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 Pikka Lau

覺得意淫和物化就是不尊重你女性身份,那是沒有ground的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atrina Col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atrina Cole

 

轉載自:https://www.facebook.com/lala.lau.8964

 

問題: 當一個人意淫另一個人/當一個人嘴巴說要物化另一個人,是否=不尊重自己和對方?
如果說對人意淫,有物化別人的遐想,就是等於不尊重。那看著覺得可愛的女生的照片並對著照片自慰就是不尊重了。若尊重的前設只是落在不幻想/不意淫/不物化,這終會落到一個反性的立場。

 


事情就是A方和B方在吵架。A方在面書上刺激另一方說要意淫她物化她,B方表達不舒服。本來表達不舒服不是甚麼問題。但B方卻扯到說這種意淫和口頭物化是對女性的不尊重。
而當我詢問這個推論是如何的時候(ie為甚麼意淫是不尊重的時候),卻遭到群起攻擊,說我是站在虐待者A的一邊欺負被害者B。

 


每當女性受到性粗口上的攻擊,女性通常都會出現victimhood的情緒,覺得受傷。但最有趣的是,當女性被用普通粗口攻擊的時候,大家就好像覺得沒那麼大問題。可見大家真的不舒服的,並不是攻擊itself,而是對*性*感覺不舒服。而這個不舒服本身,卻往往因為對victim的保護,而不可以被提問,被質疑。
但記住,不舒服不是大曬,也不是不需要被question。
不舒服不等於性騷擾。
想起一個說法:白人女性被黑人男性看一眼就覺得被性騷擾,背後隱含著的可以是racism。的確,那個白人女性是很受創傷的,但不代表那個創傷不需要被疑問。
如果今天我們連疑問的空間都沒有,這種所謂尊重受害者的講法,只是一種鬥慘奧運(oppression olympics)的延續。但鬥慘過後,我們還是需要一個說法--畢竟感覺受傷不是不證自明的立場。


 
後補:
這案例實際上是否侮辱?我認為在這個案例中是帶有侮辱成分的,但是,我們不要把這個以性來侮辱當成是性的污名本身。覺得意淫和物化就是不尊重你女性身份--那是沒有ground的。因為意淫和物化*本身*不是問題,也不應被污名化。
我不是在支持「侮辱」本身,而是,為什麼「性侮辱」不可以跟所有「一般性的侮辱」一視同仁對待,當成是侮辱的一種?被人侮辱覺得受傷,是完全合情的,但對準核心,說侮辱是不對就可以了。實在是不用把「尊重女性」搬上檯啊。B上升到說這種話就是「不尊重女性」,這是沒有必然且可以受懷疑的。


 
看A方如何刺激B方,說要意淫她物化她,B方如何說這樣是不尊重女性,請看原post: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