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先生

《我老婆教我追女仔》 第七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Wyatt Fisher take tw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Wyatt Fisher take two

 

「一陣食完lunch返上去打返鋪機先啦!」

「唔啦,我尋晚打機打到今朝5點呀,我好眼瞓呀……」

「叫咗你唔好人哋瞓覺你就打機㗎啦,餐餐都甩我哋底。」

「呵欠……咁我慣咗呀嘛。」

「都唔知你係咪真係打機嘅,次次都要趁夜晚無人先打,九成九係打飛機扮打機。」

「咪就係,呀君你搵日扮瞓咗,再睇吓佢係咪真係喺度打機。」

「咁無聊㗎你哋,打飛機邊可以打到朝早5點呀?」

「咁又係,比盡你咪兩分鐘貨仔,咁我哋就信你一次啦!」

「屌…….」Michael無語。

說著笑著,我們已經走進宿舍飯堂。

「我要C餐可樂。」

「我要D餐凍檸茶。」

呀君和Michael說出要吃甚麼就去了找坐位。

「食咩好呢?……」樂言在自言自語。

我四處張望,看看哪裏有秀色可餐的美女拌飯,赫然發現高大衰坐在靠窗的一邊,好像正在等候甚麼人。

『唔係約咗小惠呀?』我有點擔心,馬上四處找尋小惠的蹤影。

但想了一想,小惠應該在上課,我馬上呼了一口氣。

轉念一想,坐在他背後看看他約了甚麼人也好。

坐言起行,我拍一拍樂言﹕「幫我買埋,我要D餐凍檸茶。」說罷就一枝箭似的離開了。

樂言楞了一下,朝我背影喊道﹕「喂!我一個人點攞四份呀?」

我頭也沒回﹕「我去叫Michael幫你手。」

我馬上走到呀君和Michael身邊,向Michael道﹕「Michael,你去幫樂言拎嘢先。呀君,我哋坐第二度。」

他倆瞪著我,有點不明所以,我急道﹕「快啦,一陣同你哋解釋。」

他倆互望一眼,沒說甚麼就照做了。

我示意呀君跟在我身後,然後我鬼鬼祟祟的從另一邊繞到高大衰身後的椅子坐下。

呀君坐在我身邊後一臉疑問的看著我,我將食指放在唇邊示意安靜,然後又指一指背後的方向。

呀君用眼角瞄了一下背後,就沒有再說甚麼。

一會後,樂言和Michael捧著餐回來,正當Michael想開口問我時,我拿出電話讓他們看我打在上面的字。

「我目及緊後面條友,你哋好似平時咁傾偈,我唔會出聲同埋唔好叫我個名,費時比佢認得」

他們點了點頭,像平時般邊吃飯邊聊天,我慢慢的吃著飯,全副心神都留意著背後的動靜。

突然呀君拍一拍我,示意我看他的電話。

「乜水﹖」

我拿起他的電話,正想輸入甚麼,突然聽到背後傳來聲音。

「喂Roy,咁早到﹖」一把男聲響起。

「你遲啫。」Roy淡淡的道。

「食咩呀﹖我請。」

「肉醬意粉,可樂。」Roy的語氣還是很平淡。

男聲應了一聲就離開了,我因為背著他們看不到,他應該是去買飯吧。

背後重歸寧靜,我繼續在呀君的電話上寫字。

「仆街一名,小惠在社交舞堂的partner」

我遞給他們看了看,他們都知道我、小惠和Fiona都報了社交舞,所以表示明白的點了點頭,呀君和Michael顯得更加留意背後。

沒多久,Michael給了我一個眼神,看來那個男的回來了。

只聽得背後有一些拉開椅子和盤碟的聲音,不一會,Roy的聲音傳來。

「點呀你,同你班嗰個靚女點呀﹖追到手未啫﹖」

「未呀…無咩進展,唔知點入手好……」男聲語氣無奈。

「哈!咁撚咋㗎你,搞咗咁耐都未搞掂!」Roy笑道。

「唉…你唔知㗎啦,佢個friend成日喺側邊磅住佢,好難埋身呀……」

Roy語氣有點理解﹕「咁通常靚女側邊都會有幾件八婆豬扒friend嘅。」

男聲笑道﹕「哈!咁你今次就錯喇!佢個friend都幾靚㗎,喺我哋班都排頭幾位。」

Roy笑道﹕「咁你溝埋佢咪得囉!」

男聲嘆了口氣﹕「你估我係你咩Roy少,而且佢好鬼辣,唔係個個哽得落……」

Roy的語氣充滿興趣﹕「係﹖有機會介紹我識呀!我最鐘意挑戰難度,話唔定可以幫你駛走佢添喎!」

『我諗得無錯,呢個仆街Roy果然係賤人一名。』

男聲充滿喜悅﹕「係﹖下次搵個機會介紹比你識。」

Roy笑道﹕「見你介紹個靚女我識,咪話我唔幫你啦。溝女嘅嘢,都係四個字啫。」

男聲心急問道﹕「邊四個字呀﹖」

Roy一字一頓﹕「投.其.所.好。」然後續道﹕「明啦﹖」

背後沉默了一會,然後男聲道﹕「嗯!明哂!」他頓了頓,續道﹕「你又話喺P.E.堂識咗個靚女嘅﹖有無相先﹖無圖無真相喎!」

我聽到這裏,馬上精神一振,心想戲肉來了。

Roy笑道﹕「努力緊啦,約緊佢,或者下次同佢食飯叫埋你呀。」

男聲笑道﹕「費事阻住你撐枱腳啦,我都係好奇啫,你話聲我知我過嚟望一望就得啦。」

「好呀!」

接著他們說的事都是與小惠無關,過不多久,他們吃完飯就聯袂離開。

「Sam,頭先嗰個Roy講嘅就係小惠﹖」呀君問道。

我點了點頭。

「話時話,你同小惠呢排搞咩呀﹖呢個星期見你哋已經唔係好妥啦,尋晚食飯嗰陣你兩個仲要分開坐,又唔講嘢,嗌交呀﹖」樂言問道。

「唉……唔好提,咪就係嗰個仆街Roy囉。」

我又想起了昨天P.E.課的事。

********************************************************************************************************************
「Sam,你今日做咩呀﹖心不在焉咁嘅﹖」我望一望Samuel。

Samuel的目光一直跟隨著一個方向,聽到我的說話,馬上看著我﹕「吓﹖無…無呀。」

我們繼續順著音樂跳舞。不多久,Samuel的眼睛又飄到遠方,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見是小惠和Roy他倆。

『呀Sam做咩係咁望住佢哋,係咪有咩事呢﹖』

我想著想著,發現Samuel的表情變得咬牙切齒,我看過去小惠跟Roy他倆,只見他們邊跳舞邊聊天,小惠還不時發出格格嬌笑聲。每當小惠的笑聲傳來時,Samuel牽著我的手都緊握了一下。

我心裏有點不自然,柔聲道﹕「Sam,係咪小惠佢哋有咩事呀﹖」

Samuel臉紅了一下﹕「無…無呀……」他頓了一頓又道﹕「我覺得嗰個呀Roy唔係好人。」

「Roy﹖」我想起上星期換partner有跟他跳過一會舞,對他的印象還算不錯。

我想了一想,道﹕「Roy份人都斯斯文文呀,幾有禮貌呀,又風趣。」

Samuel邊搖頭邊瞪著小惠他們﹕「你唔明啦,有啲嘢睇外表睇唔出。」

突然,Samuel牽著我朝小惠他們的方向移過去,然後我就聽到Roy叫了一聲。

「唉哎!」只見Roy突然失去平衡跌倒了。

「你無事呀嘛﹖」小惠伸手扶起了Roy,然後就怒瞪著Samuel﹕「你做咩kick人呀!」

「Sorry喎,我唔小心咋。」Samuel輕挑道。

小惠怒道﹕「哼!你擺明就特登啦!」然後轉而柔聲問Roy﹕「你無事呀嘛﹖」

Roy微笑﹕「我無事呀。我諗佢都係唔小心啫。」

這時候,老師的聲音傳來﹕「同學,今日時間差唔多喇,我哋就練到呢度啦。」

小惠怒瞪著Samuel,「哼」一聲就和Roy離開了。

只見Samuel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眼神帶著一絲憤怒,又帶著一絲悲傷,又像隱含著一絲醋意。

我的心裏隱隱抽搐了一下,他是在吃醋嗎﹖

我又反問自己,我怎麼這麼在意他﹖我又在吃醋了嗎﹖

我吸了一口氣,裝作淡淡然道﹕「小惠咁大個人,佢自己識諗啦。」

Samuel還在凝視他們離開的方向﹕「咁佢係我表妹嘛,我緊係要睇住佢啦!」

真的是表哥表妹這麼簡單嗎﹖
********************************************************************************************************************

********************************************************************************************************************
「小惠……」那個臭傢伙在叫我,但我正在睹氣,所以沒有理會他。

我瞪了呀鋒一眼,沒有作聲,又自顧自的看書去了。

「小惠呀……」他的語氣已經帶點哀求了。

我受不了他的語氣,放下書本,不耐煩的道﹕「咩事呀﹖」

呀鋒有點難以啟齒﹕「其…其實呢……你上次叫我做嘅嘢呢,聽日就係最後一日啦,咁…咁之後我應該點做呀﹖」

Fiona!每次都是Fiona!

我氣衝了上來,我瞪了他一眼﹕「反正你咁叻,你自己都搞得掂啦。」說罷又裝著看書。

「…………………」

他沒有再說甚麼,我偷偷看了他一眼,只見他一臉失望的坐著,又不時唉聲歎氣。

我有點於心不忍,又想起了自己的目的,於是就想開口教他怎麼做。

正當我想開口時,腦海靈光一閃,決定要逗一逗他。

「講比你知都得,但有一個條件。」我想起他聽到條件的表情,心裏已經暗笑。

呀鋒眼神回復生氣﹕「好好!係咩條件﹖」

哼!又是為了Fiona!唉……算了……

我壓下心裏的想法,道﹕「就係你唔好再理我同呀Roy咁多嘢。」

「咩話﹖唔得!」呀鋒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我看著他的反應,心裏甜甜的,但嘴裏卻「哼」一聲﹕「你唔想知之後點做咩﹖我無所謂㗎。」

呀鋒陷入沉默,臉色陣紅陣白,過了好一會,他才道﹕「我…我可以唔干涉咁多,但你有咩事一定要話比我知。」他頓了一頓,又道﹕「同埋嗰個呀Roy真係唔係咩好人,你要小心啲佢。」

我心情很複雜,一方面因為他為Fiona而妥協感到很難受,另一方面又因為他很擔心我而感到很高興。

我裝作不以為然﹕「得喇,我自己識睇啲人係好係壞。」我當然知道Roy不是好人,還用你來提點﹖

呀鋒眼神複雜的看著我,沒有再說甚麼。

我打破沉默﹕「你而家係咪每晚都按照之前嘅計劃咁同Fiona傾偈﹖」

呀鋒點了點頭,然後又道﹕「仲有我今個星期五約咗佢去濕地公園。」

進展很快嘛!看來我很快便可功成身退了。

想到這裏我又有一絲黯然。

我想了想﹕「咁你聽晚唔好send嘢比Fiona,同埋星期五個約會取消。」

呀鋒不明所以﹕「吓﹖……」

我自顧自說下去﹕「Fiona聽晚會好大機會send message甚至係打比你,但你千祈千祈唔可以覆,check一check都唔可以。唔……或者你嗰段時間索性熄咗個電話啦。」

呀鋒一頭霧水﹕「唔…唔明…….」

我慢慢解釋﹕「你呢個月嚟,晚晚都同一時間搵佢,佢嘅意識裏面已經習慣咗你喺嗰段時間會出現。如果你突然而家唔搵佢,甚至係消失咗,佢個心自然會籮籮攣,好掛住你,甚至會忍唔住搵你。如果都仲係搵唔到你,佢心裏面就會好急。佢不期然就會將你喺佢心裏面嘅位置提升,咁樣就算佢開頭對你無咩感覺,都會誤以為自己鐘意咗你。」

呀鋒慢慢消化著我的話,點了點頭道﹕「咁點解又要取消星期五個約會呢﹖」

我白了他一眼﹕「你太主動搵佢啦,有時要比啲距離感比佢,等佢患得患失,將個主動權掌握返喺自己手上。」

呀鋒點頭道﹕「嗯!我明喇!」

看著他一臉興奮的表情,我是應該開心﹖還是失落﹖
********************************************************************************************************************

翌晚十時十分。

「你好熄電話啦。」小惠提醒我。

我依依不捨的看了看電話,然後狠心的關了機,問道﹕「咁我幾時可以開返呀﹖」

小惠想了想﹕「嗯…你一陣兩點幾先開電話,無論係見到佢嘅msg定係未接電話,你都剩係回個msg比佢話頭先電話無電,而家先啱啱返Hall,仲有就cancel埋聽日個約會。」

我搔了搔頭﹕「咁我用咩藉口好呀﹖」

小惠沒好氣道﹕「自己用腦諗吓啦!咩都要同你諗!」

我臉紅了紅,不好意思再打搞小惠。

我心內忐忑不安,唯有打機消磨時間。

電話鈴聲響起,我神經質的看了看電話,才記起它已經關了。

「喂﹖」小惠的聲音傳來,原來是她的電話。

「Fiona﹖咩事呀﹖」

Fiona﹖怎麼找小惠﹖

我看了看錶,現在是十時五十分。

「表哥﹖頭先食飯佢都喺度喎。」

Fiona找我!小惠的計策成功了!

「唔知呀﹖你唔打比佢﹖」

我忍不住衝到小惠旁邊想聽聽Fiona說些甚麼。

「啊係呀﹖咁可能係佢電話無電啫。你有咩事搵佢呀﹖我見到佢話聲佢知啦。」

小惠伸腿想將我踢開。

「咁好啦,拜拜。」

小惠結束通話後,紅著臉將我踢開,嗔道﹕「死開啦,黐咁埋做咩啫!」

我沒有理會小惠,興奮道﹕「點呀點呀﹖Fiona講咩呀﹖」

小惠白了我一眼﹕「搵唔到你嘛,咪搵我睇吓見唔見你囉。」

我興奮得不知所措,在房內來走來走去。

小惠不耐煩道﹕「你唔好喺度行嚟行去啦,靜靜地坐喺度得唔得呀!」

我乖乖的坐到椅子上,興奮道﹕「係係!」

小惠續道﹕「你記住兩點幾先好開電話呀!」

「知道啦!」我已經對小惠言聽計從。

********************************************************************************************************************
睡不著,一點睡意也沒有。

我反覆看著Samuel的最後上線時間,一直維持在昨天的21﹕43。

『呀Sam去咗邊呢﹖平時佢都係十點幾搵我㗎,點解今晚佢無搵我嘅﹖小惠都唔知佢去咗邊,佢係咪有咩事呢﹖』

在過去的三個多小時,我腦中不斷重覆著這些問題,打了給Samuel三次,每次聽到的回覆都是「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請遲啲再打過嚟啦。」,之後又發了兩次訊息給他,還是沒有回覆。

也不記得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多少回,我聽到了電話的震動聲。我馬上拿起一看,是Samuel的訊息,他終於回覆我了。

「Sorry呀,頭先返咗屋企,跟住電話無電,屋企又無得叉,啱啱返到Hall叉返電先見到你搵我咁多次咋」

「嚇死我啦,等我仲以為你有咩事……」我呼了口氣,還好不是有甚麼意外。

「你仲未瞓呀﹖Sorry呀,係呢,你搵我咩事呀﹖」

我臉上一紅,還好Samuel不在我面前,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我找了個藉口﹕「無呀,諗住問下你聽日約幾點咋」

「呀……對唔住呀,聽日呀媽有啲嘢要我去做,我諗聽日去唔到啦……」

我有點失望,以為明天便可以見到Samuel。

「唔緊要啦,下個星期先去囉」

「嗯,咁下星期五啦!好啦,好夜啦,你早啲瞓啦」

「你都早啲瞓啦,goodnight~」

「goodnight」

我放下電話躺在床上,又想起了Samuel,不禁渾身發熱,心跳加速。

我將被子蓋著頭,躲在被窩裏胡思亂想。

我怎麼了﹖Sam只是沒找我一晚而已,我怎麼這麼在意﹖為甚麼他找我時我又這麼興奮﹖

我又想起他和小惠的關係。

小惠之前的眼神就好像很喜歡Sam一樣,但最近又好像跟那個Roy走得很近,跟Sam又好像在吵架。Sam總是對小惠愛理不理,但每次看見小惠跟別的男生一起時,又會變得神經質。他倆到底是…….﹖

想著想著,我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一覺醒來,精神好了一點,想起了Samuel今天不能赴約,又有點失望。

轉念一想,反正今天小惠也不用上課,不如約她逛街吧,順道打探一下她和Sam的關係。

「小惠,你今日得唔得閒呀﹖陪我去行街呀~」

「好呀好呀!我想去新城市廣場,嗰度開咗一間新雪糕店,我想去食呀!」

「咁11點喺沙田火車站等啦~」

「嗯~」

「Fiona,你想行邊度呀﹖」小惠一臉興奮的看著我。

我淡淡然﹕「我無所謂呀,你話事啦。」哈!小惠還真喜歡逛街啊!

「咁呀,咁今日就我話事啦!」說罷就挽著我逛起來。

逛了一會,小惠一聲肚子餓了,就拉著我走進一間壽司店。

「Fiona,你鐘意食咩呀﹖」小惠指著餐牌問我。

我微笑道﹕「我咩都ok㗎,你想食邊啲就點啦。」

「好呀!」說罷就揮手招了侍應生過來。

「唔該我想要呢個,呢個,呢個,仲有呢個,然後係呢個,呢個,同埋呢個,呢個,再加埋呢兩個呀唔該。」

我聽罷吃了一驚﹕「小惠,我哋得兩個人咋喎,食唔食得哂呀﹖」

小惠點點頭道﹕「食得哂食得哂,食唔哂咪帶返去比個衰人囉。」她口中的衰人應該是指Sam吧。

我訝道﹕「呀Sam佢今日唔係唔得閒咩﹖佢喺Hall呀﹖」

小惠眼睛一轉﹕「佢而家唔喺度啫,今晚喺度呀嘛。」

我笑道﹕「呢啲壽司嚟喎,今晩返到去會唔會臭呀﹖」

小惠「哼」一聲﹕「理鬼佢呀,又唔係我食,佢食咋嘛。」

我莞爾一笑﹕「你唔好對佢咁衰啦,佢唔係你表哥咩﹖」

小惠意有所指的看了我一眼,幽幽的道﹕「佢呀,見到靚女連老豆姓咩都唔記得啦,仲點會理我。」

小惠的反應是吃醋嗎﹖而且她是甚麼意思﹖Sam是因為我才不理她嗎﹖

我臉頰一紅,避開了她的目光﹕「唔係呀,佢次次見到你同第二個男仔一齊,就會變得好緊張啦。」

小惠聽後害羞起來﹕「邊有喎……」然後又問我﹕「你講緊個男仔係呀Roy呀﹖」

我點了點頭,小惠馬上又道﹕「佢唔抵得人哋高大靚仔過佢咋嘛。」頓了頓又道﹕「未見過啲男人咁小氣!」

我笑了起來﹕「佢都係擔心你啫。」其實真的是因為擔心小惠嗎﹖還是因為吃醋﹖

我頓了頓又道﹕「係呢,你同呀Roy點呀﹖」

小惠邊吃邊說﹕「咩點呀﹖普通朋友囉。」然後搖了搖頭﹕「我對佢無興趣。」

對Roy沒興趣﹖那對誰有興趣﹖Sam嗎﹖

我正想問她對誰有興趣時,她反問起我﹕「係呢,咁你同表哥又點呀﹖」

我跟Sam怎麼樣﹖她不是喜歡Sam嗎﹖怎會問我這個問題﹖

我有點不知所措,臉紅起來﹕「無…無咩點呀……」

小惠一雙大眼睛定定的看著我,疑惑道﹕「真係無咩點﹖」

我滿臉通紅﹕「係…係呀……」

小惠臉色一黯,又從容的道﹕「我以為你係鐘意表哥添…」

我大窘﹕「邊…邊係喎……」

「咁即係唔鐘意佢﹖」

我進退兩難﹕「又…又唔係……」我在說些甚麼﹖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

小惠看了看我﹕「好啦,唔問你啦,食嘢!」說罷就將一件帆立貝壽司放入口。

我暗呼了一口氣。
********************************************************************************************************************

********************************************************************************************************************
「我返嚟啦。」我打開門,一屁股的坐在床上。

呀鋒「哦」了一聲,繼續看著電腦屏幕。

「甜品呀,Fiona要我帶比你㗎。」我指了指剛放在桌子上的外賣盒。

「係﹖!」呀鋒像觸電般彈了起來。

他伸手拿走了外賣盒,邊打開邊道﹕「你今日同Fiona去街呀﹖」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係呀,咁你今日放咗佢飛機嘛。」

呀鋒嘴裏含著一口蛋糕,口齒不清道﹕「又係你叫我嘅。」

他吞了一口後,又問﹕「有無同Fiona傾到啲咩呀﹖」

我淡淡的道﹕「有呀,我問佢係咪鐘意你囉。」

呀鋒的大頭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濃重的男子氣息噴到我臉上,他緊張問道﹕「咁佢點答呀﹖」

「呀!」我被他嚇得雙腿亂踢,混亂之中只聽到他一聲慘叫。

「呀……」他向後倒在自己的床上,臉色鐵青的用手掩著褲襠。

我滿臉通紅的看著他,意識到自己踢到了他的要害。

我滿臉紅暈,雙手叉腰嗔道﹕「邊…邊個叫你突然擒上嚟,仲…仲要哄到咁埋喎…..」

呀鋒氣若遊絲﹕「對……對……對…唔住……」

我見他臉如金紙,不禁十分內疚,坐在他身邊擔心道﹕「你…你無嘢呀嘛﹖……」

「…………無…..無……你..比我……抖…抖……一陣……」他使勁的說出這幾個字後,就無力的躺在床上喘氣。

我不知所措,唯有輕輕撫著他的背安慰他。過了好一會兒,只見他單手撐著慢慢坐起來,臉上也回覆了一點血色。

我拿著紙巾慢慢的幫他印著額上的汗,擔心問道﹕「你…你好啲未呀﹖」

只見他獃獃的看著我發呆,我臉上一紅﹕「問你好啲未呀﹖做咩呆哂呀﹖」

他這才搖搖頭﹕「無…無事啦……」續道﹕「見唔慣小惠你咁溫柔啫。」

我怒嗔﹕「陳洛鋒!你係咪想死呀﹖」然後我大力的扭了他手臂一下。

「呀!」一聲慘叫之後,周圍又回覆平靜。

過了一會,我有點不好意思﹕「頭先……對唔住呀……」

「係我嚇親你啫。」

我回到意外發生前的話題﹕「我頭先問Fiona佢係咪鐘意你。」

呀鋒這回沒有再說甚麼, 只是留心的靜待我說下去。

我吸了一口氣,道﹕「佢答得好模稜兩可,無話鐘意,又無話唔鐘意。」

呀鋒聽後一臉失望,我看著他的反應,心裏忍忍的抽搐著。

「不過我睇呢,佢應該自己都唔知自己嘅心意係點。」

呀鋒不明所以﹕「咁即係點呀﹖」

「即係佢都唔知自己究竟係咪鐘意你呀。」

我續道﹕「不過我睇得出佢對你都幾有好感,所以暫時都係維持呢個進度繼續落去啦。」其實我看得出Fiona是有點喜歡呀鋒了,只是我還不想現在就告訴他,就當我是自私吧,我還想待在他身邊,不捨得現在就將他讓給Fiona,我還未有這個心理準備。

呀鋒問﹕「咁我而家仲要唔要每晚都搵Fiona呀﹖」

「要,好似之前咁做就得啦,不過而家開始就無時間限制,你想同佢傾幾耐就傾幾耐啦。不過你都要間唔時消失下,等佢主動搵下你。」

「嗯,明白哂,唔該你呀小惠。」

看著他躊躇滿志的樣子,我只能暗暗獨自難過。
********************************************************************************************************************

 

 

集數列表

 

出處: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