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先生

《我老婆教我追女仔》第四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akashi Hososhim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akashi Hososhima

 

「聖誕party?好呀!咁我要叫埋Mandy先」

「好呀!多啲人一齊好玩啲!同埋我哋會每人整一樣嘢食喎」這是小惠教的,希望可以同Fiona一齊整嘢食。

「係呀?咁我要整cheese cake,包保你哋食過番尋味」

「係﹖正喎!我好鐘意食cheese cake㗎!」當然Fiona做了甚麼出來我也會喜歡吃。

「係呀?咁我要整大個啲啦!haha」

「……不過呢……我唔識整嘢食,你可唔可以教我呀?」

「咁呀?咁整雞翼啦,又簡單又好食」

「好呀!但點整呀?」

「我一陣send份recipe比你,你一步一步跟住做就得啦」

「er……其實呢…我係連糖同鹽都唔識分嗰啲人,所以呢…你嗰日可唔可以早啲嚟教我整呀?」當然這個只是藉口。

「嘻嘻……,乜你咁咋㗎?haha,咁等我嗰日早啲嚟教你啦!」

YES!搞掂!

「Yeah!Give me five!」我伸手向小惠擊掌。

小惠淡淡然的跟我擊掌,然後就繼續沉醉在書本中。

我沒有注意小惠過於冷淡的反應,仍然沉醉在成功約會Fiona的興奮當中。

聖誕節當日下午三時,又一城。

「喂!」我悄悄走到Fiona身後,輕拍了她肩膊一下。

「嘩!」Fiona嚇了一跳,轉過身來,手按著胸口。

「嚇死人啦!」Fiona看到是我,笑嗔著打了我手臂一下。

這是小惠教的,讓我可以跟Fiona有多一點身體接觸。平時逛街時也可以用到,用輕微的身體接觸代替語言,可以加速兩人關係的進展。

「你拎住嘅就係你整嗰個cheese cake啦?」

「係呀!」Fiona拿起蛋糕盒子讓我看了一下。

我裝作饞嘴的模樣﹕「嗯……好想食呀……」然後將魔掌伸向蛋糕。

Fiona笑著拍了我的手一下﹕「唔比呀!一陣齊人先有得食!」

「咁我哋而家要買咩呀﹖」我笑道。

「跟我嚟啦!」Fiona一個箭步走在前面。

只用了短短二十分鐘時間,我們已經買齊所需材料(其實我很想跟Fiona像新婚夫婦一樣慢慢逛超市……),然後踏上回宿舍的歸途。

「你拎啲雞翼去解凍先,我就準備啲醃料。」Fiona吩咐道。

「Yes!Madam!」我行起了軍禮。

Fiona掩嘴笑﹕「快啲啦!掛住玩!」然後伸手推我背脊。

「係呢,你好鐘意煮嘢食㗎﹖」我趁著這段獨處時間要多點了解Fiona。

「係呀,爹哋媽咪成日返工唔喺屋企,咁我無嘢做嗰陣就會自己睇食譜煮嘢食囉!煮吓煮吓又覺得幾好玩喎,咪鐘意咗囉!」

「係呀﹖不過我覺得鐘意煮嘢食嘅人都有另外一個主要原因。」

「哦﹖係咩呀﹖」Fiona奇道。

我奸笑﹕「嘿嘿……就係因為為食囉!」

Fiona笑駡﹕「哼!你唔為食嘅﹖一陣整咗出嚟你唔好食呀!」

「唔好呀大人!我知錯啦!我唔會再洩露國家機密啦!你比我食你整嘅嘢啦!」

就在我倆在打情駡悄之際,小惠的聲音突然出現﹕「表哥!你返嚟啦!」

我倆停止了手上的工作,望向門口。只見小惠笑靨如花的衝到我身邊,然後親暱的挽著我的手臂。

「表哥!你返嚟啦!」小惠甜甜的重覆著。

「係…係呀……」我尷尬的將手臂慢慢抽離小惠的懷抱。

小惠她搞甚麼鬼﹖不是說好到晚上party時她才會出現嗎﹖怎麼現在又走出來阻三阻四﹖還要做這種惹人誤會的動作﹖

看見Fiona一臉問號,我知道不馬上解釋清楚,事情就大條了。

「佢…佢叫小惠,係…係我表妹……」我有點心虛。

Fiona大方一笑﹕「你好呀,我叫Fiona呀!」

小惠蹦蹦跳的走到Fiona跟前,親熱的挽著她的手道﹕「Fiona你好呀!我叫小惠呀!表哥話佢識咗個靚女我都唔係好信,原來係真嘅!」

『喂喂喂!你做乜亂講嘢呀﹖』

只見Fiona滿臉紅暈,偷偷瞥了我一眼,然後又落落大方道﹕「唔係呀,小惠你都好靚呀!」

小惠被Fiona逗得嬌笑連連,然後道﹕「你哋係咪整緊今晚party啲嘢食呀﹖你教埋我整啦!我都唔識整嘢食呀!」

Fiona﹕「好呀!咁呀Sam就整鹵水雞翼,你就整蜜糖雞翼啦!」

然後兩位美少女就吱吱喳喳的熱閙了整個下午,我就像路人甲乙丙般的在旁邊納涼。

「冧!冧!冧!」小惠、呀君和Michael在詛咒著。

我氣也不敢呼一口,慢慢的拿出了一片木條。

「呼……」拿走木條後,我鬆了一口氣,癱軟在椅子上。

「嘿嘿!我睇你點死!」我不懷好意的對著輪到的小惠道。

Fiona笑道﹕「你唔好咁衰啦!」

「唓!佢頭先夠咒我啦!」

「哼!」小惠怒瞪了我一眼,然後又一臉凝重的研究著眼前的層層叠。

「喂!我哋返嚟啦!」樂言拖著Kitty在lounge的門口出現。

呀君﹕「乜你哋咁耐㗎﹖啲嘢食攤凍哂啦。」

樂言笑道﹕「主角緊係要最後先出場㗎啦!你哋睇吓!」然後揚一揚手中的外賣袋。

「嘩!正嘢!」呀君和Michael二話不說的搶走了外賣袋。

樂言望一望我﹕「齊人未﹖」

我回答﹕「仲差Mandy。」

Fiona拍一拍我﹕「啱啱Mandy話到咗樓下啦。」

「哦,咁我同你落去接佢啦。」

「嗯。」

「點解梁樂言會喺度㗎﹖你都無同我講!」Mandy在lounge門口壓低聲音的怒道。

「咁我諗住多啲人好玩啲嘛。而且你哋都識㗎……」Fiona委屈道。

「早知佢喺度我就唔嚟啦!」Mandy說罷已經想舉步離開。

我見Mandy面露慍色,猜想是樂言不知何時得罪了她,於是打圓場道﹕「Mandy,如果係樂言個衰仔有咩得罪你嘅,我代佢講聲對唔住啦。難得大家可以玩返晚,你咪當佢透明囉。你就咁走咗,Fiona實成晚都唔開心呀!」

Mandy看了看眼泛淚光的Fiona,心下一軟﹕「好啦好啦,我比面你兩個咋…..」言罷就走進了lounge。

「好彩有你咋!」Fiona輕輕捏了我手臂一下,細聲道。

「小事啦。」然後我輕輕撞她的手肘,笑道﹕「你快啲收返啲眼睙先啦,比佢哋見到以為我對你做咗啲咩咋。」

「嗯~」Fiona笑著抹了抹眼睛,然後就與我一起走進去了。

「好嘢!齊人!開餐!」呀君和Michael大呼小叫。

話說我已經將小惠、Kitty、呀君和Michael介紹給Mandy認識了,不過Mandy是看也沒看樂言一眼。

我從雪櫃拿出呀君和Michael弄的食物﹕「睇吓你兩條友整咗啲咩先……」

「嘩!唔係呀﹖啫喱糖同菠蘿腸﹖小學雞聖誕聯歡會呀﹖」我們一同報以熱烈的喝倒采聲。

「咩呀﹖又無規定整啲咩﹖」「咪就係!你兜雞翼都係Fiona幫你整咋嘛!咪以為我哋唔知啦!」

我紅都面哂﹕「咩…咩呀!咁話哂都係我哋自己整喎,點都有誠意過你哋兜啫喱菠蘿腸啦!」

「超!咪又係鹵水雞翼﹖又幾有誠意呀﹖同我兜啫喱糖咪又係差唔多。」呀君不屑道。

「咪就係!小惠整嘅蜜糖雞翼就唔同喇,色香味俱全,你嗰兜唔該拎開啲啦!」Michael乘機討好小惠。

Fiona與小惠聽得格格嬌笑。

我差點忍不住要說粗話﹕「呀你兩條……」

Fiona截住我的下半句,笑道﹕「好啦好啦,我哋睇吓樂言同Mandy嗰啲係咩﹖」

Mandy邊打開膠袋邊道﹕「sorry呀,我趕住嚟所以無整到嘢食,我喺出面隨便買咗啲嘢咋……」

「咦﹖」

「咦﹖咁啱嘅﹖」

「又係刺身﹖你哋夾埋㗎﹖」

打開膠袋才發現樂言跟Mandy都買了刺身,而且還是在同一個地方買的。

樂言似笑非笑的道﹕「哈!我哋又會咁啱……」

「鬼同你啱!」樂言還沒說完,已經被Mandy一句搶白。

我見勢色不對,馬上打圓場﹕「好喇,你哋慢慢講啦,我唔客氣,我食先啦!」說罷就將一片魚生夾入口中。

眾人見狀馬上不甘後人,爭先恐後的起筷。

吃過正餐,我從雪櫃拿出Fiona做的芝士蛋糕。

「飯就食飽喇,係時候嚟個飯後甜品啦喂!」我將蛋糕放在桌子上。

「嘩!cheese cake!正呀!」

「Fiona你整㗎﹖好靚呀!」

就在眾人讚頌著Fiona時,樂言賊忒忒的道﹕「我哋而家有4男4女,不如我哋分做4組玩UNO,限時一小時,邊組輸得最多嘅就要洗碗同無得食蛋糕。」

「贊成!我要同小惠一組!」呀君和Michael這兩個唯恐天下不亂的馬上舉腳贊成。

我有點擔心不能和Fiona一組,於是求救的望向樂言。

樂言像是知道我想甚麼似的,回了一個「請放心」的眼神。

抽籤的結果是,我和Fiona一組(我絕對相信樂言是有做手腳的,但我看不出來),小惠和Michael一組,樂言和Mandy一組,Kitty和呀君一組。位置順時針是Fiona,我,小惠,Michael,Mandy,樂言,Kitty,呀君。

遊戲開始。

「嘿嘿!Draw 4!轉紅色。」Michael一臉賊笑的看著Mandy。

「紅色Draw 2!」Mandy臉不改容。

「喂你搞錯呀﹖我哋一組㗎!你draw我﹖」樂言投訴。

「咁反正一組,draw你定draw我都一樣啦!」Mandy還是淡淡然。

「咁我得返一隻紅色嘛,你draw完我都贏咗啦!」樂言不服。

「噢sorry喎!我唔知你得返一隻紅色囉!話唔定一陣摸返嚟全部係功能牌呢﹖咁就算係你贏咗都無so啦!」Mandy還是毫不理會樂言。
啪!

「頂!」樂言拍的一聲將抽來的六張牌翻到桌上,竟然全是不同顏色的0,我們頓時笑得人仰馬翻。

「Draw 2!」呀君出牌,桌面上已經累積了兩隻draw 2。

「你有無draw 2呀﹖」Fiona小聲問我。

「有呀,你有就出啦,唔駛驚喎。」

「咁樣小惠咪會draw 8﹖」Fiona有點擔心道。

「怕咩呀!玩吓咋嘛!佢最多咪要洗碗!」我大聲道。

小惠聞言怒瞪著我。

「哦,咁…Draw 2。」Fiona好像沒留意到小惠的反應,將draw 2放到桌上。

「Draw 2。」我毫不猶豫的出了Draw 2。

小惠幽幽的看著我,然後悻悻然的想拿八張牌時,Michael挺身而出﹕「小惠唔駛驚,我有大把draw 2,我比隻你。」

「喂你咁都得呀﹖犯規都唔駛咁明顯呀﹖」我大喊。

「咩犯規啫﹖我同小惠一組㗎嘛!我嘅牌咪啫係佢嘅牌!小惠呵。」Michael無賴的道。

「係呀!」小惠囂張的看了看我,又轉頭甜甜的對Michael道﹕「Michael你真係好人!」

看著Michael色授魂予的表情,我不禁怒火中燒﹕「唔得唔得!邊有得咁㗎!」

「唓!你頭先夠話比Fiona知你有咩牌啦,咁又無犯規﹖」小惠反駁。

「你哋係換……」

我還沒說完,就給Michael打斷﹕「唔駛嘈唔駛嘈!我唔比隻Draw 2小惠喇,呀Sam你頭先出嗰隻係綠色Draw 2呀嘛,咁我而家cut牌,你無嘢好講啦!」說罷拿出一張綠色Draw 2。

「……………..」我的確無話可說。

「Draw 2。」Mandy還是毫無表情的draw樂言。

「喂頂你!你又draw我﹖!」樂言怪叫。

數局下來,因為Mandy的自殺式轟炸,以及我的猛烈進攻,樂言和小惠那兩組的分數已經遙遙領先。

「哈哈!我哋而家贏佢哋好多呀!點計我哋都唔駛洗碗啦!」我興奮的和Fiona說。

「嗯。」Fiona點頭微微一笑。

只見小惠悶悶不樂的,時不時瞄向我和Fiona。

Michael見小惠好像不太高興,安慰小惠道﹕「唔駛驚喎,我哋仲有得追㗎!」

「嗯…」小惠只是無可無不可的應道。

那邊廂,樂言跟Mandy已經吵起來。嚴格來說,應該是只有樂言一個人在埋怨,Mandy根本沒有理會過他。

「喂Mandy姐!你想洗碗啫,我唔想喎,唔該你唔好亂出牌好嗎?」

「…………………」

「喂你聽唔聽到我講咩呀?」樂言大喊。

「…………………」

我跟Fiona耳語﹕「你知唔知Mandy佢咩事呀?佢好似同樂言變咗十冤九仇咁嘅?」

Fiona輕聲回應﹕「我都唔知呀,考試之前都唔係咁嘅。」

不知道是我的攻勢太凌厲,還是樂言走了狗屎運,到遊戲結束時樂言組以僅僅數分之微險勝小惠組,他終於逃過洗碗的厄運。而順理成章的,小惠跟Michael沒有芝士蛋糕吃之餘,還要洗碗。

「小惠唔緊要啦,啲碗等我洗得啦,你休息吓啦。」Michael最懂得把握時機討好女孩子。

小惠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唔駛啦,費事坐喺度睇住人哋食cake眼冤呀!」又轉頭向Michael膩聲道﹕「我哋一齊去洗碗囉~」然後就走到洗碗盤。

Michael當然大點其頭,屁癲屁癲的跟在小惠身後。

我看著他倆卿卿我我的洗碗,Michael還不知說些甚麼,時不時逗得小惠格格亂笑,簡直令我火冒三丈。

我實在忍受不了他倆過份的親暱,於是放下還未吃的芝士蛋糕,一臉深沉的走過去。

Michael像是感應到甚麼,他轉個頭來,看到我滿臉殺氣,驚恐得後退了一步。

「Micheal,你同我返埋去,坐.低.食.蛋.糕!」我一字一頓沉聲道。

「得得得!Samuel哥你冷靜啲……」Michael嚇得屁滾尿流的走開。

我在洗碗盤隨手拿起一隻碟子,在盤中洗著。

「乜Michael啲爛gag好好笑咩?你笑得咁開心?」我忍著怒氣,壓低聲音道。

「哼!點爛都好過有啲人啦!剩係識得追女仔同蝦我。」小惠低聲怒道。

「你唔記得你應承過我乜嘢啦?」我還是生氣她跟Michael的過份親密。

「係你咋!如果唔係你我駛乜同Michael一齊洗碗呀!我駛乜睇住你同Fiona兩個煙煙韌韌咁食蛋糕呀………」小惠說到最後,竟然語帶哭音。我驚訝的望向她,發現她的大眼睛已經含著一大泡眼淚,她只是咬著唇強忍著。

我感到十分內疚,畢竟她是為了我才回到這裏,而我卻無視她的感受。

「好喇好喇,對唔住喇,唔好喊啦。」我柔聲道。

「一日至衰都係你呀!衰人!衰人!」她邊用手打我手臂邊用另一隻手擦眼淚。

「呀!好拿呀!」小惠被手上的洗潔精刺激到眼睛。

我柔聲道﹕「低B!你成隻手都係洗潔精仲卒眼緊係拿啦,你咪埋眼唔好郁。」然後拿起一張紙巾滲了水,慢慢的在她眼睛周圍印著。

「點呀﹖擘開隻眼睇吓好啲未呀﹖」我小心翼翼的印著她的眼角問道。

「唔﹖」小惠沒回答,我便看了她一眼,發現她張開眼睛後只是凝視著我。

「做咩呀﹖我塊面有嘢呀﹖」我拿著紙巾往臉擦。

「無…無呀……」小惠俏臉一紅,續道﹕「我無嘢啦,快啲洗埋啲碗啦。」

沒多久,我倆終於洗完碗,回到他們旁邊坐下。

Fiona關心問道﹕「做咩小惠隻眼咁紅嘅﹖」

我不經意道﹕「佢頭先唔小心比啲洗潔精拿到眼之嘛,而家無事啦。」

「哦~」Fiona表示明白,然後又道﹕「啲蛋糕比佢哋食哂啦,我留咗自己嗰半件比你呀,你快啲食啦!」

「咦﹖Yeah!」我滿心歡喜的看著Fiona。她願意和我分甘同味,是否代表著我倆的關係邁進了一大步﹖

就在我將蛋糕放入口之際,我看見小惠一臉饞嘴,於是我將我剩餘的,全都遞給了小惠。

「嗱,比你食喇。」我面無表情的看了看小惠。

「吓﹖……但係你都無囉喎……」小惠於心不忍。

「我知呀!所以你好趁我改變主意之前食咗佢啦!唔係我好快就會後悔啦!」我心在淌血,這是Fiona做的芝士蛋糕啊!我卻只能吃一口,真是太悲慘了!

「哦!咁我唔客氣啦!」說罷一手搶過蛋糕,三扒兩撥的吃光光。

死小惠!就不會裝點矜持嗎﹖

「唔~實在太好味啦!Fiona你下次一定要教我整!我最鐘意食芝士蛋糕㗎!」小惠拉著Fiona的手嬌嗲道。

「嗯!好呀!」Fiona微笑道。

吃過蛋糕後,我們又玩了數個卡牌遊戲,整個聖誕夜晚就在歡笑熱鬧聲中渡過。

「夜啦,我…送你返去﹖」我不想放過任何和Fiona相處的機會。

Fiona笑著搖了搖頭﹕「唔駛啦,我同Mandy一齊走得啦。」

「哦…咁好啦,你返到屋企話聲我知啦。」

「嗯~好呀。」

「表哥,我送Fiona同Mandy落去。」小惠說罷就左右手各挽著兩女就走進升降機。

********************************************************************************************************************
小惠挽著我和Mandy的手臂,一起走向地鐵站。

我道﹕「好夜啦,小惠你唔駛送啦,我同Mandy自己返去得啦。」

小惠笑道﹕「唔制,難得同你哋咁好傾,我要傾多陣。」

Mandy問道﹕「小惠你喺外國讀得好地地,做咩要返嚟香港讀書嘅﹖」

小惠答道﹕「喺外國好悶呀,無啲同聲同氣嘅人。」頓了一頓﹕「而且我唔捨得香港啲親人嘛!」

我聽後心中一突,想起了一件事。

正當我不知怎麼開口問的時候,Mandy已經幫我問了出來。

「親人﹖你唔捨得你表哥咋﹖」Mandy不懷好意的問道。

小惠雙頰緋紅﹕「邊…邊係喎!我先唔會唔捨得佢呀,佢咁衰!」

Mandy懷疑﹕「真嘅﹖佢都唔係好衰啫,頭先又同你一齊洗碗,又分蛋糕你食。」

小惠急道﹕「咩…咩啫,咁頭先係佢衰先咋嘛,累到我輸咗要洗碗!」

我想起了剛才的事,我看到小惠看著Samuel的眼神,確是有點不同。而且下午時小惠挽著Samuel手臂的時候,那個表情就像挽著自己的男朋友一樣,還是我多心了﹖他們的確只是從小玩到大的表哥表妹﹖

小惠拉開話題﹕「唔好講個衰人啦。係呢,你哋sem2會揀咩elective呀﹖我要同你哋一齊上堂。」

我想了一想﹕「我都未知呀,我返屋企諗吓先,再話你知啦。」

「嗯,好呀。」接著她又道﹕「係呢,你哋平時鐘意做咩呀﹖鐘唔鐘意行街㗎﹖鐘意食啲咩呀﹖有無男朋友呀﹖幾時生日呀﹖……」

小惠連珠砲發的和我們東拉西扯,說著說著,我們已經走到地鐵站了。

Mandy道﹕「好啦,你返去啦,真係夜啦。」

小惠愉快的跟我們揮著手﹕「咁拜拜啦,電聯啦。」說罷就轉身離開。

走了一會,Mandy突然問道﹕「咁靜諗緊咩呀﹖」

我給她嚇了一跳﹕「無…無呀……」

Mandy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係咪諗緊小惠同Samuel係咪剩係表兄妹咁簡單呢﹖」

我被識破了心事,滿臉通紅的道﹕「邊…邊係啫……」

Mandy沒有理會我,自顧自的道﹕「開頭我睇Samuel對小惠嘅態度,又唔似係有嘢呀,但係之後小惠同Michael輸咗去洗碗,佢嘅反應又真係好奇怪。」

其實我也感到,他當時好像想殺了Michael一樣。

Mandy續道﹕「不過我睇小惠呢,佢好似就真係鐘意Samuel喇,佢頭先擺明就呷你醋啦!」

我窘道﹕「咩…咩呷我醋呀﹖…….」

Mandy曖昧的笑道﹕「Samuel唔係追緊你咩﹖小惠咪因為Samuel對你好呷你醋囉。」

我紅透耳根﹕「邊…邊有喎……我哋好傾啲咋嘛……」其實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否追求我。

「係﹖」Mandy的目光就像想看穿我一樣。

「係…係呀!……咁…咁你呢﹖做咩見到樂言好似見到殺父仇人咁呀﹖」我轉移話題。

Mandy聽我提起樂言,臉色一沉﹕「唔好再提呢個人。」

看她這樣子,我也不敢再問了,但到底他們發生了甚麼事呢﹖
********************************************************************************************************************

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想起今天和Fiona的關係好像大有進展,不禁從心底笑出聲來。但想起我和小惠,我又長嘆了一口氣。剛才小惠明顯就在吃Fiona的醋,她喜歡了我嗎﹖不過她喜歡我還是很正常的,畢竟我就是她未來老公,但她是把我當作了「他」嗎﹖還是她只是不喜歡看到我跟Fiona好﹖但她是回來幫我追Fiona呀,這不就是她的目的嗎﹖真是矛盾!不過說起來我也好不了多少,剛才我就在吃Michael的醋。我竟然按捺不住,而且Fiona還在我身旁,對了!Fiona有看到整個過程嗎﹖她不會誤會吧﹖

想到這裏,我驚得整個人坐起來,拿起電話想發訊息給Fiona但又不知道說甚麼好,手指在電話上掃來掃去也不知道在幹甚麼,就在我六神無主的時候,房門咔喳一聲的打開。

「小惠小惠!點算呀﹖」我像遇溺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咩事呀﹖」小惠漫不經心的坐在床上。

「你估頭先Fiona有無睇到我發嬲叫Michael走開然後我同你一齊洗碗成單嘢呀喇﹖」我焦急的問道。

小惠還是漫條斯理﹕「佢又唔係盲嘅,點會睇唔到喎。」

我頽然坐下﹕「咁就仆街喇……」

小惠杏眼圓瞪﹕「喂!講好咗唔比講粗口個喎!」

我沒有理會小惠,喃喃自語﹕「死啦!咁我駛唔駛解釋吓呢﹖但…但係我又點解釋呢﹖」

小惠看我三魂不見了七魄,於是問﹕「你究竟驚咩呢﹖」

我馬上回應﹕「驚佢誤會我同你有嘢囉!」

小惠白了我一眼﹕「咁就算佢真係誤會我同你有嘢,咁又點呢﹖」

「咁…咁……」其實我也不知道接下去會怎樣。

小惠看我接不下去,沒好氣的道﹕「假設,你係Fiona,見到呢個情況,會點呢﹖」

「………………..」我沒法接下去,因為我想像不到。

小惠看我沒作聲,自顧自的說下去﹕「情況會有兩個。首先,如果Fiona只係當你普通朋友,佢只會覺得你同我可能係情侶,但唔會有任何感覺。如果你而家同佢解釋,佢會覺得好奇怪,從而估到你對佢有意思,咁樣做反而好不利之後嘅行動,因為佢已經知道你想追佢,而佢又只係當你普通朋友。」

「咁…咁第二個情況呢﹖」我急不及待的問道。

「第二個情況,就係Fiona對你都有啲好感,咁如果佢覺得我同你關係親密,個心一定會有啲唔舒服,會籮籮攣,成日諗住諗住。當然你呢個時候同佢解釋,一樣表明咗你對佢有意思啦,但因為佢對你都有意思,所以件事應該係會向好嗰方面嘅。但係到而家為止,你都唔知道Fiona係點諗,萬一佢只係當你普通朋友,咁你就差唔多可以收工喇。」小惠頓了一頓,續道﹕「咁就算係呢個情況,你唔同佢解釋都有好處嘅,就係由得佢自己籮籮攣,成日諗住諗住,佢就會開始問自己係咪鐘意你。咁其實佢越諗得多,佢就會越覺得自己鐘意你。」

小惠換了換坐姿,又道﹕「咁其實仲有第三種情況嘅,就係佢已經好鐘意你,愛上你。但睇嚟又無乜可能,如果佢真係好鐘意你,應該會比好多位你上,好似你頭先話送佢返屋企佢就應該會應承啦。」

我聽完小惠的分析,有點猶豫﹕「咁…咁我而家係咪咩都唔駛做呀﹖」

小惠凝神想了想﹕「咁又唔係……嗯…你而家隔幾耐聯絡Fiona一次﹖我指嘅聯絡係指打電話,whatsapp等等。」

「嗯……三四日一次啦。」

「咁你有無揀一個特定時間㗎﹖」

「無呀,求其咋,好重要㗎﹖」

小惠點了點頭﹕「咁你由聽日開始,每隔兩日聯絡佢一次,可以係傾電話,可以係whatsapp,可以係send無聊youtube片,可以係有趣圖片分享,總之你嘅目的就係要令Fiona開心。但每一次嘅聯絡時間都要盡量控制喺10分鐘內,可以少唔可以多。做咗兩個星期之後,你就改為一日一次,再做兩個星期。」小惠續道﹕「仲有就係你每次都要喺同一個特定時間聯絡佢…….嗯……一於夜晚嘅十點半啦,呢段時間食完飯又未瞓覺,係最放鬆又最無聊嘅時候。」

我搔搔頭﹕「咁樣做有咩用呀﹖」

小惠白了我一眼﹕「講咗你都唔明啦,你照做就得啦,問咁多!」

我哼了一聲,心裏雖然不服氣,但卻怕她不再指點我。反正我現在也沒甚麼可以幹,就按小惠的說法做好了。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係呢﹖你頭先送佢哋落樓送咁耐嘅﹖」

小惠看著書,看也沒看我的答道﹕「女仔係多啲嘢講㗎啦!好出奇呀﹖」

我道﹕「你哋唔係識咗幾個鐘咋咩﹖有無咁快咁多嘢講呀﹖」

小惠瞥了我一眼,然後又埋首書本﹕「咁sem2我又同佢哋一班,又要幫你攞料喎,咁緊係要快啲打好關係啦。」

說著說著,我的電話響起,看一看是Fiona發來訊息,我馬上坐好。

「我返到屋企啦,今日真係好開心呀!」

「係呀﹖你就好啦!我就唔係幾開心啦……」

「嗯﹖咩事呀﹖」

「頭先你個蛋糕我剩係食咗一啖咋,真係勁唔開心囉……」

「嘻嘻!下次整過你食囉!」

「你話㗎!」

「係啦係啦,我去沖涼瞓覺啦!」

「good night~」

「good night~」

就是這樣,我們結束了對話。然後我心情愉快的去洗澡。洗完澡,只見小惠笑意盈盈,而且雙手如飛的按著電話。

她在跟誰whatsapp呢﹖她才來了兩個星期,除了我們應該沒認識到甚麼朋友吧﹖難不成是男的﹖我又在想甚麼﹖我又吃醋嗎﹖難道我真的喜歡了小惠﹖不會的,不會的,一定是因為她是我未來老婆的原因,我才會這麼在意她。現在我應該一心一意的去追求Fiona才是。

想到這裏,我又打開了跟Fiona的對話,赫然發現Fiona的最後上線時間是一分鐘前。這又令到我胡思亂想﹕『Fiona又話沖涼瞓覺嘅﹖而家又同邊個傾偈呢﹖唔通係Mandy﹖』

我在胡思亂想下,迷迷糊糊就睡著了。然後我做了好幾個怪夢,有時拖著Fiona,有時又拖著小惠,有時又左擁右抱,最後竟夢到未來的自己回來找自己算帳,說我搶走了他的老婆。

「呵欠…………」一覺醒來,頭有點痛,是因為做了太多怪夢嗎?

我看了看對面床,小惠竟然不在?才早上十時多,她到那裏去了?不會是跟男人約會吧?(靠!我又在胡思亂想!)

很久沒回家了,還是回家住幾天吧。

我打電話給媽說會回家住幾天,又whatsapp小惠告知她我這幾天也不會在宿舍,就回家了。

還有差不多一個星期才開始下學期,我也沒甚麼事做,就找朋友踢足球、打籃球消磨時間,還有就是晚上按照小惠的吩咐跟Fiona聯繫聯繫。
電話響起,小惠的訊息來了。

「喂!你聽日得唔得閒,同我去個地方」小惠對我的語氣一直不是很客氣。

「我諗住約班friend聽日踢波喎……」假期只剩兩天而已,對著朋友當然比對著這個麻煩女人好得多。

「咁踢波重要定Fiona重要呀?」小惠出了王牌。

「關咩事呀?……」我聯想不到明天和小惠去個地方跟Fiona有甚麼關係。

「咁你去唔去呀﹖」ok,你贏。

「時間,地點?」其實她只是通知我罷了,根本沒想過要徵求我同意。

「朝早9點半,九龍塘地鐵站月台等」

『嘩!唔駛咁早呀?返學都無咁慘啦!』

 

集數列表

 

出處: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