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先生

《我老婆教我追女仔》第六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abriel Saldan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abriel Saldana

 

 

「小惠呀,係咁嘅…有個問題想問吓你呀…」我忸忸怩怩的道。

小惠瞄了我一眼﹕「有咩就直接講啦,你呢個衰樣好嘔心呀!」

「無…係咁嘅…係呢…你知唔知呢…嚟緊sem2 Fiona會揀咩P.E.堂呀?」

小惠淡淡的道﹕「我知呀。」

「係?!」我高興萬分,小惠果然辦事得力!

「咁係咩呀?」我熱切期待的看著她。

小惠看也沒看我繼續看書﹕「做咩要話你知呀?」

我馬上拉長了臉﹕「你唔係會幫我咩?」

「咁都要睇吓你抵唔抵幫㗎。」

「緊係抵啦!抵到爛呀!」我括不知恥的道。

小惠「哼」了一聲﹕「說好的半島high tea呢?」

我面有難色﹕「大人你唔係唔知小人呢排手緊啦……下個禮拜!下個禮拜一定同你去!」

小惠得勢饒不人﹕「寫.欠.單!」

「吓?……」想不到她做得這麼盡。

小惠囂張的看著我﹕「唔寫罷就。」

「寫寫寫,即刻寫!」我無奈就範。

頃刻。

「哈!咁就差唔多!」小惠拿著欠單得意洋洋,然後又道﹕「如果你唔照做呢,我就放上facebook,寫哂前因後果,睇你仲點追Fiona?」

『喂喂!你唔係返嚟幫我嘅咩?』我真的想不透小惠在想些甚麼。

我點頭哈腰﹕「係嘅係嘅。咁……你可以話我知Fiona報咗咩未?」

「社交舞。」

我楞了一下,重覆她的說話﹕「社交…舞…﹖」

就是這樣,我下學期的P.E.課就選了社交舞。

「小惠,我好緊張呀!」我坐立不安。

小惠不屑道﹕「緊張咩啫?又唔係叫你同Fiona表白。」

「咁話哂我咁大個仔都未跳過舞呀嘛…」

「駛乜驚啫!有我呀嘛!」小惠充滿信心。

我非常驚訝﹕「你識﹖!」

「唔識喎。」

「咁你又話…….」

「跳舞嘅嘢,來來去去都係咁啦,容乜易!」

說著說著,我們已經走進活動室,Fiona赫然坐在一旁。

我故作驚訝的走過去﹕「咦﹖你又係揀咗社交舞呀﹖」

Fiona一臉驚訝的看著我﹕「係呀,又會咁啱嘅﹖」接著又看了小惠一眼。

我搔了搔頭﹕「係喎,我嚟到見到小惠已經覺得好出奇啦,估唔到會見到你喎。」

Fiona奇道﹕「你又會揀跳舞嘅,你唔係鐘意打波咩﹖」

我笑道﹕「咁難得有得學跳舞喎,點都試吓啦,波幾時都有得打啦。」

小惠撅撅嘴﹕「唔好話你想藉機可以同女仔有親密接觸﹖」

我滿臉通紅,雙手亂揮﹕「你…你唔好聽佢亂講呀……」

『死小惠!就算係真都唔駛當住Fiona面講出嚟呀﹖』

Fiona掩嘴一笑﹕「我知小惠係講笑啫。」

就在這時,老師對大家說話﹕「好喇各位,今日係第一堂,大家各自搵一個partner先,嚟緊呢個學期都會同你個partner一齊跳舞㗎啦。」教社交舞的老師是一位中年女士。

其中一個同學舉手問﹕「係咪一定要男配女﹖」

老師回答﹕「最好係啦,不過唔係都唔緊要,始終我哋女多男少。」

聽罷老師的宣布,我們三人你眼望我眼。我當然想當Fiona的舞伴,但撇下小惠又有點兒那個,但我又不可能跟小惠一組,那怎麼辦﹖她倆一組嗎﹖那我來幹甚麼﹖

就在我苦苦思索時,小惠天賴的聲音傳來﹕「我要去搵過靚仔做partner啦,拜~」說罷就走開了。

噢!小惠我愛死你了!

我偷偷的瞥了Fiona一眼,正好跟她的目光對上,我臉上一紅,然後「咳」一聲,裝模作樣道﹕「May I be your partner﹖」

Fiona噗嗤一笑﹕「My pleasure!」

分組完畢,同學們兩個兩個的站在一起,我看到小惠真的找了個高大俊朗的男生做舞伴,還笑語盈盈的跟對方交談,我心裏有點不是味兒。

老師見每個同學都已經找到舞伴,就拍一拍手﹕「好喇。都有partner啦嘛…好,咁我哋今個學期會教幾隻basic嘅社交舞。有慢三、快三、慢四同快四,如果大家學得快嘅仲可以教埋Rumba或者Cha-Cha。就睇吓你哋學到幾多喇。至於考試方面就由四隻basic舞步裏面你哋自己揀兩隻嚟跳,就係咁簡單。」老師頓了頓,道﹕「咁我哋而家開始喇……嗰位女同學出一出嚟同我做個示範。」說罷指了指左手邊一位短髮女生。

那位女生有點緊張的走出去,老師笑道﹕「唔駛咁緊張,嗱,你做女方,我做男方,隻手咁樣放……」說罷左手握著女生的右手,右手輕輕的放在女生背部中間較上方,然後將女生的左手放在自己右手臂上,讓她的手掌搭著自己的肩膊。

擺好姿勢後,老師環顧四周道﹕「大家睇清楚個姿勢點擺未﹖呢個叫做慢三,係由華爾茲簡化而嚟,顧明思義,佢係三拍三拍咁跳。好,大家睇清楚啦。」然後轉頭跟那女生道﹕「同學,你睇住我隻腳點郁跟住就得啦,我會跳得好慢,你可以慢慢跟,ok﹖」

「o…ok。」

然後老師就「一、二、三、一、二、三」咁慢慢喺一個範圍裏面重覆移動著。女生剛開始還有點手忙腳亂,但一會後就很順利的跟著老師的舞步。

我跟Fiona耳語﹕「好似好簡單咋喎。」

Fiona點了點頭﹕「嗯,啲舞步都係不斷重覆,所以唔難。」

老師見女生已經可以跟著她舞步,就說﹕「咁我而家會移得大範圍啲,同埋會轉圈囉喎。」說罷將步距加大,再加上轉圈。跟剛才一樣,女生開始時跟不到節拍,但不久後又很順利的跳下去。

「就係咁樣。」老師停止了示範。

「好,到你哋啦,開始時我會用一個慢啲嘅音樂,之後會慢慢加快。咁大家同個partner一齊擺好個姿勢先。」

我緊張的看著Fiona,然後遞起了左手。Fiona慢慢的將右手搭上來……

這就是Fiona的手嗎﹖軟軟的,滑滑的……我…我終於牽著Fiona的手了!我在做夢嗎﹖

「呀Sam,你隻右手要貼住我背脊呀。」Fiona看我呆呆的只是牽著她的手,提醒道。

「哦……哦!係……」我的右手微微顫抖,輕輕的貼著她的後背。

咦﹖怎麼觸感有些不對勁﹖

「啊!對唔住……」我像觸電般的縮手,因為剎那間醒悟到我隔著薄薄的體育服碰到她的內衣扣了。

Fiona俏臉一紅,靦腆道﹕「唔…唔緊要,你掂住啦。」

我滿臉通紅﹕「哦…哦……」

我避開內衣扣的位置,將手輕輕碰著Fiona的背部。但即使只是這種隔靴搔癢式的碰觸,已經足夠讓我心跳加速,小鹿亂撞了。

「你好緊張呀﹖你隻手出哂汗啦…」Fiona問道。

我本想答不是再找個理由掩飾一下,但腦海靈光一閃,如實的答道﹕「係…係呀……拖住個靚女真…真係好緊張呀……」我還要誇張的抬起手臂抹一下額上旳汗。

Fiona噗哧一笑﹕「仲識口花花即係唔緊張啦!」

「呢位同學,你隻手要擺呢度,兩個人個身要貼啲。」老師走過來糾正我倆的姿勢。

我們被老師一弄,我的手已經緊貼著Fiona的背,而且我倆之間的距離已經差不多到達胸貼胸的程度。

我強忍著擁她入懷的衝動,偷偷瞄了她一眼,只見她滿臉紅暈,默默的等待著音樂。

音樂響起,我們慢慢的跟著音樂舞動。剛開始時大家都不熟練,所以不時有些腳踏腳的場面。每次差不多跌倒,我都捉得Fiona緊緊的,讓她的身體靠著我,而每次的身體碰觸,都讓我心神盪漾一番。

過了一會,我跟Fiona都熟識了舞步,開始越跳越暢順,我腦袋開始可以跳出來思考。

我腳下不停步,嘴巴開始跟Fiona閒聊﹕「點呀﹖ok嘛﹖」

Fiona看著我笑笑﹕「ok呀,又幾好玩喎!」

啪,音樂驀然停止了,我倆不自覺的停下來,然後老師的聲音傳來﹕「大家都跳得唔錯,而家可以休息一陣先。」

甚麼嘛﹖正和Fiona跳得高興,怎麼這麼快就要休息﹖我還想繼續啊!

想是這麼想,我還是和Fiona到一邊的長椅坐下。

這時候,小惠走過來,看著我們,一臉曖昧的道﹕「咦﹖你哋做咩仲拖住手嘅﹖跳到唔捨得放開呀﹖」

甚麼﹖﹖﹖我還牽著Fiona的手嗎﹖

我看了看,馬上嚇得縮了回來,一臉窘困,手足無措﹕「sor…sorry呀,我…我都唔記得咗……」

Fiona也是害羞得雙頰緋紅﹕「無…無嘢呀……」

我狠狠的瞪了小惠一眼,怪她破壞了我的好事。

小惠裝了個鬼臉,然後坐到Fiona旁邊道﹕「Fiona你要小心啲呀!有啲衣冠禽獸會借啲意跳舞嗰陣抽你水㗎!」

我怒視小惠﹕「盧家惠你講咩呀!……」

小惠伸了伸舌頭﹕「我又唔係話你,你咁緊張做咩啫﹖」

我一時為之氣結。

Fiona微笑道﹕「小惠你唔好玩佢啦。」

小惠「哼」一聲﹕「有人自己心虛咋嘛,關我咩事喎~」

這時候老師道﹕「好喇,今次我哋試吓換partner,大家各自去搵另一個partner,再練過頭先隻慢三。」

小惠一把拉起了Fiona,道﹕「今次我要同Fiona跳,無你份啦拜~」

我反應不過來,呆呆的站著。不多久,就好像只剩下我跟小惠的舞伴了。對,就是那個高大俊朗的傢伙。

高大衰苦笑道﹕「睇嚟今次我哋要一組啦……」

怎麼﹖很難為你嗎﹖要苦笑的應該是我吧﹖

音樂響起,因為高大衰比我高出了半個頭,所以很順理成章的當了男方,扶著我的背。

我直覺上覺得這個男的很討厭,而且給他一直掃著背的感覺實在太嘔心了,所以我一開始就已經黑著臉。

高大衰卻沒有留意我的表情,和我搭訕道﹕「喂!你個partner都幾靚喎,識得㗎﹖」然後一直望著小惠她們。

我十分介意他的目光在小惠和Fiona身上掃射,所以臉色又再黑了黑。

他沒有在意我沒有理會他,自顧自的說下去﹕「不過我個partner都好靚!同你嗰個有揮!」說罷還要「嘿嘿」笑出聲來。

『條仆街仲喺度淫笑﹖果然係衣冠禽獸!』

我的臉色更加有如包青天,正想踏他的腳背讓他失平衡跌倒,突然又轉念收腿。

『而家就咁踩落去咪益咗佢﹖我起碼都要踩佢第三隻腳啦!』

於是我馬上思索著有甚麼方法可以教訓他,想著想著老師的聲音又傳來了。

高大衰聽後一臉興奮的走過去小惠她們那邊,不知跟她們說了甚麼,小惠就走了過來,只剩下Fiona和高大衰在那邊。

「喂!做咩呆哂呀﹖跳舞啦!」小惠抓起我的手。

「吓﹖咩呀﹖」我還在發呆,搞不清狀況。

小惠沒好氣﹕「換partner呀!」

「咩話﹖」我驚叫。

整個班房的同學都看了看我們。

「作死呀﹖咁大聲鬼叫做咩呀﹖」小惠扭了我手臂一下。

我沒理會臂上傳來的痛楚,急道﹕「做咩比Fiona同嗰條友跳舞呀﹖」

小惠白了我一眼﹕「咩嗰條友呀﹖人哋有名㗎!」又道﹕「人哋高大靚仔又有禮貌,有咩問題﹖」

我急道﹕「你唔明㗎啦……唉呀,點算呀……」

小惠「唓」一聲﹕「跳隻舞啫,又唔會比佢食咗,你驚咩呀!」

我急無可急﹕「就係驚比佢『食』咗呀!唔得!」我拉著小惠走到他們旁邊跳舞。

我一直用死魚眼瞪著高大衰,留意著他有沒有對Fiona不軌。只見他只是正經百八的跳著舞,手還是放在應該放的地方。

「呀!你踩到我啦!」小惠尖叫著。

我這個時候自然沒法好好的跳舞。

小惠不滿﹕「死人頭!專心啲得唔得呀!剩係掛住你個Fiona!」又捏了捏我的手臂。

「係啦係啦!」我敷衍道,目光還是注視著他們。

「妖!」小惠狠狠的踏我的腳背。

「呀!」我痛得抱起受傷的腿在單腳跳。

整個班房都停下來看著我。

「同學無事呀嘛﹖」老師走過來關懷的問道。

「無…無無……」我痛得眼淚水也擠出來了。

老師看一看手錶﹕「時間都差唔多,呢位同學又受咗傷,我哋今堂就上到呢度啦。」

我目光四處搜索﹕『死小惠走咗去邊﹖唔踩返你我唔姓陳!』

然後竟然看到小惠看也沒看我,就跟高大衰有說有笑的離開了。

我驚怒的瞪大雙眼﹕『仲要當住我面跟佬走﹖!真係當我死㗎﹖』

我想追上去,可是受傷的腿發不到力,害得我又差點跌倒。

我唯有原地坐下搓著受傷的腳掌,Fiona坐過來關懷的問道﹕「你無事呀嘛﹖」

我雖然很痛,但還是裝作沒事﹕「無…我無事……」然後又想站起來。

Fiona馬上扶著搖搖欲墜的我﹕「唉呀,我扶你返Hall啦。」

哈!想不到被小惠踏了一腳竟然有便宜可以撿,真走運!

『哼!今次我就比面Fiona,嗰一腳就算數!不過你唔理我同高大衰走咗去呢一筆我一定同你計!』

我裝作不好意思﹕「但…但會唔會阻住你上堂呀﹖」我明知故問,其實小惠已經將Fiona的時間表給了我。

Fiona搖了搖頭﹕「我下晝先有堂。」然後將我的一隻手搭上她的肩膊,再用手摟著我的腰將我扶起來。

我裝作一臉痛苦的站起來(痛是真的痛啦,不過沒我裝的那麼誇張),Fiona看我痛得臉容扭曲,擔心道﹕「會唔會係傷到啲骨呀﹖不如call白車啦﹖」

我急道﹕「唔…唔駛,我係啱啱企起身嗰吓痛啲啫,企咗起身就無咁痛啦。」我馬上調整一下痛苦的表情。

Fiona還是有點擔心﹕「咁你行到嘛﹖」

我眼珠子一轉﹕「行就行到,不過要慢啲囉。」嘿嘿!越慢越好呀!

「咁我哋慢慢行啦。」

然後Fiona就攙扶著我,一拐一拐的離開。

由體育館回宿舍的路程平時只有十分鐘左右,但我們足足走了半小時。

『唉……如果可以一直行落去就好啦……』我一邊享受著與Fiona的親密接觸,一邊嘆息著幸福的時光總有完結的時候。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已經回到宿舍門口。

我放開Fiona肩膊﹕「唔該哂你呀,我自己上去得啦。」然後拐著的走了一兩步,又假裝站不穩要倒下。

Fiona馬上走上前扶起我﹕「我扶埋你上去啦。」

我不好意思﹕「真係唔該哂你呀!」Yeah!成功了!

Fiona笑笑﹕「傻啦。」

鏡頭一轉,我們已經到了房門口。

『好彩平時都有執房啫,唔係都唔知比唔比Fiona入去好。』正當我沾沾自喜,拿著匙卡想開門時,突然想起某事。

『仆街啦!我唔記得而家係同小惠同房添,比Fiona見到啲女仔嘢咪死﹖』

我開門的動作停了下來,正在想用甚麼藉口不讓Fiona進去。

Fiona見我還沒開門,問道﹕「做咩仲唔開門呀﹖」

我冷汗直冒,心虛道﹕「…無…我突然間諗起間房未執好鬼亂啫……」不知道這個原因能不能忽悠她。

Fiona微微一笑﹕「男仔房係亂啲㗎啦,怕咩啫。」接著就將我的匙卡插了進去,再拉一拉把手開門。

『金翅仆街鳥…..』我硬著頭皮讓Fiona扶了進去。

「右…右手邊係我…我嘅……」我手震震的指著右邊的床位。

Fiona笑了起來﹕「又話好亂嘅﹖仲整齊過我間房喎。」的確,我最討厭東西四處放,所以我那一邊可以用整齊乾淨四個字形容。

Fiona又看了看凌亂不堪的左手邊,奇道﹕「你唔係同樂言同房咩﹖點解佢咁多公仔呀,化妝品呀,喺張床度嘅﹖」

我面青唇白﹕「嗰…嗰啲嘢…係…係佢女朋友㗎……」

Fiona恍然大悟,然後又笑道﹕「唔怪得你話要執吓間房啦,我仲以為係你啲嘢好亂添,哈哈。」

我暗呼一口氣,看來她沒有看穿。

我慢慢走到床沿坐下﹕「係呀!樂言同佢女朋友囉,兩個人都哩咁hea,啲嘢又四圍擺又唔執喎,咪咁囉。」我說的當然是盧家惠這個極品美少女啦!

Fiona「格」的一聲嬌笑﹕「咁好彩佢無擺埋去你嗰邊啫。」然後拿起椅子坐到我旁邊。

「哼!佢敢﹖」如果小惠侵占我的領土,我一定將那些東西丟出窗外。

Fiona噗哧一笑﹕「好喇!除咗隻鞋睇吓隻腳點﹖」

我慢慢將鞋襪脫下,只見腳背紅紅的腫起了一塊,周圍隱約見到瘀青。

我心內抱怨﹕『死小惠!駛唔駛踩得咁大力呀!』

Fiona眉頭一皺﹕「好似腫得好犀利喎,你有無跌打酒呀﹖」

「樂言好似有。」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因為Fiona馬上走到小惠滿佈雜物的書桌面查看。

我怕她找到小惠的個人物品,馬上道﹕「呀!…呀我諗起枝跌打酒應該喺佢女朋友間房,你唔…唔駛搵啦,我打比佢啦。」

言畢,我馬上打給樂言。

「喂樂言,你喺唔喺六樓呀﹖」

………………………

「無,諗住問你借枝跌打酒啫。」

………………………

「Thank you。咁我而家落嚟攞啦。」

我掛上了電話,對Fiona道﹕「你喺度坐陣先啦,我落去攞。」

我正想站起,Fiona已經按著我的肩讓我坐下﹕「你咁樣點落去呀,我幫你攞啦,樂言幾號房﹖」

我楞了一下﹕「哦……609。」

Fiona吩咐道﹕「你乖乖坐喺度唔準亂咁走呀。」

我雙手高舉﹕「知道啦,大人。」

Fiona笑一笑就離開房間了。

還好小惠踏傷我的腿,不然也沒機會跟Fiona有如此親密的接觸。跟她的關係又好像進一步了,不知道現在跟她表白會不會成功呢﹖唉……算了,還是再醞釀一下吧,我可不想像將來的我留下一個遺憾。

我想著想著,突然想起一件要緊事要馬上做的,就是檢查清楚小惠有沒有留下她的個人物品在房內,例如是相片甚麼的,免得Fiona有機會看到。

我馬上掃視了她的床,那些毛公仔和化妝品甚麼的都沒關係,我再走到她書桌查看了一下,都是些書本呀,CD等的東西,相片倒是沒有。

我呼了一口氣,回到床邊坐下,應該沒有破綻吧。

一會兒後,Fiona拿了跌打酒回來,她又看了看凌亂的左手邊,表情好像有點不自然。

我沒有在意,向Fiona道謝﹕「唔該哂你呀。」然後伸手向她拿跌打酒。

Fiona沒有將跌打酒遞給我,逕自的坐在我旁邊,然後柔聲道﹕「我幫你搽啦。」

『What﹖我無聽錯嗎﹖Fiona自己提議幫我搽跌打酒﹖佢知唔知跌打酒搽完仲要捽㗎﹖』

雖然我恨不得馬上提腿放到她手上,塗完腳背再脫光光讓她在我身上塗跌打酒,但我還是不好思意的道﹕「咁…咁唔係幾好嘅……」

Fiona鼓起腮,嗔道﹕「你自己搽發唔到力捽唔散啲瘀㗎,快啲遞隻腳上嚟!」

我完敗於她可愛的生氣模樣,紅著臉將腿擱在她的大腿上。

她倒了一點跌打酒在手上,然後輕輕的塗在我的腳背上,她邊塗邊道﹕「如果痛你出聲喎,我會細力啲。」

「嗯。」

她慢慢的用掌心在我的腳背揉著,還不時溫柔的看看我有沒有很痛。

痛其實是有一點痛啦,但給Fiona柔軟的小手揉著,我就舒服得差點要呻吟出來了。

就在我享受著時,咔喳一聲,房門突然打開了。

「咦﹖」小惠和Fiona同時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仆街啦!小惠做咩返咗嚟呀﹖咁Fiona咪知小惠住喺度﹖點算﹖點算﹖』

我心裏著急,一臉惶恐的瞧向小惠。

小惠好像猜到了發生甚麼事,若無其事的問Fiona﹕「Fiona你做咩喺度嘅﹖仲要同個衰人捽腳添呀﹖呢啲人駛乜對佢咁好喎。」

Fiona笑了笑﹕「呀Sam佢受咗傷唔方便嘛。」頓了頓之後,奇道﹕「點解小惠你會喺度嘅﹖」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我的背上已經滲出了冷汗……

小惠若無其事的走到床邊,拿起了床上一些化妝品﹕「無呀,我問roommate借啲嘢,佢話擺咗上嚟,咁我咪問樂言借匙卡上嚟攞囉。」

噢小惠!我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這麼短的時間竟然知道問題的癥結所在,還想出了一個完美的藉口!

Fiona還是一臉疑惑,我馬上解釋﹕「小惠個roommate就係樂言個女朋友Kitty呀。」

Fiona恍然大悟。

「我唔阻你哋啦,拜~」小惠說罷就離開了。

「唉…唉哎……」Fiona不知在想些甚麼,突然揉得很用力,我忍不住叫痛。

Fiona一臉歉意﹕「呀…對…對唔住呀……好痛呀﹖」

我馬上道﹕「唔係呀,越痛啲瘀先散得越快㗎嘛。」

Fiona聞言馬上更加用力,挑皮的笑道﹕「係咪咁呀~」

「呀…痛…痛痛……」我面容扭曲,真心道。

Fiona微微一笑﹕「好啦,差唔多啦,你自己臨瞓再捽吓啦。」說罷走到廁所洗手。

「係呢,肚餓未呀﹖一齊食飯啦!」我見已經是午飯時間便說。

Fiona皺一皺眉﹕「你咁樣點落去食飯呀﹖」

我狡猾的笑道﹕「有你扶我嘛,怕咩啫﹖」

Fiona俏臉一紅,「哼」一聲,然後沒作聲就伸手扶起我。

我被Fiona攙扶著慢慢走到樓下的宿舍飯堂。

Fiona讓我坐下之後道﹕「你想食咩呀﹖我去買喇。」

我聳聳肩﹕「我無所謂呀,是旦得啦。」

Fiona笑道﹕「咁我真係是旦買㗎啦。」

「得啦!信得過你喎,快啲去啦~」我推了推她。

Fiona走開後,我馬上whatsapp給小惠。

「我哋走咗啦,你可以返房啦」

想了一想,又再發多一個訊息。

「頭先唔該哂你」

我等了一會,Fiona就捧了兩碟燒味飯回來。

我看罷笑了笑﹕「做咩呀﹖你好鐘意食燒味㗎﹖」

Fiona臉紅了一紅﹕「唔…唔係呀,我諗住你哋啲男仔應該鐘意食咋,我今日又有啲想食叉燒喎,你ok嘛﹖」

我搖了搖頭﹕「唔ok呀。」

Fiona大急﹕「吓﹖咁…咁點算呀﹖……」

我看著她著急的模樣,笑道﹕「係我個肚餓到扁哂唔ok呀,快啲坐低食啦!」

Fiona白了我一眼,就坐了下來。

我伸手想拿起一碟飯,啪的一聲,Fiona伸手打了我一下。

我愕然的看著Fiona,她撇撇嘴道﹕「你頭先話唔ok嘛,而家無得食。」

「吓﹖…………」我放下手,一臉饞嘴的看著她。

Fiona吃了兩口,偷偷望了我一眼,忍不住笑了出來﹕「好啦好啦,比你食啦,你個為食樣真係好衰呀!」然後將叉燒飯遞給我。

我看了看,將叉燒都送到她的碟子,吃起白飯來。

Fiona吃了一驚﹕「做咩呀﹖你唔鐘意食叉燒呀﹖」

我嘴裏含著一口飯,模糊的道﹕「你鐘意食呀嘛。」

Fiona笑道﹕「傻瓜,我邊食得哂呀。」說罷將大半的叉燒給了我,又夾了些雞給我。

「你夠唔夠呀﹖」我見她夾了很多雞給我,我又將叉燒夾回給她。

Fiona嗔道﹕「好啦,唔好再夾嚟夾去啦!你睇吓我哋碟飯!」說罷指著枱上亂七八糟的兩碟飯。

我倆一起看了看兩碟叉雞飯,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咬了一口叉燒,道﹕「係呢,你有無興趣去睇雀呀﹖」

Fiona聞言興奮起來﹕「有呀!不過問過Mandy同小惠,佢哋又話對戶外活動無與趣,都無人陪我去……」說罷又一臉失望。

『小惠上次同我去不知幾興奮!唔通佢係專登拒絕Fiona,等我可以單獨約佢﹖』

我沒有想太多,馬上打蛇隨棍上﹕「而家冬天,天氣涼涼地又無蚊,不如我哋去濕地公園睇囉!」

Fiona想了一想,突然臉上泛起紅暈﹕「哦…好呀……」

「咁你有無day off呀﹖我諗閒日去會無咁多人。」我早知道Fiona在星期五day off,所以我也調到跟她一樣。

「星期五。」

「咁我哋下星期五去啦,要等我隻腳好返。」我指一指受傷的腿。

Fiona微笑﹕「好呀。」

********************************************************************************************************************
「咦﹖點解係你嘅﹖」樂言開門看到我訝異的道。

「呀Sam整親隻腳,唔方便落嚟囉,我咪幫佢攞囉。」我解釋道。

「哦~」樂言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又道﹕「你入嚟先啦,我去攞枝跌打酒比你。」

我給他看得不好意思,「嗯」一聲就走進了房間,默默的站在門口位置。

「Hello!Fiona。」Kitty跟我打招呼。

「Hello!Kitty。」我禮貌上回應了一下。

我瞄了一下房間,Kitty坐在左邊的床上,那就是她的宿位吧。跟樓上樂言的宿位的色調都差不多,但卻整齊得多了。

我心裏暗笑,難道Kitty將所有雜物都放上去了嗎﹖

再看一看右手邊,無論是床單的色調,還是書桌上簡潔的東西,都不像是一個女生住過的痕跡,反而跟Sam的很相像,像是男生住的,Kitty的roommate是男生嗎﹖沒可能吧﹖還是只是個很男性化的女生﹖

對了,我想起了剛才在Sam的房間,在樂言書桌找跌打酒時,看到桌子上有一本只有Econ才需要修讀的課本,樂言跟Sam都是讀Account的,難道是Kitty的﹖沒可能吧﹖就算她是Year2或是Year3的,我也應該知道啊!

「係呢,Kitty你讀邊科㗎﹖」還是確認一下吧。

Kitty微笑道﹕「我讀中文㗎。」

中文﹖中文……那麼,那本書的主人是誰﹖……

「Fiona,跌打酒呀。」樂言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維。

「哦,唔該,咁我走先啦。」我有點心不在焉。

「係呢,呀Sam無咩嘢嘛﹖」樂言問道。

「無,隻腳瘀咗,唔係好方便行路囉。」

樂言笑道﹕「咁麻煩你幫我睇住佢囉喎,拜拜~」

「吓﹖…哦…拜拜……」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就離開了。

回到房間,我輕輕的幫Sam揉著腳背,心裏泛起了淡淡的幸福感覺。

我是怎麼了﹖剛才硬是要幫Sam揉腳背…我……我是喜歡了他嗎﹖

想到這裏,我不禁臉上一紅。

胡思亂想之際,房門突然打開。

小惠﹖怎麼她會進來的﹖找Sam嗎﹖但她怎麼會有匙卡﹖

小惠解釋是來跟roommate借點東西,才向樂言借了匙卡,原來她就是Kitty的roommate。

那麼說,那個很男性化的宿位就是小惠的吧﹖

我想來想去都覺得兩者很不協調,突然我又想起了樂言書桌上的那本Econ課本。

……Sam和樂言是roommate,小惠和Kitty是roommate,樂言和Kitty是情侶,小惠的宿位佈置很男性化,樂言的書桌上有一本Econ課本……

「唉…唉哎……」Sam叫起痛來。

我想著這些事情,一不小心就用錯了力道,我馬上一臉歉意的道歉。

幫Sam塗了跌打酒之後,我便扶著他到樓下的飯堂吃午飯。

「小姐,請問要啲咩﹖」

樂言和Kitty是情侶,那麼…若果樂言和小惠掉轉了房間的話……

「小姐,請問要啲咩呀﹖」收銀員大聲了一點再重覆問我。

我醒悟過來,馬上道﹕「A…A餐同B餐呀唔該。」

拿著收據,走到櫃台前,我將收據給了服務員,不久他就放了兩碟燒味飯在我的盤子上。

『吓﹖我買咗兩碟燒味飯呀﹖』我看了看收據,寫著叉燒飯,油雞飯……

還好Sam沒有挑剔甚麼,還吃得津津有味,而且他以為我真的想吃叉燒,將所有叉燒都給了我,我心裏馬上一甜。

他是在對我好嗎﹖但上次party時他也將蛋糕都給了小惠啊,而且…上星期又在青衣城看到他跟小惠牽著手……說起來,剛才小惠進房間時看到我雖然很驚訝,但卻沒有表示甚麼醋意,若果Sam真的跟她在拍拖的話,怎麼可能甚麼反應也沒有。但是有時小惠看著Sam的眼神,又好像很喜歡他的樣子,到底小惠對Sam……
********************************************************************************************************************

我心情愉快,吹著口哨回到房間。

小惠瞄了我一眼﹕「點呀﹖咁開心﹖隻腳無事啦﹖」

聽她提起傷處又馬上痛起來﹕「仲好講,駛唔駛踩得咁大力呀﹖」

小惠白了我一眼﹕「唔大力啲點比你呃到Fiona扶你返嚟,仲同你捽腳呀!」

的確是,這些全靠小惠,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說些甚麼。

我「哼」一聲﹕「嗰一腳就算數。」我頓了頓,又道﹕「乜你同嗰條友好熟咩﹖一落堂就同人走咗去﹖去邊呀﹖」

小惠瞪著我﹕「人哋叫呀Roy呀!」頓了一頓,又幽幽的道﹕「我同人去邊關你咩事啫﹖你都唔理我!」

我氣了上來﹕「我哋唔係講好咗咩,你唔可以同其他男仔行得咁埋個喎!」

小惠不屑道﹕「傾兩句,食個lunch就叫行得埋呀﹖你呢啲咩準則呀﹖」

我有點不可理喻﹕「總之……總之嗰個咩Roy就唔係好人啦!」

小惠嘲弄道﹕「你連人哋個名都唔知就知佢唔係好人喇﹖你都幾犀利喎!」

我急得滿臉通紅﹕「總之…總之……」

小惠沒讓我說下去,揮了揮手﹕「係好人壞人我自己識睇,唔駛你教我,我去上堂啦。」言畢就拿起手袋離開了。

我頽然的躺在床上,想著剛才的事。我也不知道為何每次看到小惠跟其他男生走近,我的反應就這麼過敏。聖誕party那次的Michael也是,今天的高大衰也是,心底心處總是有一絲絲的酸味,是醋意嗎﹖我搖了搖頭。不!我喜歡的是Fiona,而且小惠是將來的我的老婆啊,朋友妻尚且不可窺,何況是自己的﹖甚麼嘛,將來的自己不就是自己嗎﹖唉…我在想些甚麼﹖……

我在雜七雜八的想著,也是不得要領,唯有放棄。

 

 

集數列表

 

出處: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