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八)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難道是雨晴帶未婚夫來探望祖母?
我急忙左右張望,然而,雨晴並不在這裡。
Candy並不知道我的心思,熱情地拉著我手臂︰
「軒哥哥,今天我們家裡又有客人喔!我來介紹,他是……」
Candy的話說到一半,鬍子男已經跑過來︰
「是你啊?哈哈,好巧啊!香港真的好小,居然這樣都會遇到!」
Candy看看我又看看他,好奇地笑笑︰
「嗯嗯,原來你們認識哦?」
鬍子男爽朗地笑了起來︰
「那天我去大學宿舍找人,正好遇到這位小哥呢!」

「嘻嘻,你們好有緣份喔!」

鬍子男踏前一步,用力地握著我的手︰
「那天多得你們,我才找到Jimmy!謝謝!」
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別、別這麼說,舉手之勞而已啦……」
再說,幫他的人本來就只有阿悅而已,我不想也不應該接受他道謝。
我下意識想掙脫他的手,他反而越握越緊︰
「啊,一直都忘了自我介紹呢,真是太失禮了!我叫天朗,多多指教!」
說著,他臉上洋溢起一個人如其名的燦爛笑容。
光看他這笑臉,我就知道他肯定很受女生歡迎。
也許因為這樣,反而令我更討厭他。
我隨意報上自己的名字,然後向Candy送上求救目光,Candy馬上過來打圓場︰
「天朗表哥,軒哥哥要幫我補習了啦!一會兒再聊喔!」
「啊啊!好!你們先做正經事吧!」
鬍子男捧著Candy的頭揉了揉,把她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之後,便獨自走到一旁坐下。

我終於忍不住把Candy拉到一邊,小聲問︰
「Candy,你們到現在還有那種……那種老土的情節?」
她拿出鏡和梳子來把頭髮弄好︰
「嗯?什麼老土的情節啊呀?」
「就是那種啊……民初電視劇常做的,什麼表哥表妹訂婚之類的……」
Candy的眼睛瞪得快要掉出來︰
「軒哥哥你說什麼喔?你以為……你以為我要跟表哥訂婚?」
「不不不,我不是在說妳啦。我說妳表姐。」
「表姐?」

我悄悄指了指鬍子男︰
「他不是雨晴的未婚夫麼?但妳又叫他做表哥……」
Candy斜眼看了看我,臉上卻是小惡魔似的笑容︰
「喔喔喔?雨晴?軒哥哥,你真的很留意表姐的事呀。」
「哪、哪有啊……剛好記得而已啦!」
「哼哼,是喔——?」

Candy饒有趣味地觀察著我一臉尷尬的模樣,突然笑了起來︰
「好啦好啦,告訴你真相也可以,但你要怎樣報答我喔?」
「這個……我……我出糧之後,請妳吃東西?」
「嘻嘻!好,那麼,我就被你成功收買了吧!」
Candy湊近我的耳邊,故作神秘地說︰
「其實喔,這件事呢,說複雜也很複雜,說簡單也很簡單。」
「嗯嗯!」
「你還沒猜到?」
「Candy,別耍我啦……到底是怎樣啊?」
「簡單來說喔,天朗表哥明擺著就是雨晴表姐的大哥嘛!其實,光聽名字就能聽得出來吧?」

我感覺頭頂如遭雷殛!
Candy說得對!這麼明顯的事,我怎麼居然一直沒注意到?
我用力敲了敲自己的額頭,想到自己剛才對天朗大哥的態度,只覺得頭痛欲裂。
Candy搖了搖我的手臂︰
「軒哥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不過,我只是有點搞不懂。」
「嗯?什麼事喔?」
「天朗是雨晴的大哥,那麼,妳之前說她有未婚夫的事……」
Candy的眼珠子轉了轉,吐吐舌頭笑了起來︰
「嘻嘻,真是的,我居然連那件事都說了喔……」
「我真的很好奇啊……這年頭居然還有未婚夫什麼的……」
「嗯嗯,我小時候的確常常聽祖母開玩笑似地提到表姐的未婚夫喔!不過,說起來,這次表姐回來,好像都沒有再提到了……」
「那即是……假的?」
「唔唔唔,我也說不清楚喔……對了!我想天朗表哥會知道的吧?」

我瞄瞄坐在酸枝木椅上的鬍子男天朗,他正拿著一本National Geographic,好整以閒地翻著。
看到他一副型男模樣,我的自我形像就先矮了一截。
總覺得他會一把抓起我的衣領,質問我憑什麼去追他妹妹。

「我……我沒那麼八卦啦!好了,先不聊了,Candy,開始補習吧。」

 

Candy本身就讀名牌女校,成績也相當好,坦白說,其實不請補習老師也可以。
但不知為何,她卻堅持自己每星期要補習三次,而且每次還要補兩小時。
有時候,我覺得她不過是因為留在家裡太悶,所以想找個人來陪她做功課而已。

Candy趴在數學書上,反反白眼︰
「嗚嗚嗚,人生裡到底為什麼要學數學喔?這些什麼sin cos tan,明明以後都不會用到……」
「好啦,說到底,妳是在撒嬌要休息對不對?」
Candy擠出一個狡猾的笑容︰
「錯了喔!我是給機會軒哥哥去找天朗表哥聊天才對呢!」
「是嗎?但我不需要這種機會啊……」

「嗯呀?你真的不想打聽雨晴表姐的事?」
我拍了拍Candy的頭︰
「別再扯開話題啦,做妳的數學題吧!」
Candy嘟了嘟嘴,埋頭去按計算機時卻不知為何偷笑起來。
我趁機望了望天朗,他還是維持原來的姿態在看雜誌。

我忍不住問Candy︰
「妳表哥為什麼一直不走?又是妳祖母留他吃飯?」
「咦?這次沒有喔……真奇怪,他為什麼一直留在這?」
「……該不會是要監視我教得好不好吧?」
Candy馬上抱著我的手臂︰
「不要喔!人家絕對不要換補習老師的嘛!」

我們正說著悄悄話,天朗突然放低雜誌向我們走來。
我的心臟跳個不停,只見他對著我咧嘴一笑︰
「Hello,Candy學得怎樣啊?」
我最怕這種家長式開場白,表面上要問學生的情況,實際上卻是考驗老師的時刻。
我嚴陣以待,忙不迭地站起來回答︰
「其實Candy很聰明,各科成績都好,就是比較怕數學而已。雖然如此,上次數學測驗時也拿到了80分,只要繼續保持,明年要考入三大肯定……」
我的話還沒說完,天朗卻一臉輕鬆地拍了拍我的手臂︰
「辛苦你了!我想你一定是個好老師!」
說完,就回到椅子上繼續翻雜誌。

我掩著嘴,小聲問Candy︰
「我說,你表哥到底是想怎樣?」
Candy湊近我耳邊說︰
「我也不知道啦……天朗表哥這個人從小就很奇怪的喔,要做什麼事從來不說,我們都搞不懂他。」
我瞄了瞄天朗,卻正好跟他的視線碰上。
他隨即一笑,那笑容又燦爛又陽光,肯定能迷死不少少女。
當然,我慌張地別過頭,避之則吉。

結果,一直到補習結束,天朗都在聽我講書。
這天的補習,真是累得要命。
天朗走過來,拍拍Candy的頭︰
「辛苦了。來,快點換衣服吧,我們要出發了。」
Candy的大眼睛眨了又眨︰
「出發?去哪裡?」
「去吃飯嘛。」
Candy哭笑不得︰
「天朗表哥,你都沒有跟我說過喔……祖母今晚約了Uncle Wong吃飯呢。」
這次換天朗瞪大了眼睛︰
「什麼?我沒有說嗎?」
「從來沒有喔!」
「哎呀!那怎麼辦?我還跟雨晴說妳會去呢……」

天朗搔著頭,一臉苦惱不堪的樣子。
我實在很想跟他說,我可以代替Candy去跟雨晴吃飯!
不過,想歸想,我只是說︰
「那麼,兩位,我先走了。」
天朗連忙叫住我︰
「老師老師,等一下!我也要走了,順便載你一程吧?」

我就知道,那些跟雨晴吃飯的機會,不屬於我。但可以坐便車,總比什麼都沒有強。

和Candy道別後,我跟天朗去到停車場,坐上了他的銀色Mini Copper。
天朗以跟他外型極不相襯的語氣喋喋不休地說︰
「我真大意!怎麼會忘了跟Candy說啊……這下子真麻煩了!老師,你不知道,我那個妹妹啊,最怕見陌生人。如果讓她知道Candy不來,她肯定就不願意出來了……」
我有一刻衝動想跟他說,我認識你妹妹好多年了,不如就由我代替Candy吧;不過到最後,我說出口的卻是︰
「那個……在九龍塘站放低我就可以了。」
「老師,你是要回宿舍嗎?」
「啊……沒錯。」
天朗爽快地一笑︰
「那就行。我正好要去你們宿舍。」

我不由得一愣。
他不是約了雨晴吃飯嗎?去我宿舍幹什麼?
Candy說的對,他這個表哥,的確令人相當搞不懂。
但我沒想到,這看似莫名奇妙的行徑,很快就得到了解釋。
因為,去到我宿舍樓下時,我就看到了Jimmy正站著等候。

Jimmy指著我,看似無比震驚︰
「你們認識?」
我攤攤手︰
「怎麼說呢……只能說世事巧得離奇。」
「Jimmy,上次就是遇到他,我才會找到你!」
Jimmy看看天朗又看看我,若有所思。
由於弄不清楚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我決定不再糾纏,匆匆下車︰
「不打擾你們吃飯了。謝啦。」
「等一下。」
Jimmy突然叫住我︰

「反正都認識的,這頓飯,不如一起吃吧。」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