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先生

《我老婆教我追女仔》第九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tevenSimWorl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tevenSimWorld

 

嗄…嗄…嗄…嗄…

我規律的喘著氣,在聯校運動場跑步。

「喂!Sam!」有人大喊我的名字。

誰?好像是女生的聲音。

我回頭一看,赫然發現Fiona在場邊笑著揮手。

我馬上跑了回去,喘著氣笑道﹕「做咩你會喺度嘅?而家好早咋喎。」我看了看手錶,現在是早上七時三十分。

Fiona笑道﹕「無呀,諗住早啲返嚟去備課咋,喺上面見到有個咁似你嘅人喺度跑步,咪望真吓囉,點知真係你喎。」她頓了頓,又道﹕「你平時會嚟跑步㗎?好健康喎!」

我臉上一紅,想起了前幾天的早上……

「我…我鐘意你!」Fiona緋紅了雙頰,羞澀的道。

「我都好鐘意你!」我衝上前擁著她,大嘴貪婪地吻著她嬌艷欲滴的嘴唇。Fiona星眸半張,臉色潮紅,呼吸急速起來,雙手不自覺的環繞著我的頸項。我伸出舌頭,逐點逐點打開她的小嘴,吸啜著她甜美的津液。

Fiona被我吻得渾身騷軟,嬌軀軟癱在我懷裏,我一隻手扶著她的纖腰,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漸漸的摸進裙擺,再沿著她嫩滑的大腿慢慢探索到她的秘密叢林……

鈴……鈴……鈴…….鈴……鈴…….

「屌!邊條仆街電話響呀!阻撚住哂!」我忍不住抬起頭說起粗話來。

景色一轉,我在床上坐了起來。

『頂!原來係發夢!』我一臉失望。

他媽的!是誰打來?我差點就和Fiona……

我憤怒的拿起電話。

「喂?」我不耐煩的道。

「先生請問你有無卡數嘅煩惱呀?」

「你老味!我唔打柒你就有煩惱啦!」言畢馬上掛上電話。

我拍了拍臉頰,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意識到自己的好兄弟還處於亢奮狀態。

我看了看對面,還好小惠今早有課不在,不然我又要好像平時那樣,在被窩裏待到平靜下來才能起床。

我走到廁所梳洗,聽到浴室有人在洗澡。

是Michael吧?他經常通宵玩電腦,到早上才洗澡睡覺。

我沒有在意,梳洗完回到房間,看著還是興奮的老二,有點無奈。

但轉念一想,自從小惠來了之後,我都沒有機會好好安撫一下老二,我想他都憋不住了。於是我確認大門和廁所門關上了,再將窗簾閉上,然後從電腦裏找出一套精選的愛情動作片,再戴上耳機靜靜享受這個溫馨時光……

正當我左青龍,右滑鼠,看得興奮之際,而我和片中的女主角也差不多一起到達臨介點時,廁所門突然打開……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猛然回頭。只見小惠望向我,嘴巴形成了一個「O」字……

「呀!…….」砰!

發呆了數秒後,我和小惠不約而同發出了驚呼聲,然後小惠逃回了廁所,並「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仆街喇!點解小惠會喺度㗎?佢唔係要上堂咩?』

『點算呀?點算呀?她應該睇到哂啦喎,她會不會以為我係變態佬然後報警拉我㗎?』

我越想越怕,怕明天報紙的頭條寫著﹕『毒L宿舍自慰被撞破,誤為變態色狼被拘補』然後附上一張樣子打了馬賽克但還是可以看得清楚的圖片,圖片註解為﹕『毒L陳X鋒』,然後附文是﹕『本報訊﹕浸會大學一男學生陳洛X……』

呀!我還怎麼見人?Fiona一定都會以為我是變態佬啦!……

咯咯咯……咯咯咯……

就在我抱著頭胡思亂想之際,廁所響起了敲門聲。

小惠的聲音傳來﹕「我……我而家方…方便入嚟嘛?……」聽得出她十分尷尬。

「哦……你…你入嚟啦……」當然我也好不了多少。

小惠進來後,看了我一眼,又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

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唯有先道歉﹕「sor…sorry呀,我以為你去咗上堂,所…所以……」我尷尬得說不下去。

小惠紅著臉搖搖頭﹕「我…我唔知醒,所…所以走堂……」

我倆都沒有再說話,氣氛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我受不了這種氣氛,正想再開口﹕「我…我……」

小惠截住我的說話﹕「我…我明㗎啦……」接著又俏臉一紅。

我呼了一口氣,頽然的坐在床上。

小惠好像回復了平靜,坐在我對面道﹕「其實,我可以幫你嘅。」

這句說話有如核彈在我腦內爆開,引發一連串的核反應!

『幫…幫我?點幫我呀?唔…唔通…係幫我解決?咁….咁係用…手?定…定係用…口?定…定係……』

就在我性幻想無極限的時候,小惠看到我的表情有點不妥,猛然醒覺我在想些甚麼。

「你個死人變態佬!去死啦!」小惠滿臉紅暈的將附近能丟的東西都丟過來。

「咩…咩呀?又…又係你話幫我嘅……」我不明所以的接過飛來的枕頭道。

「變態佬!咸濕佬!死變態!核突佬!」桌上的書飛了過來。

我將棉被拉起來保護自己,急道﹕「小…小惠,等…等等…等……」

四周突然平靜下來,我悄悄拉開一角偷窺著,只見小惠停了手,只是紅著臉喘著氣。

我鬆了一口氣,看來她已經將可以丟的都丟過來了……

「小…小惠……」我怯怯的道。

「我係話幫你發洩多餘嘅精力呀!死人變態佬!」小惠面紅耳赤的怒道。

我還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吓?即係點呀?……」

「你!同我每朝七點起身,然後去運動場跑步!」小惠命令。

「咩話?七點?跑步?你唔好叫我去死?」我當然不會接受如此無理的要求。

小惠調侃﹕「你自己摸吓你個肚腩?再唔做多啲運動過多幾年就連腳趾都望唔到啦!」

我鼻孔噴氣﹕「你識啲咩呀?呢啲叫幸福小肚腩,成熟男人先有㗎,啲女人不知幾buy!」

小惠不屑的道﹕「goodbye就有你份!唔怕話埋你知喇,Fiona佢鐘意啲瘦底㗎,你唔減咪由得佢囉。」

我懷疑﹕「係咪㗎?……」

小惠白了我一眼﹕「唔信罷就,一係你咪問佢囉!」

我當然不會問Fiona,所以唯有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

「好,跑都得,但我有一個條件!」我不想如此輕易就範。

「嗯?」

「就係你要陪我一齊跑!」我怎樣也要拉小惠下水。

「哼!驚你呀!跑咪跑!」

結果是除了第一天早上她有陪我之外,之後的每天她都在睡懶覺。

你問她怎麼知道我有沒有去跑步?那就要感激偉大的發明家了。

第二天早上我叫醒她去跑步時,她塞了一條手機帶給我,讓我將電話固定在手臂上來算跑步距離,跟我說每天最少要跑五公里才可回來,然後倒頭又睡。

我無語,唯有照做,反正日日運動身體好嘛。

我搔了搔頭,有點尷尬﹕「係…係呀,諗住減吓肥呀嘛。」

Fiona掩嘴笑道﹕「你哋啲男仔都會話減肥嘅咩?而且你都唔肥呀。」

我伸手捏了捏腰上的肉,誇張道﹕「唔係呀!你睇吓!幾多肉呀!」

Fiona笑﹕「你咁樣捏緊係有肉捏到出嚟啦!」

我神秘的笑了笑﹕「其實除咗減肥呢,我仲有個目的嘅……」

「哦?係咩呀?你打算參加渣馬呀?」

我搖了搖頭,笑道﹕「我諗住跑快啲,追女仔都易啲呀嘛!」

只見Fiona別過臉去﹕「係…係咩?你…你要追邊個呀?跑得好快㗎?」

我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她看了我一眼,發現我看著她,臉上泛起紅暈又別過臉去。

我解窘道﹕「你食咗早餐未呀?一齊食完先上堂啦。」

Fiona微笑點點頭﹕「好呀。」

吃過早餐,我送Fiona到課室上課。

「你上堂上到幾點呀?」

Fiona想了想﹕「我上完呢堂仲有堂,要上到12點半呀。」

我提議﹕「不如一陣一齊食lunch呀,我可以過嚟接你。」

Fiona微笑道﹕「好呀,咁一陣見啦。」

「一陣見,拜拜。」

我跟Fiona道別後就轉身離去,Fiona亦走進課室。

「早晨呀!Fiona。」一把似曾相識的男聲傳來。

「早晨呀。…………」Fiona的聲音越來越小,我已經聽不到她說甚麼了。

我轉頭一看,Fiona和那聲音的主人已經走進課室了。

那個男生是誰?那聲音總覺得在那裏聽過的。

想了一會,不得要領,我就放棄回宿舍了。

中午十二時二十五分,我站在課室門外等Fiona。

首先看到的是小惠和Mandy。

小惠知道我約了Fiona,所以沒有說甚麼,跟我和Mandy道別後,就和別的同學離開了。

Mandy看到了我,調侃道﹕「點呀?搵Fiona呀?」

我尷尬一笑﹕「係呀……」

Mandy指了指課室﹕「佢喺入面問緊professor嘢,好快出……」

Mandy還沒說完,只見Fiona和一個男生邊談話邊走了出來。

「咦?你嚟咗啦?」Fiona看到了我。

我朝她燦爛的笑了笑,道﹕「咁我哋行得未呀?」

Fiona一臉歉意﹕「sorry呀…我同唔到你食飯啦,我要同Mandy佢哋傾份功課。」說罷用眼睛瞄了瞄身邊的男生和Mandy。

這時候男生走前一步伸出手自我介紹﹕「Hello!我叫做Gary呀。」

??這把聲音…不就是早上的那一把嗎?怎麼會覺得這麼耳熟?Gary這個名字又好像在那裏聽過的?

我仔細的看著Gary,除了覺得他的外貌不錯外,就一點也想不起他是誰,那麼我是在那裏聽到他的聲音和名字呢?

我友善的握著他的手,道﹕「你好呀,我叫Samuel呀。」

這時候Fiona的聲音插了進來﹕「Samuel佢都係讀BBA㗎,佢讀Account。」

我看到Gary臉色好像變得驚訝,轉眼又回復平常﹕「Account嘅Samuel……你好呀!」我感到他的手用力握了一下。

我突然靈光一閃,想起了他是誰了!

『原來你就係嗰次喺Hall can同呀Roy食飯嗰條友!做咩聽到我個名咁驚訝呀?……唔通佢同呀Roy講話想追嗰個女仔就係Fiona?一定係!肯定呀Roy同佢講過我,唔係駛乜聽到我個名咁大反應!』

確認了他是情敵,我毫不示弱,右手使勁的握了他的手一下,就馬上放開。

Gary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轉頭問Fiona和Mandy﹕「我哋行未呀?」

Fiona繼續跟我道歉﹕「Sorry呀Sam,我下次同你食過啦。」

我大方道﹕「食唔到幾咁閒啫,下次先囉~」

Fiona微笑道﹕「咁好啦,拜拜~」

我跟他們道別後,就獨自回宿舍了。

「有無人要買外賣?我喺Hall can,可以買埋。」我在whatsapp群組裏問樂言他們。

「四寶飯,可樂」

「肉醬意粉,凍啡」

「叉雞飯,凍OT」

「11樓lounge等啦」我回覆。

「喂喂喂!我終於知道嗰條友係邊個啦!」我剛走進lounge,已經急不及待跟他們說。

呀君一邊打開飯盒,一邊道﹕「邊個嗰條友呀?」

我馬上解釋﹕「有次我哋咪喺hall can撞到個仆街Roy同佢個friend嘅,佢個friend原來都係讀Econ㗎!」

樂言一聽到已經將所有事情連結起來﹕「佢想追嗰個就係Fiona?」

我點了點頭﹕「肯定係!佢聽到我個名之後有啲驚訝,肯定係個仆街Roy同佢提過我。」

樂言笑道﹕「咁佢話Fiona側邊嗰個麻煩嘅靚女應該就係Mandy啦。」

我倒沒有想到這件事,於是我點點頭表示認同。

呀君一口叉燒飯,含糊的道﹕「呀Sam你情敵出現咗喎,點算呀?」

我聳聳肩﹕「未驚過,我而家同Fiona都不知發展得幾好呀!」

Michael嘲笑道﹕「但係人哋靚仔過你喎!我就話Fiona會見異思遷喇!」

我不屑道﹕「Fiona先唔會好似你咁敷淺呀!同埋我係sell內涵㗎。

呀君噴飯﹕「咁就仲死!你輸硬都得啦!」

「仆街啦你!」我將電視遙控擲向他。

樂言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膊﹕「兄弟,都係小心啲好。」

有必要嗎?

「呵…欠……食飽飯好眼瞓呀,仲要去上堂……」呀君打了一個大呵欠。

「咁不如一齊走堂返上去打機啦!」Michael在升降機中慫恿我們。

「日又打夜又打,你唔厭咩?」我沒好氣道。

升降機門打開,樂言走上前推開了大堂的門﹕「佢點會厭呀?打機係佢生命呀!」

我們魚貫走出,只見樂言呆望著宿舍飯堂的方向,拍了他一下﹕「喂!睇咩呀?」

我順著他的目光,見到Fiona,Mandy和Gary坐在不遠處的飯桌上討論功課。驚訝的不是這點,而是赫然見到呀Roy跟他們一起討論,而且還有說有笑。

樂言訝道﹕「乜嗰個呀Roy都係讀Econ㗎咩?」

我也充滿疑惑﹕「唔係呀……」

只見樂言臉色凝重的沉思了一下,然後道﹕「你哋去上堂先啦,唔駛理我,我一陣會過嚟。」說罷已經向他們走去。

雖然我不知道樂言去幹甚麼,但我清楚他的性格,問他他也不會說,還不如等他自己說出來。

結果到了下課,樂言還是沒有出現。

「喂!你識唔識你班有個叫Gary嘅人呀?」傍晚我在房中問小惠。

小惠在做功課,看也沒看我﹕「同學就緊係識啦!不過唔熟囉,做咩呀?」

「無,想問下你佢係咩人啫。」我裝作隨意道。

小惠轉過身來看著我﹕「做咩咁關心人呀?你中途轉gay呀?」

「黐線!我收到風佢追緊Fiona,咁咪諗住知己知彼囉!」

小惠疑惑的看著我﹕「你又知人哋追緊Fiona?」

「總之我有辦法知啦。」然後續道﹕「你知唔知佢咩料?」

小惠搖搖頭﹕「唔知呀,不過幫你打聽下啦。」

「Thank you你呀!」

小惠看了我一眼又繼續做功課。

「weiwei,有樣嘢問下你」我晚上whatsapp Fiona。

「?」

「頭先食完飯去上堂,見到你哋喺hall can傾緊功課,但點解呀Roy都喺度嘅?」

「哦~頭先有啲電腦嘅問題我哋三個都唔識搞,跟住Gary話佢個friend會識,咪叫佢幫手囉,點知係呀Roy嚟喎,真係幾橋呀!」

「哦~原來係咁」我想是Gary刻意找呀Roy來吧。

「Mandy同呀Roy超好傾呀,我都未見過佢係咁嘅,佢平時都唔理啲啱啱識嘅男仔嘅」

我想起了在飯堂裏呀Roy跟Gary說的事,Mandy會有麻煩嗎?要跟Fiona說嗎?

「係呢,咁你有無見到樂言呀?」還是先打聽一下樂言幹了甚麼吧。

「有呀,本來Mandy見到樂言都黑哂面,但樂言同佢講咗句嘢之後,Mandy就話有事走先,然後就同樂言一齊走lu……」

樂言跟Mandy說了甚麼?他們又去哪裏了?

 

 

集數列表

 

出處: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