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三)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雨晴終於肯見我了!

我看著電話裡的文字,興奮得差點跳起來。
阿悅終於忍不住了,伸出手摸摸我的額頭︰
「你啊,一會沮喪一會興奮的,是不是得了絕症啊?」
「哈哈,怎樣都好吧……阿悅!我現在趕時間,下次我再請妳吃頓好的!拜!」
「什麼……」
阿悅還沒反應過來,我已經背起包包跑出canteen。
背後,傳來阿悅響徹canteen的怒吼︰
「你個混蛋!下次你不請我去酒店吃生蠔你就等著受死吧!」

我舉起手示意知道,頭也不回地越跑越遠。

從學校到尖東,如果用公共交通工具,肯定要半小時或以上。
所以,我幾乎想都不想就跳上了的士。
老實說,剛才欠下Candy和阿悅之後,這個月我便只能吃頹飯渡日。再加上這程的士,恐怕等著我的就只剩下杯麵了。
然而,值得。

登上的士後,我馬上發Whatsapp message給Candy︰
『我正趕去,讓她等我一會』
我不知道Candy用什麼手段說服雨晴見我一面,真怕她等一會看不見我就一走了之。
『放心啦,她家就在那附近』
我稍為寬心,記憶的感覺卻有點混亂。

我心目中的雨晴,一直都是跟我一起在沙田的公立學校上學的女孩。
學校,圖書館,自修室,新城市,城門河……到此為止。
她家原來在尖東?
抑或是,近來搬到尖東?
我一無所知。
我突然發現,自己認識的只是七年前的她。
現在的她,雖然看上去毫無二致,但這七年來,她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個謎。
特別是Candy說她已經有未婚夫這件事……

未婚夫啊……什麼概念?
還有尖東噴水池……
這肯定是什麼八十年代電視劇的老土劇情吧?
也是,久別重逢這設定,本來就已經夠老土了……
想著想著,不禁傻笑起來。
假如劇情發展下去,我會不會要去教堂搶婚?

想著,的士已到尖東。
我撐著她的傘,好讓她能一眼看到我。
然無,尖東噴水池就那麼一個圓圈,我卻繞了一圈又一圈,還是看不到另一個同樣把著天藍色雨傘的人。
夜色低沉,燈光灑在雨水混和噴水池的水霧上,迷離虛幻。
在雨中走到第五圈,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找不到人。

『表姐說,在尖東噴水池等你』

這句話,本來就沒有主語。
而在等我的,也不過是在一把透明雨傘的掩護下,靜靜地躺在噴水池邊木椅上的天藍色摺疊傘。

我按捺著心痛,伸手撿起那把被我藏了七年的傘。
乾爽的觸感,告訴我她到底有多細心。
而在傘柄上,還掛著一張小卡片。
娟秀的字跡跟當年毫無二致︰

『謝謝你珍惜它』

是因為我晚到,所以她先走了嗎?
還是,她由此至終都沒想過要見我?
我的心情紛亂得難以形容。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的手機已經試撥了十幾次她的電話。
當然,依舊是留言信箱。
感覺疲憊不堪,我撐起那把透明傘坐在木椅上,懷中抱著七年前後的兩把天藍色摺疊傘,每隔幾分鐘就發出一條SMS︰

『我珍惜的不是那把傘,而是妳!』
『在妳放下傘的位置等妳』
『我只是想見見妳,跟妳說說話而已……不要這麼迴避我好嗎?』
『如果是我哪裡惹妳不高興了,妳可以告訴我啊』
『最少,讓我把妳的傘還妳吧?』
……
當然,沒有任何回應。

雨依然下個不停,而且越下越大,斜風冷雨打得我的褲管和鞋襪濕透。
抬頭看看漆黑的天空,還有四周酒店華燈下的冷雨,那種紙醉金迷的八十年代感覺,如鬼魅般纏繞在空氣中。
流年總如逝水,物是人非以後,留下的不過是寂寞。
在這麼濃重的懷舊感當中,我終於忍不住做了最老土的一件事︰

『妳不來的話,我就一直在這裡等』

蠢斃了。
但我願意。

深夜在雨中等待,世界彷彿即將毀滅般寂寞。
除了下雨的聲音,就是噴水池的水聲,我很懷疑自己是否進入了平行世界。
還好,現在比八十年代好的地方是,我們有隨時可以上網的電話。
我拍了一張噴水池的照片,加上effect之後,上傳到Facebook,加上一句描述︰
『滂沱大雨』
不到一分鐘,已看到阿悅的回應︰
『你跑去尖東搞什麼鬼?中了邪?』
阿悅明顯仍氣在心頭,但我了解她的個性,只要請她吃一頓好的,她馬上會把一切都忘掉。我不擔心。

關掉Facebook,我再次用SMS給雨晴發了一句︰

『我會一直等』
SMS沒有雙勾,沒有最後上線時間,我甚至不知道,給我發來SMS的那個號碼是否屬於她。
這種未知的感覺,彷彿回復寄信的年代,充滿原始的感覺。
而在這個一切都簡單快捷的時代裡,越原始越令人心動。

我一直撐傘坐著,在大雨之下,把Facebook和蘋果動新聞都看了一遍。還順便去過天文台的網站,確定已經掛上了黃色暴雨警告。
一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但我卻沒有收到她的任何回覆。
濕透的褲管由難受變成麻木,身在雨中的我,完全無可奈何。
這時我才發現,其實噴水池附近多的是有冷氣供應的食店,整個事我完全在自討苦吃。
但我願意相信,這叫做誠意。

偶爾會有幾個行色匆匆的過路人,向我投以動物園裡看猩猩的目光。
聽說,這附近最後一家夜總會都已經在一年前結業,這天氣下還來探訪這曾經的煙花之地,只有那些景點固定的自由行旅客。
我想,他們眼中看到的,肯定也不是今日的香港。
他們嚮往的,不過是那個他們永遠無法自由踏足的繁榮盛世自由都市。
以前無法踏足。
現在還是無法踏足。
因為,一切都只能在記憶中追尋了。

人總是那麼奇怪。因為已經不復再,才覺得莫名珍貴。
所以,我不斷地想,假如雨晴真的來見我,我應該跟她說什麼?
然而,完全想不出來。每一句開場白,都被我的理性以光速槍斃。
我想說一句話,讓她明白她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但是,任何一句對白,都膚淺得不值得我說出口。

正苦思著,哇啦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
大雨突然變成暴雨,幾秒之間,地上的積水近一寸厚;木椅上反彈的雨水,讓我的屁股和上衣都濕透。
命運真是眷顧我。如此一來,反而更不想走了。
就坐到天亮吧。
最少,我已經付出到最後。我知道,自己並沒有錯過。
偏偏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一隻水靴突然映入我的視線。
在昏黃的燈光中,那依稀是一雙白色的高筒靴,上面別著天藍色的蝴蝶結。

我的視線,難以置信地上移。
一條熟悉的米白色七分袖連衣裙。
一把被雨水得半濕的長髮。
一雙半月似的眼眸。
還有,一個無奈的苦笑︰
「為什麼要這麼執著呢?」
我望著她幽怨的眼神,本來想說句輕鬆的話;但是,在我開口之前,我的身體竟徑自推開雨傘站起來,一個箭步衝上前,把她緊緊擁入懷中。

「喂喂……等一下……」
她掙扎起來,我卻越抱越緊。
「別這樣……我……喘不過氣來……」
對不起,但我沒辦法放開。
我很怕,我稍稍鬆手,放走的又是七年光陰。

她手上那把傘不知何時已經掉在地上,我竭力用身體為她擋雨。
但是,大雨仍然入侵她的衣服。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微微發抖。
她已經沒有氣力再掙扎,放棄似地把臉貼在我的胸前,低聲說︰
「我不懂……為什麼?」
「我才要問,為什麼要裝不認識我?」
她沉默良久,搖頭又問︰
「到底…………為什麼?」
我低頭看看,只見水滴灑滿她的臉,恣意從她的眼眶滑下。
她的臉容上,有一種我從前沒見過的蒼白感。

我想,她總有她的原因。
但是,我也有我的理由。
她問我為什麼,我當然知道。
我只是不懂得該如何告訴她,當我擁著她的時候,胸口裡那個在七年來時大時小的黑洞,竟在一瞬間得以填滿。
這種充實而滿足的感覺,既陌生又熟悉。

我捧著她的臉,在她的額上深深一吻。
這個吻,充滿雨水的味道。
屬於她的味道。

「因為,這七年來,我只想再見妳。」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