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六)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當我以為她又再一次離我遠去時,她竟然就在我的眼底出現。
那種失而復得的興奮心情,令我差點大叫起來。
正想跑下去跟她相會,我的大腦卻突然閃過一個疑問。
她,為何會在抵港大堂?
最合理的推測,應該是接機吧?
那麼,接誰?

『如果是她的話,你死心比較好喔!她已經是人家的未婚妻啊呀!』

我的心中,不期然浮現起很不好的預感。

但事實上,我也明白自己的擔心很多餘。
她是我的誰呢?
她要接什麼人,要見什麼人,我又管得著嗎?
想到這裡,我打消了衝下去的念頭。
現在讓她看見我,除了讓她認為我是個跟蹤狂之外,別無用處。

於是,我只是站在橋頭上,靜靜地守護著她的身影。
她當然注意不到我的注視,只是專注地看著閘口。
時有咳嗽的身體,更形單薄。
顯然,她穿不夠衣服。

一瞬間,我很動搖。
不管怎說,她會生病都是我的責任。
我開始想像,假如我現在跑下去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她會有什麼反應?
驚喜?感動?還是……厭惡?

然而,我內心的掙扎在短短的幾秒之後,已經隨著她的行動而消失。
她正踏著輕快的腳步,迎向她要接的人。
那個打扮有如韓國型男、蓄著整齊小鬍子的男生看見她,滿臉欣喜。
他帶著掩都掩不住的笑意跑向她,搓了搓她的頭,再一把將她的臉按在自己胸前。
她掙脫,整理著被弄亂的頭髮,臉上卻始終笑容滿臉。

我的心猶如一條殘破的毛巾,被扭完,再扭。
我以為在打擊之下,自己的視覺會覺得迷糊起來,然而,即使世間一切都離我而去,眼前那對男女的一舉一動,卻是異常清晰。
只見她幫他推著行李,而他則把外套披到她的身上。
她微笑著感謝他。
也許因為被他的笑臉感染的關係,雨晴臉上的笑容,是我從沒見過的開朗。
我身體裡那條破毛巾,幾乎扭出血來。

我看著那共推一部行李車的兩人、那兩個談笑風生的身影,從我的腳底經過,直往機場快線方向走去。
直到他們已經遠望我的視線,我卻只能站在原地,似是附生在欄杆上的植物。
我感覺到,身體裡的支柱,彷彿已經碎裂;而那個伴隨了我七年的黑洞,又重新在我的身體裡萌芽。
那個男生是誰,對我而言,也許已經不再重要。
我只是反覆地問,這次的重遇,對我和她來說,到底象徵著什麼呢?
我看著機場中川流不息的人群,無數的相聚與分離,卻找不到合適的答案。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我接聽的動作,就像隻喪屍。
電話裡傳來Candy活潑的聲音︰
「軒哥哥,會不會打擾你喔?」
我稍稍打起精神,微笑說︰
「不會。怎麼了?」
「沒什麼事啦。我平安回到家了,怕你擔心,所以打個電話來報平安喔!」
「是嗎……妳到家就好啦。」
「嗯呀,多得你把傘借給我喔!……咦,不對……」
「怎麼了?」
「軒哥哥,這把傘對你來說很重要的吧?我認得呢。那天你還特地去找表姐拿回來……」

我的心臟噗通地跳了起來,想了好一會,才說︰
「啊,其實也沒那麼重要……沒關係的,放在妳那裡就好了。」
「嘻嘻,這樣喔……放心吧!我會把傘吹乾疊好,等你下次來的時候就原璧歸趙喔!」
「唔……也許怎麼都沒所謂了……」
「啊?」
「不不,沒什麼……」
「軒哥哥,你還好吧?聲音聽起來很沒精神喔……該不會是剛才把傘借給我了,淋了雨,現在又感冒了吧……」
「不不,不是因為妳……不過,Candy,有件事我想問問妳……」
「嗯?」

話到嘴邊,我卻問不下去,只好說︰
「妳……嗯……今天玩得開心嗎?」
「嗯呀!非常開心喔!倒是你,會不會覺得無聊?要帶幾個小孩……」
「不會啊!雖然我本來不太喜歡迪士尼,但說實在的,比我想像中好玩。」
「嘻嘻!是吧是吧?很好玩的喔!那麼,下次也要一起去玩喔?」
我淡淡一笑︰
「好啊,有機會的話,再一起去吧。」
「一言為定喔!」

Candy那天真的信任,令我對自己的別有用心,更感厭惡。
最後我只好跟她說︰
「Candy,那把傘,我下次去妳家時補習時拿。謝謝妳。」

掛線之後,我沿著雨晴他們剛才踏過的路,一步步走向機鐵,離開這個充滿遺憾的機場。
那晚在雨中,她問我,為什麼要如此執著。
事實上,我清楚明白。
我的緊張,我的執著,只因為害怕再次的錯過,再次的失去。
但是,假如只有我一個人如此執著,這種失去,也許由一開始就不是錯過。
也許,不再執著,對大家來說,才是最好的。
也許。

 

那晚,我沒有回宿舍。
身心俱疲的我,只想回家好好躲起來,忘掉一切地躲回溫暖的被窩中。
於是,我直接坐車回家,打開家門,倒在床上,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下午一時多。

在悠長的春眠中,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我坐在一輛巴士上。窗外下著雨,雨點掛著玻璃上,映照出斑爛的顏色。
然而,車窗外的景物,卻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
巴士搖搖晃晃,不知要開往何方。
昏暗的車廂裡,除了我,只有一個女孩。
她坐在我的斜前方,我一直望著她,想看看她的模樣。

窗外的光線有時會打到她的側臉上,卻又迅速移開。
不斷的重覆,重覆,我看到的,卻始終只是她柔順的長髮,和弧度優美的耳朵。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我很緊張,以為她拿電話時會轉過來讓我瞧見她的臉貌。
但原來,那是我的電話。

夢就在這刻醒了過來。
電話是阿悅打來的。
她說我自從去完迪士尼之後就音訊全無,問我是不是被老鼠吃掉了,又問我是不是病危下不了床。
聽到她這麼說的時候,不知是自尊心作祟還是什麼,我突然衝動起來︰
「阿悅,那頓自助餐我不想再欠了。我們現在就去吃了吧。」
「軒少,你病傻了還是中了六合彩?昨天才去完迪士尼今天又去吃自助餐?不對不對,你是不是經過昨天之後已經面臨破產,所以才決定不惜一切?」
「什麼原因都好吧。總之我現在請妳,妳吃不吃?」
「幾時?哪裡等?」
我就喜歡阿悅的乾脆。

這本來就是即興的節目,我也懶得花心思去編排,就隨便說了在旺角等,貪其交通方便。
說實話,昨天在迪士尼花的錢比我想像中少,這的確是一部份原因;但說到底,也許我只是想放縱一下。
最後,我跟阿悅在旺角一家酒店吃了下午茶自助餐。
雖然沒有生蠔,但阿悅還是很興奮,前前後後拿了五六盤食物。
我們聊聊食物,說一下教授的八卦逸事,再互相取笑一下,幾個小時輕輕鬆鬆就過去了。
跟阿悅相處,就是這麼輕鬆自在。
我們都不用偽裝,不用想著怎樣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真率得如回到童年,把一切現實的不快都拋開忘掉。
到最後,大家都飽得走不動,一起攤軟在酒店大堂裡,捧著肚皮傻笑。
我們還去便利店買了啤酒和花生,準備回去宿舍前的空地繼續第二輪瘋狂吃喝。

在下了車走回宿舍的路上,我雖然還沒喝酒,卻已經變得口沒遮攔︰
「阿悅啊,坦白說,在我們系裡,妳也算是很不錯的了。」
「很不錯是什麼意思?我本來就很好!」
「不不不,我當然知道妳成績很好,但我這是在說妳的外貌呀。」
阿悅叉起腰︰
「我的外貌本來就很好呀!你現在才發現?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等一下,妳沒聽清楚我的話。我剛才說的重點是……只限於我們系裡!」
話沒說完,我馬上邁步跑了起來。
而阿悅也很配合地在後面追著,作勢要打我。
說到跑步,她當然不是我的對手。
只不過,跟她保持一定的距離,聽她不斷叫囂要殺了我,也是一種享受。

跑著,不一會已到了宿舍附近。
下午剛下完一場大雨,雨雲散去,雖已時近傍晚,但天色反而比較亮。
星期天的宿舍,人流稀少。
所以,我馬上就注意到他。

他正站在我們宿舍門前張望,任誰都可以一眼看出,他不是這裡的學生。
更觸目的是,他的外型。
高挑的身材、貼身長袖上衣、九分窄腳褲,還有彷彿個人標記似的,整齊的小鬍子。
他,正是昨天晚上,雨晴在機場接的人。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