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先生

《我要追番我老婆》 – 第一章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這個故事是《我老婆教我追女仔》的後續故事。

這個故事緊接著《我老婆教我追女仔》,基本上是上、下集的關係。若還未看過上集的話,是不明白這個故事說甚麼的,請先到以下連結看畢《我老婆教我追女仔》才到這裏。

集數列表

 


 

 

我很高興啊!我親眼見證了我的成功了!我努力了這麼久終於成功了!但…但為甚麼我在流淚?我明明就是打從心底覺得快樂的,但為甚麽我的眼淚還是不停的流出來?為甚麼我的心會抽搐著?為甚麼我會覺得這麼難受?這不正是我想要的結果嗎?為…為甚麼……?

少女漫無目的的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她不知道自己在那兒,也不知道自己要往甚麼地方,她只知道要離開,走得越遠越好。

她沒有理會旁人的目光,沒有理會碰撞到的路人,沒有理會輾過腳踝的行李,沒有理會馬路上有沒有車輛,沒有理會嘗試拉著她的陌生人,甚至沒有理會疾駛過來的的士……

嘎吱…………嘎……! 嘭!

「呀!!!!」
「嘩!撞到人啦!」

「call白車!call白車!」

「快啲報警啦!」

「喂!快啲攞個電話黎拍低佢啦!可以放上facebook呃like呀!」

『……我…我在那裏…﹖怎麼四周黑漆漆的…﹖旁邊的人幹嗎這麽吵耳…?…唔……?身體都動不了……?……算了…反正我很累…..就讓我睡一會吧…………』

「係呢!你點知我鐘意食榴槤雪糕嘅﹖」小惠邊吃著雪糕,邊笑著問我。

剛下課,我就帶小惠到附近商場新開張的雪糕店吃榴槤雪糕。

其實我還知道你喜歡一切用榴槤做的甜品,但當然我不會這樣說。

「唔知㗎,我都係問吓你有無興趣咋嘛。」我微笑道。

「你平時都係咁樣識女仔㗎﹖」小惠笑意盈盈的問我。
我有點尷尬,老臉一紅不知如何回答,唯有以笑遮醜。

小惠微笑道﹕「講吓笑啫,應該好少女仔會好似我咁鐘意食榴槤……嗯!好味!」小惠又吃了一口,一臉滿足。

她見我面前的雪糕原封不動,好奇問我﹕「你做咩唔食呀﹖」

我搔搔頭道﹕「其實我麻麻哋榴槤……」

小惠噗哧一笑﹕「你個人咁得意嘅,自己唔鐘意食但係會帶人嚟食。」她頓了頓,又道﹕「你可以食其他味㗎嘛,唔一定都要食榴槤㗎。」

我笑道﹕「咁比埋我呢杯你,我去買過杯啦。」說罷將我眼前的雪糕推了給她,然後逕自去買另一杯雪糕。

買完回來,她已經幹掉了自己的那一杯雪糕,正拿著我的那杯吃得津津有味。

她見我回來,好奇的問道﹕「你買咗咩味呀﹖」

我早知道結果是這樣,於是將買來的雪糕分一半在空杯子上,遞了給她道﹕「Belgium triple chocolate。嗱,分一半比你啦。」

小惠的雙眼放光,蠢蠢欲動卻又不好意思﹕「唔好嘅,你自己食啦……」視線卻一直停留在Belgium triple chocolate上。

我笑道﹕「我食一半夠啦,你幫我食埋佢啦。」

小惠笑靨如花﹕「既然係咁,我就『幫』你食咗佢啦!」說罷已經一手接過杯子。

我心滿意足的看著小惠,有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

小惠給我看得不好意思,紅著臉嗔道﹕「做咩係咁望住人啫……」

我忘記了今天才剛跟她認識,可不要嚇著她了。

於是我移開目光,問了一個我一直想問的問題﹕「係呢,其實你叫咩名呀﹖」我問的當然是她的中文名字,我還是想確認一下。

她訝道﹕「頭先上堂咪介紹咗囉,我叫Irene呀嘛……」

我搖頭道﹕「我係話中文名呀。」

小惠奇道﹕「乜而家興叫人中文名咩﹖」

我不知道應該怎樣解釋,唯有道﹕「唔..唔係…我好奇啫。」

她看著我,表情像看著一個怪物﹕「你個人都幾奇怪喎,第一日識個女仔就約人去食榴槤雪糕,但係自己就唔鐘意食;跟住知道人哋個英文名仲唔夠,仲要知道埋人哋個中文名……」

我有點急燥﹕「你…你話比我知啦!」

小惠疑惑的看著我,然後指著我質問﹕「你係咪有咩企圖﹖講!」

我嚇得雙手舉起﹕「無…無呀……純粹好奇…純粹好奇……」

小惠還是一臉懷疑的看著我﹕「真係純粹好奇﹖」

我點頭如搗蒜。

她想了想,道﹕「除非你話我知你叫咩名先啦。」

我鬆了一口氣,道﹕「我全名叫陳洛鋒……」我頓了頓,有點遲疑道﹕「其實…你可以叫我做呀鋒……」我很希望她可以像以前那樣稱呼我。

小惠聞言蹙著眉,喃喃自語不知道說些甚麼。

只見她眉頭一緊,面容有些苦惱。我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道﹕「你無嘢呀嘛﹖」

她回過神來,神情有些茫然﹕「無…無事呀……」

我期待的看著她﹕「到你話我知你全名啦喎。」

小惠道﹕「我叫做盧家惠。」

果然是小惠!

我放下心頭大石,然後又問了一個大膽的問題﹕「咁…咁我可唔可以…叫你做小惠呀……﹖」

小惠隨意的回應了我﹕「哦…好呀……」然後又好像陷入沉思之中。

鈴…..鈴鈴……小惠的電話響起來。

小惠接聽了電話,樣子馬上變得高興起來。

只聽得她甜甜笑道﹕「你到咗啦﹖我而家過嚟啦!」

小惠甜蜜的樣子讓我的心緊緊抽搐了一下。
是誰﹖男朋友嗎﹖

我心裏不安的想著。

小惠掛上了電話道﹕「我走先啦,下星期見啦。」言畢已經站起來。

「哦…哦!下…下星期見啦……」我愣愣的看著小惠轉身離去。

我看著小惠遠離的背影,實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決定跟上前看過究竟。

只見小惠在人群中輕快地前進,沒多久走到了商場的停車場落客處。只見一輛私家車停在該處,一名高高瘦瘦、英俊挺拔的男生站在旁邊。小惠看見該名男生,馬上偷快的走上前,親暱的挽著他的手臂。該名男生笑著敲了小惠一個爆粟,不知道跟她說了些甚麼。只見小惠吐了吐舌頭裝了個鬼臉,然後就坐上了那名男生的私家車。

我的心涼了半截,絕望的看著他們絕塵而去。
********************************************************************************************************************
陳洛鋒……怎麼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

想著想著,腦海好像閃過了甚麼影像,但還沒看清楚就覺得腦袋劇痛了一下。

「小惠,諗咩諗到皺哂眉頭呀﹖」二哥見我蹙了蹙眉的樣子,開口問道。

「無…無呀……係呢二哥,你有無聽過陳洛鋒呢個名呀﹖」我想不到在哪裏聽到過這個名字,只覺得這名字好像很熟悉,很親切。

二哥想了想﹕「陳洛鋒……」然後搖搖頭道﹕「無聽過。你覺得我應該知道係邊個﹖」

二哥不知道是誰嗎﹖那應該不是我們認識的親戚吧。

我搖搖頭﹕「無呀,隨便問吓啫……」

二哥眼看著前方,邊駕車邊笑駡﹕「叫你落咗堂去買蛋糕,你就掛住去食雪糕!」

我笑道﹕「咁有二嫂幫我買呀嘛!」我想起了一件事,問道﹕「係喎,今日媽咪生日,爹地會唔會叫咗其他人嚟㗎?」

二哥看了我一眼,笑笑道﹕「一早知你啦,我叫咗媽咪同爹地講唔好叫其他人啦,今晚得我哋一家人,你放心啦!」頓了頓又笑道﹕「你快啲搵個男朋友番嚟,爹地咪唔會成日帶男仔番嚟同你相睇囉!」

我呶呶嘴﹕「一日至衰都係你啦!咁早就結婚!而家剩番我一個爹地媽咪先係咁催我咋嘛!」

二哥失笑道﹕「你咁都有得賴呀?」

我撒嬌道﹕「而家係賴你㗎啦!」

二哥微笑道﹕「其實你有無遇到啱嘅人啫﹖」

我面紅紅嗔道﹕「無呀!唔好問咁多啦!」

我馬上將頭轉過去,望著不斷倒退的風景,又開始想著「陳洛鋒」這個名字。
********************************************************************************************************************
「點呀﹖今日有無撞番小惠呀﹖」晚上的時候,Rachel whatsapp我。

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回覆她。看見小惠這個名字,我又想起了剛才她那個甜蜜的樣子,心情頓時又跌入谷底。

「有」還是實話實說吧。

「真嘅!恭喜你呀!你終於等到佢啦!」Rachel的回覆看起來很興奮。

我還未想到要怎樣回答,Rachel已經打電話過來了。

「Sam!咁你見到佢,咁跟住點呀﹖你同佢識咗未呀﹖你跟住諗住點呀﹖」

她連珠炮發的一連串問題,弄得我不知如何回答。

「…er……其…其實……」其實我現在的心情很低落,有點不想提起剛才的事。

Rachel聽我吞吞吐吐的,馬上猜到了有些情況﹕「嗯﹖係咪有咩事發生呀﹖」

我吸了一口氣,決定將剛才的事說一遍給她聽。

Rachel聽後沉默了一會,道﹕「其實…你又唔駛咁灰心嘅……或者…嗰個唔係男朋友呢……」

不是男朋友是甚麼﹖是哥哥嗎﹖我沒聽她說過有哥哥啊!而且就算真的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這麼出眾,小惠還會看上我嗎﹖

只是我知道Rachel一心一意想開解我,我倒沒有將我的想法說出來。

只聽見Rachel繼續說﹕「…嗰個可能係佢阿哥呢。而且就算真係佢男朋友,你都可以爭佢番嚟㗎!又係你自己講嘅,佢係你未來老婆嘛!」

Rachel說得對啊。小惠是我老婆,最終我跟她一定會在一起的。而且我這麼了解小惠的喜好,要獲得她歡心還不容易嗎﹖

我憶起當年Gary出現時給我的打擊。Rachel就如當年小惠鼓勵我一樣,又讓我重燃鬥志了。

我呼出一口氣,謝道﹕「多謝你呀,Rachel。」

「嘻~傻啦……係呢,你聽日得唔得閒呀﹖我有套戲想睇呀,不如你陪我呀。」

「哦,好呀。」請她看電影當答謝她吧。
********************************************************************************************************************
我穿著校服,從公共圖書館走出來。只是讀中四的我,近視有點深,架著一副厚厚的眼鏡,可能是因為我太喜歡看書吧。我邊看書邊走路,身體純熟的避過熙來攘往的路人,然後走到了一條每天放學都會橫過的馬路。我見交通燈的綠色人像在閃動著,於是我抓緊時間橫過馬路。

「唉哎!」沒想到此時對面一個路人迎面的撞了過來,我來不及閃避給撞倒在地上,那個撞到我的路人卻已經不顧而去。

我的眼鏡給撞跌了,視線模糊的我在地面摸索著,希望可以找回眼鏡。

嘎吱……嘎……此時一陣刺耳的煞車聲從遠而近傳來,我抬頭一看,一輛的士正疾駛過來。我頓時給嚇得呆住了。

「小心!」一把聲音響起,然後……

我霍然驚醒過來。

我坐起來,抹著額上的汗珠,喘了一口氣。

這是我第幾次做這個夢了﹖自從在醫院醒來後,我不時會做這個夢,有時候一個月一次,有時候頻密一點會一個星期一次。而每次醒來,夢中的一切,我都記得清清楚楚;那陣刺耳的煞車聲、那一句「小心」等等,彷彿都是我曾經經歷過一樣,但我卻想來想去想不到有這段回憶,到底這個夢……﹖
********************************************************************************************************************

這已經是我第十三次偷瞄小惠了,但她一直很專心的上課,根本沒有留意我。

待會要再約她去吃雪糕嗎﹖還是直接問她拿電話﹖

我苦笑起來,想不到我又為了怎麼得到心儀女生的電話而苦惱。這回樂言和小惠都沒法子幫我了,怎麼辦﹖

這時候老師天籟的聲音傳來。

「今年同上年一樣,大家都係要做個group project,內容就好似第十三課咁,模擬一段有關旅行嘅對話。你哋大概三至四個人一組,下一堂比個名單我抽籤。第一組會喺兩個月後喺堂上面present。雖然我唔會硬性要求你哋背咗啲script,但背咗係有分加㗎。」

我聞言大喜,馬上問小惠﹕「小惠,不如我哋一組囉。」

小惠微笑道﹕「好呀。」

坐在後面的兩位厹仁兄亦馬上發情的走上來,纏著小惠﹕「Irene,不如我哋一組吖﹖」

當我得知他們口中的的美女原來就是小惠時,我已經對他倆「另眼相看」。正當我想隨便找個理由回絕他們時,小惠卻快我一步的回答﹕「哦,好呀。」

甚麼﹖!為甚麼要讓兩隻厹跟我們一組﹖你沒發現他倆的意圖嗎﹖

既然小惠已經答應,我也不好說些甚麼,只能啞巴吃黃蓮了。

兩隻厹像中了六合彩頭獎一樣,喜孜孜的回到座位。

下課後,兩隻厹邀請小惠和我討論一下group project的事。當然,他們想邀請的不是我,只因我是同一組所以不得不問我而已。席間,我除了知道了兩隻厹一隻叫呀家俊,一隻叫凱俊(俊﹖邊撚度俊呀﹖)之外,終於都順利得到小惠的電話。

待會討論好功課後,怎樣可以擺脫這兩隻厹,與小惠單獨相處呢﹖

腦海「叮」一聲,想到了一個方法。

差不多討論完結前,我道﹕「我去一去洗手間。」接著我在洗手間裏whatsapp小惠﹕「一陣去唔去食雪糕﹖剩係我同你。」然後我就回到座位上。

這時候小惠似笑非笑的看著我,然後沒頭沒腦的道﹕「好呀!」

兩隻厹楞了楞,不知道小惠說些甚麼,同聲問道﹕「Irene你話咩好呀﹖」

我聽到小惠的回答,心裏已暗自爽翻天了。

小惠微笑道﹕「無嘢啦。」然後看看手錶道﹕「都差唔多囉呵,咁各自返去做自己嗰part,下個星期再攞出嚟夾下啦。我約咗人,走先啦,拜。」說罷頭也不回的離席而去。

兩隻厹呆看著小惠離去的方向足足有十秒,才醒覺要馬上追上去,但小惠已經失去了蹤影。

這時候我才施施然收拾東西離開,留下兩隻厹在原地急轉圏。

雪糕店門外,小惠悄生生的站著,笑意盈盈的看著我跑過去。

我跑到她跟前,喘了一口氣道﹕「嗄……你唔坐喺入面等嘅﹖」

小惠看著我,笑道﹕「我今日想食蛋糕。」

我想了一想,這個商場好像沒有地方賣榴槤蛋糕,但芝士蛋糕也是小惠的最愛。於是笑道﹕「咁你跟我嚟呀。」

我帶著小惠來到麥當勞,小惠奇道﹕「麥當勞﹖」

我示意她坐下,然後我道﹕「係呀,你坐陣,我去買嘢食。」說罷轉身離去。

小惠在我身後喊道﹕「喂!你知我想食咩㗎啦﹖」

我向她笑了笑﹕「睇吓我買唔買得中﹖」

小惠雖然疑惑的看著我,但仍然乖乖的坐著等我。

片刻後,我捧著一件芝士蛋糕和兩杯熱mocha回到坐位上。

我望著小惠,笑道﹕「啱食嘛﹖」

小惠訝異的看了看我,然後沉吟片刻道﹕「我……係咪應該識得你㗎﹖」

小惠這是甚麼意思﹖我聽不明白。

我一臉問號的望著小惠,小惠會意,解釋道﹕「我意思係……其實我哋係咪識得㗎﹖」

為甚麼她會這樣想﹖是因為我清楚知道她的口味嗎﹖那……我要告訴她我和未來的她的事情嗎﹖

嗯……還是算了,待我和她的關係更親密一點再說吧。

我搖搖頭﹕「上個禮拜我哋先至第一次見,你覺得我哋係咪識得吖﹖」

小惠吃了一口芝士蛋糕,疑惑道﹕「咁點解你會知道我鐘意食榴槤雪糕同cheese cake﹖」

這個嘛……真的比較難解釋……

我隨口答道﹕「唔知㗎,上個禮拜我只係問吓你有無興趣,點知你又真係有喎。頭先你話想食蛋糕,咁我諗女仔多數都鐘意食cheese cake㗎啦,咁咪買cheese cake囉。」

小惠點了點頭,沒有再說甚麼。沉默了一會,她突然道﹕「其實我覺得我好似聽過你個名,所以先至咁問……」

她聽過我的名字﹖怎麼可能﹖

我沒有想太多,笑道﹕「可能係我個名普通啫,叫呀鋒嘅人一個招牌跌落嚟都砸死幾件啦。」

小惠噗嚇一笑﹕「咁又係……」

我想多點了解現在的小惠,於是我轉了轉話題﹕「係呢,你仲讀緊書﹖」

小惠搖搖頭﹕「我喺美國讀完書,返咗嚟香港大半年啦。而家我做緊兼職瑜伽導師。」

小惠會瑜伽嗎﹖怎麼沒聽她提起過的﹖以前也沒見過她有做瑜伽啊。

我奇道﹕「你係咪可以將隻腳擺上個頭度㗎﹖」這是我對瑜伽的敷淺認識。

小惠笑道﹕「點解個個聽到都係咁問嘅﹖其實瑜伽都有好多pose係好簡單,一般人都做到㗎。」

我尷尬的笑了笑﹕「一聽到瑜伽就會諗起將隻腳擺上頭……係呢,要學幾耐先做到老師呀﹖」

小惠笑道﹕「做咩呀﹖你想轉行呀﹖」她想了想,道﹕「我三、四年前開始學,個導師牌係上年考嘅……」她頓了頓,問道﹕「咁你呢﹖」

「我呀﹖我喺大學讀account,而家都係做account。」

小惠呷了一口咖啡道﹕「睇你個人都唔係好悶啫,原來你份工咁悶㗎﹖」

我笑道﹕「就係份工悶,平時先唔可以咁悶嘛。」

小惠「哈」一聲﹕「咁又係……係呢,而家幾點呀﹖」

我拉起衣袖看了看手錶,答道﹕「就嚟七點啦……」我望向小惠,發現她看著我的手腕發呆。

我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喂!你無嘢呀﹖」

她回過魂來,答道﹕「哦!……無…無嘢呀……原來差唔多七點啦﹖我約咗人要走先啦。」

我心裏一沉。約了人……是男朋友嗎﹖我很想這樣問她,卻發覺我根本沒有這個勇氣。萬一她回答「是」的話,我該怎麼辦﹖我寧願裝作甚麼都不知道好了。

我道﹕「哦,咁下堂見啦,拜拜。」

小惠向我揮手﹕「下堂見,拜拜。」接著就轉身離去。

我還是控制不住想跟蹤她的慾望,待她離我十多米後,我悄悄的跟在她後面。

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商場跟蹤小惠根本不怕會被她發現。我見她還是像上星期一樣走到停車場落客處,一樣的男生還是在那裏等著她,她還是一樣愉快的迎上去,上了車然後絕塵而去。

我雖然不像上星期一樣萬念俱灰,但還是心情沉重的回家。
********************************************************************************************************************
他戴著的那隻手錶……﹖怎麼這麼眼熟﹖我又在哪裏看到過了﹖

我閉上眼靜靜的想著,腦海裏又好像有些影像浮現出來,但像上次一樣,我的腦袋又劇痛了一下。

我蹙著眉,用手指在兩邊太陽穴揉捏著,想舒緩一下頭痛。

二哥看了我一眼,問道﹕「做咩呀﹖頭痛呀﹖」

我點點頭﹕「係啦,唔知點解呢排差唔多諗起啲嘢嘅時候就會頭痛。」

二哥看著車窗外的車龍道﹕「反正而家有排塞,你瞓陣先啦。」然後他開了車上的音響道﹕「你試吓聽吓呢隻碟會唔會好啲﹖你二嫂話有舒緩神經嘅作用喎。」

我「嗯」一聲應道,然後閉上了眼睛,耳朵漸漸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風聲和蟬鳴,感覺就像回到初夏的夜裏。

在大自然的和唱下,我漸漸沉睡了……
我和一個美貌少女手挽手走進一間賣古董飾物的店舖,突然之間她叫著我的名字。

少女指著一枚手錶﹕「小惠小惠!你睇吓!」

她拿起這枚手錶遞給我,道﹕「呢隻錶個款同你戴緊嗰隻好似喎!」

「係喎。」這枚手錶設計簡約古樸,心想送給某人剛好。

我將它并在我的手錶旁邊,發現它倆看起來像是一對情侶錶……

想到了「情侶錶」,我不禁的臉上一紅。我連忙摔開念頭,然後拿錢準備付款。

少女看著我,道﹕「小惠你買呢隻錶呀﹖男裝嚟喎。」

我忙道﹕「咁…咁呢隻錶襯我呀嘛,男裝我都可以戴㗎!」
我霍然驚醒過來,發現車子還在行駛當中,大概還有十分鐘的車程才到家。

二哥看我醒過來﹕「嗯﹖瞓醒啦﹖點呀﹖仲有無頭痛呀﹖」

我搖搖頭道﹕「而家好好多啦……」

二哥笑道﹕「睇嚟隻碟真係得喎……」

我沒有聽到二哥又說了些甚麼,只是想著剛才的夢境。

剛才的夢境仍然歷歷在目,就像我曾經經歷一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少女是誰﹖我們怎麼好像很親暱的﹖我記憶之中可沒有這樣的一個好朋友。她拿起的那隻手錶又是怎麼一回事﹖怎麼跟Samuel的那隻手錶一模一樣的﹖我手腕上的那隻手錶又是怎麼一回事﹖我曾經有過這麼一隻手錶嗎﹖我在夢中的反應又是怎麼一回事﹖看來我將那枚手錶買來送給「某人」了,而心裏卻想著跟「某人」配襯著「情侣錶」這回事。現在Samuel戴著那款手錶,那麼他就是「某人」嗎﹖那麼我跟他的關係是……﹖但他也說上星期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他騙我﹖還是一切只是巧合﹖

「喂!小惠!小惠!」二哥的聲音驚醒了我。

我嚇了一跳﹕「吓﹖咩事呀﹖」

「諗咩諗得咁入神呀﹖嗌極你都唔應人嘅﹖」

我道﹕「無…無呀…突然間發吽竇咋嘛……你叫我做咩呀﹖」

二哥笑道﹕「無呀,我想問吓你,你明明五點半落堂,點解要我七點先嚟接你呀﹖」

我道﹕「無呀,同個同學落咗堂去食tea咋嘛……」

二哥不懷好意的問道﹕「你上幾堂都好準時㗎﹖做咩呢兩個禮拜都突然同同學食tea呀﹖講!係咪男仔﹖」

我面紅起來,窘道﹕「就算同男仔去又點啫﹖都係食tea咋嘛……」

二哥「嘿嘿」笑道﹕「而家就食tea啫,下次就食飯㗎啦,再下次就睇戲,再下下次就……」

我嗔道﹕「專心揸你嘅車啦!乜你男人之家咁八㗎﹖都唔知點解二嫂會嫁你呢個八公㗎!」

二哥笑道﹕「咁你二嫂係八婆呀嘛,八婆緊係嫁比八公㗎啦!」

我開了電話的錄音功能,調侃道﹕「你有種就講多次!」

二哥大聲道﹕「老婆我愛你!老婆你係最靚嘅!」

我哼了一聲,又想起剛才的夢境,下個星期要問問Samuel有關他手錶的事嗎﹖
********************************************************************************************************************

自從得到了小惠的電話,我一直猶豫著是否打給她,約她吃飯看戲甚麼的,但又想起當年樂言教我的做法,最後我還是放下了電話。我想我跟小惠現在不過是見過兩次面的同學而已,還是不要那麼急進比較好。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六,今天終於可以見到小惠了。

「喂!一陣落咗堂得唔得閒呀?」小惠在課堂的中場休息時問我。

我楞了楞,馬上點頭﹕「得呀,做咩呀?」

「今晚陪我食飯吖。」小惠輕輕道。

我受寵若驚,沒想到小惠會主動邀約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小惠見我沒有回答,看了我一眼道﹕「嗯?你唔得呀?」

我馬上搖頭又點頭﹕「唔係唔係!我得呀得呀!」

小惠見我回應得有趣,「咭」一聲笑了出來。我看著小惠的笑臉,不禁看得癡了。

就在此時,兩隻厹走過來問小惠﹕「Irene,我哋一陣落咗堂傾project喎,你ok㗎呵?」

小惠朝他們微笑道﹕「我ok呀。」

兩隻厹看到小惠笑靨如花的樣子,色授魂與的回到座位上。

下課後跟小惠和厹們談論project,差不多完結時,小惠道﹕「差唔多啦呵?不如改完下個禮拜再傾啦。」說罷已經在收拾東西。

厹俊聞言馬上道﹕「Irene你得唔得閒呀?不如今晚一齊食飯啦。」

小惠微笑道﹕「sorry唔得呀,我約咗人。」言畢走過來問我﹕「你行得未?」

我馬上一邊手忙腳亂的收拾,一邊回答﹕「得得!……行得!」然後跟在小惠後頭。

只見兩隻厹張大了口,目定口呆的看著我倆結伴離去。
********************************************************************************************************************
Samuel追上前問道﹕「你想食咩?」

我跟他是否早已認識呢﹖他是否知道我的口味﹖試他一下吧。

「不如你話事?」

Samuel想了想,提議道﹕「咁食壽司?」

我看了他一眼,他看起來好像只是隨便提議,是巧合嗎﹖

「好呀。」

一會兒後,我們已經坐在壽司店裏,他將餐牌遞給我﹕「你點菜?」他又補了一句﹕「你想食咩就嗌啦,嗌多啲都唔緊要,我多多都食得哂!」

他怎麼知道我喜歡點得一桌子都是的﹖還是他只是肚子餓﹖

我淡然道﹕「嗯﹖你好肚餓呀﹖」

Samuel微笑道﹕「唔係吖,不過我諗你可能有好多嘢都想食啫。」

為甚麼他會這麼認為﹖

我定定的看著他,想將他看穿,但還是看不出甚麼。我將目光放回餐牌上。

我招來侍應生,點了一桌子的食物後問道﹕「係呢,而家幾點呀﹖」

還是先問他手錶的事情吧。

他看了看手錶道﹕「七點二。」

我趁機裝作好奇道﹕「咦﹖你隻錶幾靚喎!可唔可以借嚟睇吓呀﹖」

Samuel大方道﹕「好呀!」然後脫下手錶遞給我。

我接過手錶,仔細的看著並回想夢中那枚手錶的模樣。雖然夢裏的影像有些模糊,但我還是可以肯定這一枚手錶的樣子跟我夢到的那枚有九成相似。

我漫不經意問道﹕「隻錶幾靚喎!喺邊度買㗎﹖」

Samuel笑意盈盈的的看著我﹕「唔係買㗎,人哋送㗎。」

真的是別人送的﹖那麼…那個「別人」是……

我微笑道﹕「你個樣咁開心,女仔送嘅﹖」

他點了點頭。

我有點緊張﹕「女…女朋友﹖」

他的表情有點複雜,我解讀不了當中的答案,最後他靦腆道﹕「其實……我都唔知點講……」

這是甚麼答案﹖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了,甚麼叫作「我都唔知點講」﹖

我又問了一個夢裏的疑問﹕「係呢,呢隻錶有無女裝款㗎﹖」

他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道﹕「你鐘意呢隻錶﹖」

我點頭道﹕「嗯,係呀。」的確,若果這個款式有女裝的話,跟我應該很配襯。

Samuel搖了搖頭﹕「呢隻錶係喺倫敦嘅古董店買番嚟㗎,所以本身係無女裝。」

沒有女裝嗎﹖那我夢中戴著的那枚手錶是怎麼回事﹖還是這枚不是我夢中的那枚﹖那麼Samuel就不是某人了……

他知道我的愛好習慣真的只是巧合嗎﹖

我看了看他,發現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於是我問﹕「嗯﹖你有嘢想講﹖」

他想了想道﹕「無…無呀……我想話啲嘢食咁耐都未嚟嘅,我有啲肚餓咋嘛。」

我「咭」一聲笑出來﹕「你頭先又話唔肚餓﹖」

他搔搔頭道﹕「坐坐吓又有啲肚餓喎。」

這個人,真有趣。

 

集數列表

 

出處: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