細路真係……」司機喋喋不休地說著那些恐同言論。

雖然那些說話很難聽,不過這樣一來,她也就默不作聲,不再嚷著要我伏在她的肩膀了。難得清靜,累透的我不期然進入夢鄉。

「喂!到喇!」Giovanna搖著我的手臂,我醒過來,步出車廂,Giovanna臨關上車門時對司機說:「我係鐘意女仔啊,佢的確係我女朋友啊,所以呢?」

司機似乎料不到Giovanna有此一著,不懂該給甚麼反應,連忙關上車門,駛得遠遠。

直到到達我家門口為止,我們再也沒有說任何話。

「呃……再見。」我和她道別。「其實你屋企附近有無車可以出到港島?」她面有難色地問。「好似無喎,你翻宿咪得囉。」我沒好氣地說。

「點解你會覺得我有宿住?」

待續。

 

【Lesbian】愛上是她是她是她給我滿足快樂(二)

【Lesbian】愛上是她是她是她給我滿足快樂(一)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