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先生

《我老婆教我追女仔》第八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eromi Keroyam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eromi Keroyama

 

我吹著口哨,在九龍塘地鐵站的月台等著。

一個倩影漸漸在右方出現,我向她用力揮著手。

她發現了我,向我揮了一下手,笑著的走了過來。

「次次都係你早過我嘅。」Fiona笑道。

Fiona今天穿著卡其色長袖衫,外加深藍色厚外套,灰黑色短褲配上黑色襪褲,再加上黑色的絨布短靴。雖然顏色較為深沉,但無損她少女的可愛味道,與小惠可謂是各擅勝場。

我的視線被她深深吸引著,沒法子離開她,笑道﹕「無理由要一個靚女等㗎嘛,係咪?」小惠教我現在跟Fiona的對話可以輕挑一點,可以讓彼此的距離拉近更多。

Fiona臉紅一紅﹕「哼!口花花!有車啦,行啦!」

「係係!」我馬上跟她走進車廂。

沿途上我的目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停留在Fiona上,看得她忍不住問我﹕「我塊面係咪有啲咩呀?」

我笑道﹕「係呀,有好多嘢黐咗喺你塊面度。」

Fiona大急﹕「吓?係咩呀?」然後拿出鏡子左照右照。

她邊照邊疑惑道﹕「無呀?有啲咩呀?」

我笑著點了點她的五官道﹕「呢度、呢度、呢度同呢度,咪黐咗啲好靚嘅眼耳口鼻喺度囉。」

Fiona雙頰緋紅,拍了我一下嗔道﹕「好啦,再亂講嘢我返屋企啦。」

我笑道﹕「okok,我唔講嘢啦。」說罷乖乖閉嘴,只是定定的看著她。

過了一會,她又嗔道﹕「做咩又望住人啫?」

我無奈道﹕「唔可以講嘢嘛,咪望住你囉~」

Fiona滿臉通紅的嬌嗔﹕「唔準望住我呀!」

我投降﹕「好好,唔望唔望。」說罷將目光投到車窗外。

我從潻黑的車窗窺看著Fiona,發現她偷偷瞄了我好幾眼,我心裏暗暗好笑,繼續默不作聲。

過了好一會兒,Fiona受不了靜默的氣氛,輕輕拉一拉我衣袖,輕聲道﹕「做咩唔出聲呀?」

我轉頭看著她,指著自己的嘴巴,又做了個交叉的手勢,唔唔作聲,示意我不能說話。

Fiona噗哧一笑﹕「你唔亂講嘢咪比你講囉。」

我笑道﹕「我唔亂講嘢就無嘢好講啦~」

Fiona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道﹕「講啦講啦!講飽佢啦!」說罷就鼓起腮別過一面。

我拍了拍她肩膊,笑道﹕「喂,你食咗早餐未呀?」我拿出了一包朱古力在她眼前晃了晃。

Fiona瞳孔放大,訝道﹕「你點知我鐘意食呢隻朱古力㗎?」伸手就拿走了朱古力。

我聳聳肩,若無其事的道﹕「我唔知㗎,我都鐘意食咋。」制造共通點也是增加好感的方法,這當然是小惠告訴我的。

Fiona收起了朱古力,調皮道﹕「咁呢包朱古力就當係報答我上個禮拜買比你嘅蛋糕啦!」

我苦起口臉﹕「咁我早餐食咩呀?」

Fiona呵呵笑了起來﹕「睇住我食囉。」

說說笑笑,我們已經站在濕地公園門口了。

我馬上拿出相機,向Fiona道﹕「我去叫人同我哋影張相囉。」

Fiona點頭﹕「好呀。」

我東張西望,找了一個外表慈祥的大叔,馬上跑了過去。

「唔該,可唔可以幫我哋影張相呀?」我指了指Fiona。

大叔爽快答應﹕「好呀!」

「er呢…係咁嘅,我追緊嗰個女仔,咁一陣你可唔可以叫我哋企埋啲親密啲咁影相呀?」我有點難為情道。

大叔作了個明瞭的眼神,拍著我的肩膊﹕「無問題!無問題!」又做出OK的手勢。

「唔該哂!」我給了一個感激的眼神,接著就跑回Fiona身邊。

「你同個大叔講咩講咁耐呀?」Fiona疑惑的問我。

「哦,個大叔唔係好識用個相機,我教佢用咋嘛。」我當然不會老實說。

這時大叔向我們喊﹕「好喇,要影喇,準備。」然後就舉起相機。

我站在Fiona旁邊,刻意離遠一點。

大叔馬上又喊﹕「你哋企埋啲,我影唔哂個景呀。」

我和Fiona聽到後都各自站近了一點。

大叔邊打手勢邊喊﹕「再埋啲,親密啲……」

我心裏暗爽,大讚大叔辦事得力。

正當我和Fiona已經肩貼肩,手臂碰手臂時,大叔突然喊﹕「後生仔你搭住女仔個膊頭啦,咁樣影好睇啲呀。」

哇塞!大叔你未免太給力了吧?待會我要給你報酬嗎?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看了看Fiona,正好和她的眼神對上,只見她俏臉一紅就低下了頭。

小惠說過,大部分事情女孩子不拒絕就等於默許,那麼Fiona現在是默許吧?

不管那麼多了,搭膊頭而已,又不是接吻,先搭了再說。

我伸手搭著Fiona的肩膊,感到她的嬌軀震了一下。

大叔的聲音傳來﹕「望鏡頭啦,一、二、三、笑~」

咔喳~

「再嚟多張。」

咔喳~

我跑到大叔身邊,握著他的手,衷心感激道﹕「唔該哂!唔該哂你呀!」

大叔哈哈一笑﹕「小事啦!你哋係咪入去濕地公園呀?一陣如果撞到我再幫你哋影相啦!」

我點頭如搗蒜﹕「好呀好呀!」

我愉快的跟大叔說再見,就走回Fiona身邊。

「你同個大叔好似好好傾喎。」Fiona笑著說。

我點頭﹕「係呀,佢話佢都係入去公園,話一陣撞到我哋再同我哋影相喎。」

Fiona有點害羞道﹕「係呀?我哋入去囉。」

「嘩!嗰隻雀成身白色,但係個嘴又扁又長,個樣好得意呀!叫咩名呀?」Fiona沒想過我會回答,逕自去找那些鳥類介紹牌。

我充滿自信﹕「呢隻叫黑臉琵鷺,係冬季季候鳥嚟㗎。」

Fiona剛好找到介紹牌,訝道﹕「咦?係喎!呀Sam你咁犀利一睇就知嘅?」

我裝作謙虛一笑﹕「嘿嘿……曾經有段時間有啲興趣研究過下啦……」這當然是昨晚惡補了數小時的成果。

然後我拿出望遠鏡遞給Fiona﹕「用呢個睇啦,清楚啲呀。」

Fiona接過望遠鏡,喜道﹕「估到你裝備齊全喎。」然後就用望遠鏡觀雀。

我趁著這段時間,拿出相機拍下了幾張Fiona漂亮的特寫。

之後,Fiona每見到一些漂亮的動物或植物,都放棄了尋找介紹牌,改而直接問我。

「呀Sam,藍色嗰隻又叫咩名呀?」

「Sam,呢朵花呢?」

「Sam,咁呢隻蜻蜓呢?」

Fiona簡直當我是人肉導覽一樣,不斷抓著我問東問西。

「呀Sam你喺度真係好呀!有咩唔知都可以問你。」

Fiona的稱讚令我感到飄飄然,我當然裝作謙虛﹕「其實都係咁啱之前見過啫……」如果你是問我濕地公園以外的東西,我就要出洋相了。

「Sam,我去一去洗手間先。」

我點了點頭,然後就坐在附近的椅子等候。

『趁呢個時候,話比小惠知進度良好都好喎。』

我馬上發訊息給小惠。

「好彩你上次提我要影低啲資料啫,真係超有用!」

「有用就得啦」

「仲有多謝你個望遠鏡」

「想多謝我就買嘢食返嚟比我」

「咁你想食咩?」

「唔……我要食榴槤雪糕」

「…….咁高難度?邊度有得買呀?」

「你諗你啦,總之我一定要食!」

正當我繼續想問小惠時,手臂給人拍了一下。

「喂!行得啦!同邊個傾緊偈呀?」Fiona的一雙大眼睛看著我。

我馬上將電話放回褲袋,有點心虛的道﹕「無…無呀,同呀媽講聽日先返屋企咋嘛。」不知不覺我就對Fiona說了謊話,心裏覺得跟她約會時和別的女孩通訊息還是很不妥。

Fiona不以為意﹕「咁行得未?」

「行啦行啦。」

又走到那些植有紅樹林的濕地區域。

Fiona指著下面﹕「你睇下,係彈塗魚呀!」「嘩!仲有招潮蟹呀!佢哋隻槓好大隻呀!」

看著招潮蟹,我又想起炸蟹鉗,「哈」的一聲笑了出來。

Fiona聽到我的笑聲,疑惑的看著我。

我笑道﹕「你話如果隻槓再大隻啲攞嚟做炸蟹鉗都應該唔錯喎。」

Fiona「格」的一聲笑出來﹕「咁為食㗎你!」

我笑道﹕「你諗吓下面啲招潮蟹隻槓變哂炸蟹鉗咁樣。」

我倆一起運用起想像力來,同時間嘻哈大笑起來。

「咦?你哋喺呢度呀?」一把熟悉的聲音傳來。

我們一起向聲音來源望去,一個大叔正走近我們。

「嗨!我哋又撞到啦!」我愉快道。

「呢度個景咁靚,再幫你哋影張相啦!」說罷給了我一個眼神示意。

『嘩大叔!我口都未開你已經開聲,搞到我直情想啜你一啖呀!』

「好呀!」我馬上答應,將相機交給大叔並走回Fiona身邊。

這次我只是乖乖的站在Fiona旁邊,沒有刻意靠近或遠離,因為我知道大叔一定會有進一步指示。

果然。

「靚女你要撓住男仔隻手,咁樣影先好睇呀!」

「吓?哦……」只見Fiona紅著臉,雙手慢慢的挽著我的右手。

今天真是出路遇貴人,大叔你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拍完照,大叔又跟我們揮手道別。

Fiona看著遠去的大叔﹕「呢個大叔都幾熱情喎。」

我看著相機裏剛拍的親密照,愉快道﹕「係啦,呢個呀叔真係好人屎!」

走走逛逛,一直到了下午五時左右我們才捨得離開。

「呀…….」我對著冬日的斜陽伸了個懶腰,感受著和暖的日光,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我興奮的問Fiona﹕「Fiona,有無興趣去睇日落?」

Fiona訝道﹕「日落?去邊度睇呀?」

「你跟我嚟就得啦。」說罷興奮得拉起她的手臂就走。

「下白泥,專係睇日落嗰度呀唔該。」其實我也不知道實際地址,唯有依靠的士司機吧。

Fiona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有點擔心道﹕「太陽好似就落山啦……」

我自信道﹕「唔駛驚,我啱啱check過天文台,六點二先日落,而家仲有差唔多成粒鐘,實趕得切。」

沒多久,我們已經坐在下白泥某一塊石頭上,面向著夕陽。四周圍坐著三三兩兩的情侶,看來目的和我們一樣。

「呀Sam,你之前有無嚟過呢度睇日落呀?」Fiona輕輕問道。

「無呀,第一次嚟咋,仲係第一次……」我看了她一眼,就沒法再移開目光了。只見夕陽中的Fiona眼波流轉,臉龐散發著柔柔金光,髮絲隨著微風飄揚,這個畫面真的美呆了!

Fiona聽我說了一半就停下,轉過頭問我﹕「第一次咩呀?」她發現我呆呆的看著她,俏臉一紅又別過臉去。

我不好意思看下去,同時別過臉迎著夕陽﹕「第一次專登去睇日落。」

『仲要係同鐘意嘅人一齊去睇。』我心裏默默想著。

這一刻我就是沒膽說出來。或者說出來了,下一刻就可以牽著她的手。

「我都係呀。」Fiona頓了一頓,又道﹕「個太陽好靚呀!」

「嗯!真係好靚!」我點了點頭。

靜默了一會,Fiona突然問我﹕「係呢,你同小惠由細玩到大㗎?」

我心中一突,看了她一眼,語氣裝作平靜﹕「係呀,咁我大佢少少,細細個開始到佢去外國讀書之前都成日一齊玩。」

怎麼突然說起小惠?

Fiona繼續語出驚人﹕「你唔覺得小惠鐘意你咩?」

甚麼?為甚麼你會覺得小惠喜歡我?雖然我是她的未來老公,但我毫不感到她有丁點兒喜歡我啊,我覺得她只是喜歡打我而已。

我吃了一驚,馬上澄清﹕「吓?點會呀?佢剩係鐘意打我咋喎!同埋佢呢排同嗰個呀Roy行得咁埋。」小惠近幾次P.E.課後都跟那個Roy去吃飯,說起來我心裏都有一點戚戚然。

Fiona看了我一眼,淡淡然道﹕「哦?係咩?」

我奇道﹕「你點解會覺得佢會鐘意我嘅?」Fiona誤會了甚麼嗎?

Fiona道﹕「無呀,我諗住青梅竹馬嗰啲係會咁咋。」

就是這樣簡單?我暗呼一口氣。

這個時候,一陣海風吹來,Fiona瑟縮了一下。

我默默的脫下頸巾,然後圍在她的脖子。

Fiona看著我替她圍好了頸巾,望著我柔聲道﹕「咁你呢?你唔凍呀?」

我瑟縮了一下,老實答道﹕「凍㗎!但係你都凍嘛!我病好過你病啦。」

Fiona嗔道﹕「傻瓜!邊個病都唔好呀!」然後將頸巾脫下一半,圍在我的脖頸上,甜甜的對我笑道﹕「咁咪得囉~」

頸巾有如月老的紅線將我和Fiona連繫起來。拉近了的距離,讓她髮絲的香味若隱若現的飄過來,我看著她緋紅的側面,忍著想親吻她臉龐的衝動,默默的坐著。

噗通!噗通!噗通!

我心如鹿撞,為了舒緩一下緊張的心情,我拿出了電話按了幾按。

Fiona噗哧一笑﹕「做咩播歌呀?」

我笑道﹕「呢首歌好啱feel喎,等我唱比你聽啦!」

Fiona瞪大雙眼疑惑的看著我,這時候陳奕迅的《夕陽無限好》響起,我馬上「埋嘴」扮唱。

一曲既畢,Fiona拍手笑道﹕「你唱得好好聽喎!同陳奕迅完全有得揮呀!」

我得意洋洋﹕「緊係啦,如果我做歌星呀,Eason都要企埋一邊呀!」

Fiona掩嘴笑道﹕「係啦,叻啦你!」

然後又拍一拍我﹕「Sam你睇下,好靚呀!」

我倆一臉讚嘆的看著徐徐降下的夕陽,並感受著冬日的餘溫。

隨著最後一絲陽光消失在地平線上,我倆相視一笑。

我將頸上半條頸巾重新圍在Fiona頸上,然後站起來,向Fiona伸出手道﹕「走囉。」

「嗯。」Fiona扶著我的手,默默的隨著我從石灘走回馬路旁。

「我哋返去又一城食飯囉。」我提議。

Fiona微笑著點點頭﹕「好呀。」

一小時後,我們已經身處又一城。

Fiona問我﹕「我哋食咩呀?」

我想了想﹕「意粉pizza好嗎?」

Fiona道﹕「好呀。」

鏡頭一轉,我們已經坐在餐廳裏面。

我將餐牌遞給Fiona﹕「你睇下想食咩?」

Fiona推回給我﹕「你話事啦!我咩都食㗎。」

「哦。」我應了一聲,就專心看著餐牌。

正當我決定好,想招侍應生過來時,Fiona向著我的左後方說話。

「咦?乜咁啱嘅?」Fiona訝道。

我望向左方,赫然見到小惠跟賤人Roy正訝異的看著我們。

「係喎,你哋又嚟食飯呀?」小惠臉色回復平常。

Fiona笑道﹕「橫掂撞到,一齊食啦!」

我心裏有點不情不願,本來可以和Fiona撐枱腳,現在多了兩大個電燈泡,而且其中一個還是賤人Roy。但轉念一想,我正在為小惠和Roy在約會而發愁,這正好可以讓我一探究竟。

我心念電轉,馬上笑臉迎人﹕「係呀!一齊食飯啦!」

小惠用疑惑的眼光望著我﹕「會唔會阻住你哋呀?」

我虛偽笑道﹕「唔阻唔阻,你哋快啲坐低啦!多啲人一齊食容易啲點菜呀!」說罷我示意Fiona坐在我身旁,讓他們坐在我們的對面。

Roy坐下後,展示他的陽光笑容﹕「真係唔阻?」

『個人賤起上嚟笑都笑得衰啲!』

Fiona俏臉一紅沒有回答,我皮笑肉不笑﹕「你唔好怪我哋阻住你哋就得喇。」

『係呀!我就係要阻住你!吹咩?』

Fiona道﹕「我哋仲未嗌嘢食㗎,你哋睇下食啲咩?」然後將餐牌遞給小惠。

小惠看了看餐牌,又將目光瞟去我和Roy,Roy會意,笑道﹕「你話事啦,我無所謂。」

我亦聳聳肩﹕「你想嗌咩就嗌咩啦~」

小惠馬上招了侍應生來,點了一桌子的食物。

Fiona掩嘴笑道﹕「小惠你仲係點咁多呀?」

小惠撅撅嘴﹕「怕咩喎,有兩個男人喺度嘛~」

Roy笑道﹕「唔怕唔怕,我多多都食得哂!」

我心中大駡﹕『你以為小惠講緊女呀?多多都食得哂?』

然後他又道﹕「係呢,Samuel你讀邊科㗎?」

『調理農務系呀!問問問!』

「哦?我讀Account㗎。」

「咁Fiona你呢?」

「我同小惠一樣讀Econ㗎。」

Roy訝道﹕「原來你都係讀Econ㗎?咁你識唔識Gary呀?佢都係讀Econ㗎喎。」

Fiona點了點頭﹕「識呀,佢上個sem同過我一group一齊做project。」

Roy露出恍然大悟狀﹕「哈,個世界真係細喎,佢係我個friend呀~」

我好像想到一些東西,但又隱隱約約抓不住,到底是甚麼呢?

我想了一會,不得要領,心想還是先解決小惠和Roy約會的事吧。

於是我開口問﹕「係呢,你哋去完街嚟呀?」

Roy答道﹕「我哋諗住食完飯去睇戲。」

『睇戲?仲要睇戲?食完飯都八點幾啦!睇完咪成十點十一點?』

我有點不自在﹕「哦?睇咩戲呀?」不會是那些可以乘機摟著女伴的恐怖片吧?

小惠道﹕「跳舞片。」然後在電話找了trailer給我們看。

還好只是有關跳舞的戲,應該沒甚麼事會發生吧。

Roy問﹕「咁你哋又去完邊呀?」

Fiona看著小惠愉快道﹕「我哋頭先去咗濕地公園,之後去咗下白泥睇日落呀!」

小惠有點反應不過來﹕「哦…哦係呀……好…好浪漫喎……」

Fiona臉紅起來,沒有回答。

我解窘道﹕「咁啱順路,時間又啱,咪去睇下囉。」

Roy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突然記起剛才想到的東西了!

『呀Roy個friend唔通就係上次canteen嗰個?』

我在打量著這個可能性有多大時,只聽見Fiona向他們道﹕「你哋下次都去嗰度睇日落呀!真係好靚呀!」

Fiona你幹甚麼?為甚麼要推薦給他們?他們只是普通朋友啊?

正當我不知所措時,Roy已經道﹕「好喎!咁我哋搵次去囉!」他這一句是對小惠說的。

誰知小惠竟然微笑道﹕「好呀。」

小惠你幹甚麼?不是跟你說Roy不是好人嗎?今天去看戲就算了,怎麼還要答應跟他去看甚麼鬼日落?

接著Fiona跟小惠邊吃邊談,不時發出格格嬌笑,我和Roy在旁邊只是有的沒的搭訕著。

吃過晚餐,小惠跟Roy去了看戲,我默默的看著他們離開,思如潮湧。

「走囉。」Fiona拍一拍我。

「哦。」我跟在Fiona身後離開。

我們靜靜的在商場走著,Fiona突然間問我﹕「咁靜嘅?諗緊咩呀?」

我在想甚麼?我也不知道。這刻,我的思緒有點亂。

「無咩呀……我送你返屋企啦。」

「嗯。」Fiona點了點頭。

又到了初遇小惠的地方,Fiona跟我道﹕「你送到呢到得啦。」

怎麼又是走到這裏就行人止步?Fiona你家門口養了只老虎嗎?

我沒有想太多,因為我已經被小惠和Roy的事搞得心煩意亂。

「哦,咁你自己小心啲啦,你返到屋企話聲我知啦。」

Fiona點頭道﹕「嗯,你自己都小心啲啦,拜拜。」

「拜拜~」

看著Fiona沿著斜路離開,我有點依依不捨。看了一會,我還是轉身離開了。

『今晚要點樣問小惠佢同呀Roy啲嘢呢?質問佢?以佢嘅性格肯定唔會采我,盞嗌交收場。扮唔覺意咁問?定係直情唔理佢呢?』

我走著想著,想起了答應買榴槤雪糕給小惠,於是我走到TASTE,希望可以找到。

我站在超市裏的雪櫃前,尋找著榴槤雪糕,褲袋中的電話響起了。

「我返到屋企啦,你呢?」我看著Fiona的訊息,心裏甜甜的。

「就返到啦」

「咁你返到去話我知啦」

「好呀」

和Fiona好像越來越像情侶了,看來和她只差最後一步,是時候表白嗎?還是先詢問一下小惠吧,畢竟她比我有辦法。

找來找去還是找不到榴槤雪糕,我想了想,決定到九龍城一趟,心想就算找不到榴槤雪糕,也可以找到其他榴槤甜品吧。

之後到了九龍城,還是找不到榴槤雪糕,結果我買了好幾款榴槤甜品作補償,希望小惠不會介意吧。

********************************************************************************************************************
跟呀Roy看完戲,我拒絕了他吃宵夜的邀請,獨自坐小巴回宿舍。

坐在車上,我在想剛才吃飯的事。

他們…他們竟然去了看日落……Fiona是故意說給我知道嗎?而且還建議我和呀Roy去看,她明明知道我對呀Roy沒興趣的,為甚麼?……她是要讓我知道她現在和呀鋒很好嗎?又讓呀鋒以為我跟Roy會有甚麼嗎?我想不透。我很想告訴Fiona,我不會和呀鋒在一起的,請你放心,而且呀鋒的確很喜歡你,若你願意的話,請快點讓他牽著你的手,那我就可以快點離開……

下了車,看著遠方的宿舍飯堂,還有一對對的學生情侶在互相餵著甜品,令我的心酸了起來。我忍著淚水走到房間前,深深吸了一口氣,將淚水壓回肚子裏,然後打開了門。

「我返嚟啦。」我對著房中大喊。

沒人?呀鋒到哪裏了?還在跟Fiona約會嗎?

我將手袋丟到書桌上,眼角瞥到了一張字條貼了在書桌面。

「打開雪櫃,有你鐘意嘅嘢。呀鋒」

甚麼嘛?我喜歡的東西?是甚麼?

我打開了雪櫃,發現了一堆外賣盒,上面還貼有另一張字條。

「對唔住呀,搵唔到榴槤雪糕呀,粗粗地食住呢啲先啦~」

我打開外賣盒,發現有榴槤班戟、榴槤布丁、榴槤糯米糍、榴槤水晶撈、榴槤奶凍還有榴槤奶昔,看樣子是從九龍城不同的甜品店買來的。
我的眼眶迅間填滿了喜悅的淚水。

這個臭傢伙還記得我嗎?他不是有了Fiona就夠了嗎?想…想不到他還記得要買給我……

嘩啦…嘩啦…浴室傳來水聲,他在洗澡嗎?

我按捺不住內心的感動,打開了廁所的門。

「係咪呀鋒呀?」我小聲問道。

我有點難為情,畢竟第一次要跟他說謝謝。

「嗯?」水聲中傳來男子的回答聲。

「我想講…想話呢……好多謝你呀……」我越說聲音越小,難為情得低下了頭。

「吓?…你…講咩話?」夾雜在水聲中的回答聲同樣很朦朧,呀鋒他聽不清楚嗎?

想起要再說一遍,我連耳根都紅透了。算了,豁出去了!

我大喊﹕「呀鋒,我話好多謝你呀!真係好多謝你呀!我好鐘意呀!」

水聲霍地停止,只剩下水滴在地板上的聲音。我緊張了起來。

「係咪小惠呀?呀Sam佢落咗六樓同樂言打機喎。」呀君的聲音從浴室裏傳出來。

「呀!」砰!

我驚叫一聲,滿臉通紅的關掉廁所門,逃回房間。

我挨著門,掩著發燙的臉龐,心裏噗嗵噗嗵的亂跳。

死人陳洛鋒!害我出了這麼一個醜,看我怎樣對付你!

「乞嚏!……」這時候Samuel打了一個大噴嚏。
********************************************************************************************************************

********************************************************************************************************************
我看著Sam剛剛發給我的合照,不禁臉紅耳赤。想起那個大叔,真是的,不是要Sam搭著我肩膊,就是要我挽著Sam的手臂,叫人多難為情……不過因為他,我們才有這幾張親密的合照吧?

我看著看著,偷偷的笑了起來,又想起了夕陽下Sam的背影,和他暖暖的頸巾,還有他「埋嘴」的趣怪模樣…嘻…我又忍不住笑出來了。
他是喜歡我吧?

想到這裏,我又想到了他對小惠奇怪的態度。他為甚麼要中途偷偷發訊息給小惠,還騙我說是媽媽呢?他到底跟小惠說些甚麼?害得我剛才吃飯時耍了點手段,那時候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說了那些話……而且當小惠和呀Roy走了後又顯得心緒不寧,呀Sam你到底在想甚麼?

 

集數列表

 

出處: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