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七)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也許作賊心虛,我竟然感覺不自在起來。
其實理論上,他應該不可能認識我。
昨晚在機場,我們甚至沒有一個眼神交會。
就算他當時真的留意到我,也不可能知道我在哪裡上學。

如果從另一個方向考慮,可能,他從雨晴的電話看到我不斷send過去的SMS。
然後他決心去找這個纏繞自己未婚妻的男人算帳。
但是,我從沒跟雨晴提過我的學校。

所以,他會在這裡出現,最大的可能是,雨晴已經跟他說了我的事。

然後,還向Candy打聽過我的資料。
於是,他來給我一點建議……或警告。

我一向認為,敢做敢當才是男人所為。
然而,在這個時地裡,我卻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阿悅就在這時追上來,踮起腳從後勒住我的脖子︰
「嘿嘿!這次看你怎麼死!」
看我沒反應,她又探過頭來望了望我的臉︰
「你搞什麼?見鬼了?」

我想了想,說︰
「可能是吧……總覺得這裡不太舒服。我們去canteen外邊喝吧?那裡有簷篷,不怕下雨。」
「可以是可以啦……但你也要先把行李放回去吧?還有剛才買的日用品和食物……」
阿悅說著,繼續往宿舍那邊走。我情急之下,一把拉起她的手︰
「不……那些不急啊,今晚我自己拿回去也行……來,走吧,我們先去喝酒!」
「啊……嗯……好呀……」
阿悅瞄了瞄我的手,過了好幾秒才扭扭擰擰地點頭。
我沒閒心去留意她的反應,一心只想離那個鬍子男越遠越好。

走了沒幾秒,卻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把男聲︰
「同學,同學!」
我拉緊阿悅的手,下意識地加快腳步。
阿悅反而扯住我︰
「軒少,後面是不是有人在叫我們?」
「啊?是嗎?」
「是的呀……啊,他追上來了。」
阿悅話音剛落,鬍子男已經跑到我們的面前。
近看之下,更覺得自己相形見絀,連跟他一拼的鬥志都全失。

鬍子男卻掛上開朗善良的問路式笑容︰
「同學,你們是這宿舍的宿生嗎?」
「我不是的,他是。」
阿悅果然是個女生,在型男面前毫無招架能力。
「啊,那太好了!我想問啊,你們認不認識一個叫Jimmy Koo的人?」
出乎意料之外的談話內容令我呆了一呆︰
「……咦?你問Jimmy?」
女生外向的阿悅則搶著答︰
「他是我們的同學啊。」

「啊啊啊!你們是同學!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啊……其實呢,我是他很久沒見的舊朋友。他現在好嗎?」
「唔……挺好的吧?」
「那麼,他長大之後,個性還是那麼內向嗎?還是變得比較活潑一點?」
「這個嘛……其實,要不要我幫你打個電話給他?」
鬍子男連聲說好,於是阿悅馬上撥了電話給Jimmy,幫他和型男互相交換了號碼。
鬍子男拿到Jimmy的號碼之後,誇張地對我們道謝,然後才躲到一旁去打電話。

我看著他的舉動,感覺奇怪至極︰
「喂,那傢伙真的是Jimmy的朋友嗎?如果是的話,他怎麼會沒有Jimmy的電話?」
「他不是說很久沒見嗎?沒有電話有什麼奇怪啊?」
「妳啊,真是,看人家長得有型一點妳就暈乎乎了對不?」
「你說什麼啦?」
「如果真是很久沒見的話,他又怎麼會知道Jimmy在這裡讀書?而且連他住哪家宿舍都知道,這很不尋常吧?」
「可能他們有一些common friends呢?再不然就是在Facebook見到……」
「common friends也好,Facebook也好,他都可以直接拿到Jimmy的聯絡方法吧?又不是八十年代,為什麼要親身過來?」
阿悅斜眼看著我︰
「其實是因為人家長得有型,所以你看不順眼吧?或者他想給Jimmy一個驚喜呢,你管那麼多幹什麼?」
一個男人要給另一男人驚喜?
我打了一個寒慄,對女性又增加了一個見解——
對她們來說,帥哥和型男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的。

那晚,我跟阿悅喝啤酒喝到十二點。
然而,Jimmy居然比我還晚,到凌晨一時才進房。
我當然馬上問他鬍子男的事。
他卻只是曖昧地苦笑一下︰
「他的確是我的童年玩伴……剛從美國回來,說要找我聚舊。」
說完,他便馬上倒在床上,看起來疲倦得很。

Jimmy的事固然疑點重重,但更令我關注的,卻是他透露的訊息。
鬍子男從美國回來。
雨晴從英國回來。
他們兩人,物理上一直相隔了整整一個大西洋。
那麼,他們的心,會有多靠近?

 

雖然不願承認,但我不得不說,人都是犯賤的。
那晚在機場,我明明對自己說得很清楚,不應該再執著。
無論怎麼看,雨晴對我的態度即使不算拒絕,頂多都只能算是迴避;我實在找不到任何應該再堅持下去的理由。
然而,當我發現她跟未婚夫的感情可能並不那麼堅固時,我的心卻又蠢蠢欲動起來。

『你喜歡那把傘的話,送給你』

我一次又一次拿起自己的電話,凝視著她發過來的唯一一條SMS。
第一次,我放下了電話,對自己說,放棄吧。
第二次,我給她打了幾個字,然後全部刪掉,放低電話。

第三次,我打了幾行字,刪掉,再打了幾行字,再刪掉,放低電話,然後半分鐘後再拿起電話,然後……發了一條SMS給她︰

『身體好起來了嗎?還有咳嗽嗎?』

是的,很遺憾,我又開始犯賤了。
其實,我知道她肯定不會回覆。
而事實上,她也的確如我所料的,一直沒有回覆。
但每次電話震動起來的時候,我總急不及待要馬上拿出來看。

在Lecture Hall裡,阿悅忍不住送我一個肘撞︰
「你最近真的很奇怪啊!一天到晚看著手機,在等什麼呢?」
我轉過身,不讓阿悅瞄到我的手機屏幕︰
「多事!」
「哎呀,軒少你還真了不起啊……好!好!別再問我借notes來抄!」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啦……最近有個朋友回香港了,想看她會不會找我。」
阿悅皺皺眉︰
「又是老朋友?最近搞什麼啊,突然那麼多老朋友回香港……」

阿悅所指的,自然是鬍子男。
關於Jimmy和鬍子男的事,我當然也不肯放過。
我多次向Jimmy旁敲側擊,但每次提起這件事,他都顯得很不耐煩。

Jimmy狠狠地抽了兩口煙,別開視線說︰
「其實也不是很熟的朋友啊。他爸是我老爸以前生意上的partner,所以小時候常常會見到面一起玩而已啦。」
「你說他後來去了美國讀書?」
「是吧……我也記不清楚了,可能是十年前去的吧。反正啊,我中學時就已經很少見到他了,他去了哪裡都沒所謂啦。」
「真是古怪。這麼久沒見,卻突然跑到這裡來找你。」
「他說,他爸很想再見見我和我老爸……唉,真是麻煩。這種事為什麼要找上我啊?」
Jimmy吐出一大口煙霧,突然靈光一閃似地瞄了瞄我,隨即把外套拉緊︰
「喂,你對那男人那麼有興趣啊?你不會是gay的吧?」
「那是我的台詞!」

我聽完Jimmy的話,總覺得哪裡很不自然,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仔細一想,雨晴和鬍子男分別從外國回港這件事就已經夠奇怪了。
現在又不是暑假,他們突然跑回來幹什麼?
難道外國的復活節假期很長?

手上的資料太少了,我根本無法作出推測。
幸好,我還有最後一著——
向Candy打聽。
Candy是雨晴的表妹,關於雨晴和未婚夫的事,還有雨晴這次回港的原因,她肯定略知一二。
我很慶幸自己是在Candy的家裡重遇雨晴,然而,這總會讓我有利用了Candy的負罪感。
不過,我已經沒有選擇了。

所以,這天下午去Candy家補習之前,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心理準備。
一定要藉著和Candy閒聊的機會,多多打聽雨晴的現狀。
我在心裡一次又一次模擬著我們的對話,直到Candy家的門口。
跟以往一樣,Candy很高興地為我打開門,把我迎進家裡。
然而,一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卻打亂了我的計劃。

那個鬍子男,竟然就在Candy家裡!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