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九)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在大尾篤的露天自助燒烤店裡,無論低頭去看眼前一串串待熟的食物,或是抬頭去看那個雲厚得彷彿隨時要下雨的天空,感覺都同樣不自在。
假如看看同座的人們,這種不自在,甚至會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尷尬。
其實我真的搞不懂,這件事,到底怎麼會變成這樣。
但總之,我正跟雨晴、她老哥、還有Jimmy一起大老遠跑到大尾篤吃燒烤。

「我上openrice看過,這裡的燒烤最出名了!所以我就決定一定要來試試看!哇,真的好香!……阿妹,妳怎麼都不吃啊?Jimmy,雨晴坐在你那邊,你幫我照顧一下她吧!老師,你也別客氣啊!」
天朗興高采烈地想炒熱氣氛,簡直到了手舞足蹈的地步。
看他那開朗的樣子,彷彿完全看不出來我們三個人之間那奇妙的氣氛。

「不用客氣,我……我自己來就行了……」

我假裝拿起一串牛肉,趁勢瞄了瞄坐在對角位置的雨晴。
穿著淺杏色連衣裙的她靜靜地端坐著,在燒烤的白煙當中,她的存在感彷彿比七年前更加透明。
唯一不同的是,當她察覺到我的視線時,她不動聲息地別過了臉。

我把視線收回來,正正遇上對座Jimmy的目光。
他手上拿著一串香腸,眼神卻集中在我身上。
剛才我的舉動,似乎全逃不過他的眼睛。
我連忙低頭咬牛肉,避開跟他的眼神接觸。

其實,剛才天朗去尖東接雨晴上車的那一刻起,我已經知道今晚肯定不好過。

雨晴和Jimmy打照面的時候,兩人同時一愣,認出了彼此曾在那個大雨的晚上見過。
不知道這事的天朗還在一旁說︰
「雨晴!妳認得嗎?是Jimmy啊!我們小時候常常去他家玩的呢!」
雨晴稍稍露出吃驚的樣子,但轉瞬收歛,淡淡一笑︰
「好久沒見。」
「嗯,好久沒見。」
Jimmy說完之後,就爬到後座坐到我的旁邊。
從他蠱惑的眼神,我看出了他對事件肯定已有一些不切實際的猜想。
然而,當天朗接著向雨晴介紹我是Candy的補習老師,而雨晴又極度陌生地對我說了一句「Hello」之後,Jimmy望我的眼神開始變得複雜起來。
然後,由車上一直到坐下來吃東西,我們三個人都不太說話,只有天朗那傢伙自言自語個不停。

真是……糟透了。

只見天朗拿起一串菠蘿咬了兩口,又灌了兩口青島,便口沫橫飛起來︰
「阿妹!我本來是想叫Candy來的,但原來她沒空!正好呢,這位老師……啊,真抱歉,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呃……叫我阿軒就可以了……」
天朗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
「反正就是這位老師,他啊,就是早幾天幫我找回Jimmy的人!所以我想啊,不如就請他來一起吃吧!阿妹,妳說對不對啊?」
雨晴對她哥展露溫柔的微笑︰
「這也很好啊。」
「是吧是吧!哈哈哈!我就知道妳肯定同意的!」
天朗露齒笑著,拿起啤酒瓶跟我碰杯︰
「我們跟Jimmy真的快十年沒見了!這次真的多得你了,老師!下次我再請你吃飯!要把你女朋友一起叫來!哈哈哈!」

聽到「女朋友」這三個字的一刻,我只感到全身僵硬。
我瞄了瞄雨晴的反應,只見她臉上無甚表情變化,卻還是挪了挪身體。

而在她旁邊的Jimmy看看雨晴又看看我,眼神越發古怪了。
真是……糟得不能再糟了。

「那個啊……天朗大哥……其實呢……」
我正想澄清,天朗卻已經轉移目標︰
「Jimmy,這菠蘿真的好甜!你一定要吃吃看!啊!雨晴也喜歡的,麻煩你幫我拿一串給她吧!」
Jimmy剛扮演紳士把菠蘿放到雨晴的面前,天朗便迫不及待說︰
「阿妹,妳看Jimmy的樣子,比當年更帥了,對不?妳還記不記得啊?那時妳常常說長大了要嫁給他呢!後來爸爸和Uncle Koo問Jimmy願不願意,他馬上答應了呢!哈哈!兩位老人家那開心的樣子,我到現在還記得啊!哈哈哈!」

剎那,我只感覺到,四周的一切都靜止了。
除了燒烤爐的吱吱聲之外,我再也聽不見別的聲響。
而那金屬爐子裡的木炭,卻彷彿會燒到天長地久。
好不容易,等我的聽覺恢復時,我知道天朗還在說些什麼,但我卻連半個字都聽不進去了。
隔著白煙,我只看到Jimmy以一臉很想抽煙又無法抽煙的滄桑表情避開我的眼神;而雨晴則低著頭,即使在火光之中,仍能感覺到她臉色鐵青。
真是……糟糕得要了我的小命。
充滿燒烤味的空氣,彷彿隨時都會撕裂開來。
突然——
吱嘎的一聲,雨晴推開椅子站起來︰
「抱歉,我想去海邊吹吹風。」
她留下這句話,匆匆走出了燒烤店。
我甚至來不及跟天朗說一聲,便跟著她跑了出去。

 

離開了燒烤店,空氣馬上變回香港春天特有的潮濕味道。
從對面的海岸線,微風緩緩吹來,夾雜了一絲絲海潮的氣息。
閒日的晚上,加上陰晴不定的天氣、潮濕的路面,單車徑上顯得冷清。
淺淺的水窪反射著路燈的黃光,感覺格外孤寂。
雨晴的背影,就藏在對面行人路的路燈陰影下。
她看著欄杆外那漆黑一片的海,緩緩踱步,彷彿在想著什麼心事。

「雨晴!我……」
她聽到我的聲音,徐徐回過頭來。
看著路燈的光芒在她心中閃爍不己,不知為何,我竟莫名緊張起來︰

「呃……那個……其實……就是……其實……嗯……那個啊……其實呢……其實!妳哥誤會了!我沒有女朋友!」
這句話說完之後,我馬上緊張地觀察著她的反應。
然而,她始終以淡然的表情看著我,令我完全分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麼。

終於,僵持了十幾秒之後,我投降了︰
「呃……所以說……是個誤會!那天妳哥來我們宿舍找Jimmy,正好碰到我和一個女同學……也不知道怎的他就誤會了那是我的女朋友……」
這時,雨晴終於動了。她歪了歪腦袋,清澄的眼睛凝視著我︰
「這件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啞口無言,如被萬箭穿心。

怎麼會沒關係怎麼可能沒關係就算對你來說沒關係對我來說也有很大關係!
我忍不住抓住她的肩膀,話還沒說出口,卻看到她的眉頭輕皺了起來。
我連忙放鬆力度︰
「……啊,對不起,弄痛妳了嗎?」
她低著頭搖了搖,卻始終一言不發。

說不清為什麼,這一刻我內心的感覺如被蟻咬。
我有太多的話想說,太多的事想讓她知道,但看著她,卻偏偏只感到無從入手。
怎樣才能讓她明白我的想法?
怎麼才有辦法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

我看著她低垂的眼簾,不覺有點洩氣︰
「沒什麼……我只是……其實我不介意別人的想法,我只是不想妳誤會……」
她點點頭︰
「嗯,我知道了。」

潮濕的海風吹拂著她的長髮,髮絲輕拂著她的臉,還有我那雙抓住她肩膀的手。
溫柔的觸感,熟悉又陌生。
我突然覺得很糊塗。
明明在幾天前的晚上,我還曾經在雨中緊緊擁抱過她;為什麼幾天之後,我卻突然失卻了這麼做的勇氣?
是什麼令我失去了信心?

我沒有答案。我只知道,現在這刻,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手。
也許,我真的很笨。
但是,不管她的想法是怎樣,我只想讓她知道,我真的很在乎她︰
「咳嗽……好點了嗎?」
「嗯,還好。」
「啊……對了,那次之後,我還一直沒有親自多謝妳。」
「……多謝我?」
「就是……呃……上次妳送我回宿舍的事……那個……我是不是很重?」

雨晴淡然一笑︰
「還好吧。你忘了?是你自己走進的士裡的啊。」
看到她的笑容,我只覺得輕鬆不少,臉上也不自覺地掛上了微笑︰
「真的?那太好了!因為我都沒有記憶了,我一直想像不出來妳要怎樣拖走我呢……對了,我有沒有做什麼失禮的事?」
她低著頭,雙頰微微一紅︰
「嗯……你指的是……?」

看到她這反應,我馬上想起自己當晚強吻了她的額角,臉上馬上火燙起來︰
「我……我說的是……在的士上……」

「沒有。上車之後,你說完地址就睡著了。後來到你宿舍,我叫不醒你,才叫你宿舍的人幫忙……」
話說到這裡,她的神態有點不自然。
其實我也明白。
因為,在我宿舍裡,她遇見了Jimmy。
我呼了一口氣,彷彿想通了什麼,雙手也不自覺地放鬆了。

就在這時,雨晴輕巧地轉了一個身︰
「我先回去了。」
「等、等一下。」
她回過頭來,街燈在她臉上塑造出強烈的陰影。
「妳……妳為什麼……一直不聽我的電話?又不回我的SMS?」

她望著我的臉好一會,才伸手把頭髮攏到耳後,輕輕一笑︰
「我問你一個問題吧?」
「好,什麼問題?」
「嗯,我是誰?」
「妳……當然是雨晴啊。」
「那麼,雨晴又是誰?」
「……雨晴……就是妳啊……」
她搖搖頭︰
「對你來說,所謂的雨晴,不過是你腦內美化了的回憶。」

拋下這句話和茫然的我,她拖著長長的影子走回燒烤店裡。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