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BB豬

「我是女教徒,但我喜歡女生」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e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es)

 

那夜我倆如常晚飯糖水直落,然後在空蕩無人的街上亂逛。

邊講邊繞了幾圈之後,我說:「好啦,終於講完我的少女心事啦!」我鬆一口氣,打算和她道別,分道回家。

她倒抽一口氣。「再逛一下好嗎?去…買點飲料什麼的…」我覺得有點奇怪,才剛吃完糖水,無端又買什麼飲料?不過我倆之間從來不會多問,也不必多問。「好啊,走吧!你想去哪裡買?」我看看她,她卻低下頭。

「我有事想跟你講——」
「嗯?」
「——還是再逛一下好了。」
「嗯。」

欲言又止的向來不會是她…有古怪。

 

我從小就很會觀言察色,看人眉頭眼額就能輕易掌握很多狀況,但從不會在不適當的時機戳穿別人讓人難堪。此刻,我想到的只有三種情況:借錢、示愛、或出櫃。

我開始在心裡有底。因為我知道她比我有錢,那應該不是借錢;而我倆再怎麼親近,都不會是勞斯和萊斯那種感情,那應該不是示愛。我做好心理準備,故作輕鬆的問:「去下個街口的Seven好嗎?蜜瓜奶最近做特價,十塊就有三包大的,我好想喝啊。」

倏然,她深呼吸:「我想…我應該喜歡女生。」她故意說得不太肯定,大概是想試探我的反應。我沒作聲,點點頭,示意她繼續講。

「好幾年了,我都不敢面對,一直在逃避。我不敢跟你們任何一個講,我也跟自己否認——」
「嗯。」
「——因為我找不到出路——」
「嗯。」
「——一旦承認,我面向的將不是出口,而是死局。」

我的心揪了一下。她的痛,我懂。

 

我倆是「主內」的朋友——「弟兄姊妹」嘛…你懂的。

基督教普遍恐同,甚至反同,大家都懂的。每個人都知道,只是教會從來不承認。

她開始以「我若死就死吧」的決心,跟我娓娓道來——包括她從何時開始意識到自己有這傾向、她曾經被哪些同志朋友一口認定她也是同志、她嘗試過用什麼方法來質疑或鑒定自己的性向、她如何壓抑自己愛與被愛的需要…

聽著聽著,我很難過,為我最好的朋友難過。

 

我倆初中在學校團契認識,一同學習,一同成長,一同服事。我們都喜歡小孩子,所以高中之後,我們一塊去了一家機構當兒童活動小組的導師。我們是好同工、好拍檔、好姊妹。

她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女生。談吐溫文,琴棋書畫樣樣皆通,會跳舞,也很會彈琴,反正就是三個字:叻靚醒。相比之下,我更像是個男仔頭——短髮、黑黝黝、多言好動、衝動魯莽。跟她走在一起,偶爾也會有人開玩笑說:「喂,你們兩個是姊妹還是情侶啊?天天黏在一起是在拍拖嗎?」我都會大聲回嗆:「喂你是笑我像男生嗎?拜託,我骨子裡很溫柔!我喜歡男生好不好!」她有時候也會幫腔:「對啊,你們不要再笑她啦,她的確是喜歡男生,而且她喜歡誰我都知道哦。」

她對我很重要,像親人,甚至像靈魂。我所有事情都會跟她講,包括感情(好吧,我是沒有),包括事業(好吧,我也沒有),包括信仰,包括時事,包括興趣。我倆總是形影不離,閒時一起吃飯,課程一起修,展覽一起看,sale一起逛,旅行一起去;我曖昧拍拖分手復合再分手都一定先跟她說,她就是我的定心丸。有時候我會想:沒有她,我一定會活得很不完整。

 

我的心很痛,愈聽愈心痛。

她說她並不想離開教會,她知道這位上帝是真的。她實實在在經歷過祂的愛,沒有懷疑。可是她也很明白:聖經說同性戀是罪——教會裡每個人都這麼說。

她很痛苦。她說,她很努力的控制自己,所以她一直沒有拍拖。如果說,聖經說同性性行為是罪、是神所不喜悅的,她真的沒有犯過。她沒有「行差踏錯」,她很努力的不讓自己走到那一步。

我終於明白她為何一直單身。對啊,這麼好的女生,怎麼會一直單身?

因為她連喜歡別人的勇氣都沒有。她覺得她沒有資格喜歡人。不是因為沒人要所以不能出pool,而是她親手扼殺自己喜歡別人的自由——純粹因為她喜歡的是同性。

她不敢愛人。她知道,在她面前只有兩條路:

一是放棄上帝,放棄信仰帶給她的包袱,忠於自己的性向,找一個人好好去愛。

二是忠於上帝,謹守她信仰所教導的,嘗試清心寡欲地過完她的人生——這意味著她可能要孤獨終老,或是老來養一條狗幾條魚陪伴自己。

 

或許你會說在上帝裡總有出路,或許你會點《God will make a way》給她聽,或許你會覺得一定有第三條路、她不該限制上帝的作為云云…可是當下在她眼前,真的只有兩條路。

第一條路她既想選又不想選。她知道壓抑自己、不讓自己愛上任何人,是一件很瘋狂、很不合乎人性的事,可是她真的不想離開上帝。她仍然相信上帝。她知道上帝愛她,她經歷過,感受過,無法否定,無法推翻。

第二條路應該是教會弟兄姊妹以至牧者都會鼓勵她選的路。什麼「靠著耶穌必得勝」呀、「祂的恩典夠你用」呀,她聽過太多,理智上也知道…

 

「選第二條路也不會死。嗯,是不會死啊,可是孤獨終老…感覺很不幸福。我們才二十幾歲就要預備孤獨終老…要人怎麼接受…換成我,我也不願意。」我終於開口回應。

她瞪大眼睛,似乎有點意外我的回應居然如此直白,如此人性。她停下來,想聽我講。

 

「該怎麼說呢…我剛剛一直聽你講,就想起自己以前對於同性戀的疑惑跟思考。你知道,我在教外的同志朋友多的是,舊同學中間也不少啊。我不恐同,甚至為同志朋友被某部份基督徒妖魔化、邊緣化感到不值和難過…你應該也知道。

每每談到同性戀,人總是喋喋不休的爭論:『同性戀到底是先天還是後天的?是有選擇還是沒選擇?』這個問題還真複雜。我們談『選擇』,是指選擇什麼?性傾向,同性也好異性也好,都是一種preference,一種對人的喜惡取態。真的有選擇麼?我非常不確定。我們能選擇喜歡抑或不喜歡一個人嗎?似乎沒有。我喜歡一個人,是從心裡喜歡,那份情感是不能否定的。在我意識到我喜歡他的時候,我就已經沒有選擇了,都已經喜歡上了。我可以選擇的,並不是要不要喜歡他,而只是要不要被『喜歡他』這份情感主導我的行為,例如說我要不要跟他示愛、要不要跟他約會、要不要跟他牽手接吻之類。

情況就像…就像我很喜歡喝蜜瓜奶。你若問我,我一定跟你說我無法選擇愛或不愛蜜瓜奶,因為我從小就很喜歡喝啊!是到了看到就一定會買的地步,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我根本覺得自己是天生就愛喝。我只能選擇是不是要每天喝,而不是選擇想不想喝…嗯,好像有點哲學,可是我的確是這樣想。

那如果沒有選擇,我們就會問『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經歷這種掙扎,而別人不用?像我們面對天災人禍時,我們也常問『為什麼』。我跟你一樣,暫時沒有答案。我也想問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好朋友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就被異化、被標籤、被孤立。到底是為什麼?」

 

她不語,我繼續。

「那如果沒有選擇,也不理解『為什麼』,我們還是會想:可以怎樣走下去?

Let us be frank. 我們這麼熟,就不要打教內的『官腔』好了。我們都知道,人是有性慾的,基督徒也有性慾——我們會說那是出於愛,所以想有更親密的接觸。如果我們喜歡一個人,並選擇跟他在一起,想穩定發展,的確是有慾望想有更親密的關係。如果是異性戀,就算是虔誠教徒,堅持守好『婚前不發生性行為』這條線,也可以選擇在交往一段時間後結婚,結婚之後再有進一步的關係。

可是同志基督徒的未來呢?我們先不談教會對同志擁有婚權或民事結合權利的迴響(簡單來說是抨擊)好了,就算同志能結婚或民事結合,他們可以有進一步的關係嗎?按照聖經,似乎不能。我的認知是聖經沒有明確說同性性傾向是罪,但有提到上帝不喜悅同性性行為。換句話說,同志基督徒,要麼找到心儀的人之後來個柏拉圖式『神交』,心靈契通就好了,手也最好不要牽,不然就是『把自己放在試探裡』了。這或許是可行的,可是其實非常不人道,是在去掉人與生俱來的需要。要麼就不管那麼多,在生活中繼續愛主,可是也讓自己放膽去愛人。我們知道同志愛人不一定等於淫亂,同志可以很專一的愛一個人。不過就算他一生只愛一個人,只跟一個人穩定交往、結合,在教會的角度,他也會犯上『同性性行為』這一條。嗯…有點像是無法避免,別無選擇。是死局。就像你說的,兩條路你都不想選,可是暫時還沒看到第三條路…」

 

「是這樣沒錯…我真的沒有發生過同性性行為,可是有一次我跟一個我有好感的女生牽了一下手、摟抱了一陣子…我已經覺得自己很污穢。我彷彿聽見很多人指著我說:『她喜歡女生!她跟女生親熱!神不喜悅她!』後來我逃跑了,再也沒有見過那個人。從此也再不讓自己喜歡任何人。我不能接受自己了,我覺得自己很骯髒。我不想事奉,我怕被人發現我的性向,會覺得我不該在台上當司琴。還有兒童小組的家長會怎麼想?我覺得我不配教導小孩子…他們也大概會這樣想。」

我心裡很難受。只不過是牽過手、擁抱過,或許也接過吻,她就要承受如斯大的壓力。我又想到另外一些我認識的基督徒朋友,未婚懷孕的絕對不少,可是教會內大家都對他們比較包容和接納。想到這裡,我確確切切地感到無奈。如果說,聖經說同性性行為是罪,聖經也有說婚前性行為是罪,那為什麼有同性性傾向的人在什麼行為都沒做之前,就已經被冠上「邪惡、荒淫、不自愛、不悔改」的罪名?為什麼奉子成婚的人有很多都可以快快樂樂地跟另一半和孩子生活下去?而同志基督徒卻一生不能與所愛的人在一起(如果他像我上面所說選擇第二條路),還要孤獨終老?

 

我說:「我現在有點懂了。感覺我跟你差不多啊——你喜歡同性,我喜歡異性,可是我也不敢放膽去喜歡我有好感的人。原因不過就是因為他們不是基督徒,我很聽話的『不讓自己落入試探裡』。你記得之前那個T君吧?高大帥氣有才華,貼心又有幽默感,你以為我不喜歡啊?他絕對是筍盤!可是我也壓抑自己了,結果才沒有下文…你們都說我走寶。」

她笑:「T君?也真的是蠻帥,人也很好。」

「所以,有時候我會想,我那麼乖幹嘛…其他人也說自己愛主什麼的,卻都是跟未信者拍拖,當中有些人可能又有婚前性行為,但到他們結婚時大家還是會不問前因送上祝福,我看他們現在也過得很幸福。我呢?我還是孤身一人耶!」

她開始放鬆了一點:「所以…早就說過我倆將來會一起買姑婆屋嘛!你就陪陪我吧。」「我才不要!我不要當老姑婆!我想結婚生小孩啊!」我才剛話畢,她又安靜下來了。

我看她沉默,我也閉口了。

還是那個局。

我只要一天不死,都可以抱著一絲希望,找一個男朋友,然後結婚(老新娘也是新娘,反正最後都是變老婆),趕得及的話就趕快生個小孩…她卻連望都不敢望,想都不敢想。

 

「回家吧,你快沒車了。」她自己打圓場。
「跟你聊天聊到沒車有什麼關係,沒車就搭的士好了。」
「搭的士?你錢很多嗎?再說,你感冒好了嗎?還不回家休息?很晚了。」
「我吃過藥快好了啦,明天又不用上班,催什麼嘛…」
「還講…走吧,你搭什麼回去?」
「……」

其實我很想跟她說,她對我來講很重要。要我花再多時間、精神、心力、金錢,都沒關係。我只想陪著她。

不知道如何安慰,似乎也沒有什麼好講。陪伴純粹是陪伴,讓她知道我在。但之後她的路要如何走?出路在哪?我不知道。

我知道信神的人應該心存盼望,靜候第三條路的出現。God will make a way where there seems to be no way嘛…但要我在這時候一味跟她說「加油!有上帝就好了!祂是我們的一切!祂會賜你力量跨勝!就算終身不嫁不娶也不會孤單!因為上帝會賜福予你!」嗎?我覺得有點不人性,或者說,有點離地。我想這些她通通知道,可是當她自己要面對時,卻實實在在是那麼無助跟無望。

正正因為她對信仰很認真,掙扎才那麼深。如果她不愛主,她老早就可以離開,去尋找世人所說的幸福。可她沒有,她選擇繼續在泥沼中掙扎,即使她不曉得自己還可以撐多久。

 

走往地鐵站的路上,我禁不住問:「在苦苦思量也找不到出路、想不通時,你有想過…嗯…就是…其實有時候我會覺得死了雖然不能解決問題,可至少我本人好像不用再面對問題。你會有這麼想的時候嗎?」我知道這樣問有點over,畢竟我不是想鼓勵她去死,這也不是我信仰所教的。我只是想表達,我很懂那種對於自己的人生百思不得其解的痛苦。

「有想過。」她頓了一下:「不過現在我還想活啊,我們說好的下一站旅行還沒去。」然後又佻皮的笑了,像我從前認識的她。

她總是那麼好,寧可自己獨自扛也不忍心讓我分擔她的壓力。

好得讓人心痛。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