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十)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photo from PEXELS

photo from PEXELS

 

『所謂的雨晴,不過是你腦內美化了的回憶。』

這句話,一直在我腦裡揮之不去。
明明每個中文字,我都懂得;然而,整句合在一起,我卻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她想表達的,到底是什麼?
是拒絕我的借口?
還是讓我加把勁繼續努力的暗示?
我看不透。

自從聽到這句話起,我就一直在反覆思量、推敲她的想法。

以至於走回燒烤店時,我接連被私家車和單車響鐘警告,甚至連Jimmy叫我都聽不見。
於是,Jimmy敲了敲我的手臂︰
「喂,發什麼呆?」
我這才注意到Jimmy站在燒烤店門外︰
「你怎麼站在這裡?」
Jimmy把煙頭丟地上踩熄︰
「天朗叫我出來幫忙找他妹妹嘛。」
「啊……是這樣……她不是回去了嗎?」
「對,所以我打算說我沒找到。不過,我有一點沒想通。」
「什麼啦?」

「如果他問我,是不是你找到他妹時,我應該怎麼說?」
我呆了一呆︰
「……你就說,嗯……就說我也沒找到吧。」
「哦,好,就這麼辦。」
Jimmy若有所思地望了望我,徑自走回店裡。

晚餐的後半段,氣氛似乎好轉了點。
然而,由於我一直在猜雨晴那句謎語的關係,吃飯時大家聊了些什麼,我連一點印象都沒有。
後來他們說走,我就跟著他們一起上了天朗的Mini Copper。
駛到宿舍時,又再下起雨來。

坐在副手席的雨晴先下車,好讓站在後座我和Jimmy爬出來。我下車後,連忙為她撐起剛才補習時Candy還給我的傘。
雨晴抬頭望了望那把傘,臉上泛起了微笑。
偏偏就在這時,還坐在車裡的天朗突然指著我的傘︰
「這把傘跟我妹的好像呀!天藍色!哈哈哈!」
「呃……是、是嗎……哈哈……哈……」
再轉頭看看,雨晴已經別過了臉。
我納悶得不行。
這對兄妹,腦子裡裝的到底都是些什麼啊?

告別了那對令人搞不懂的兄妹之後,我和Jimmy兩人步回宿舍。
我們像平常那樣,各自做自己的事,上網、洗澡、whatsapp、思索某人留下的謎語……
直到深夜,Jimmy突然叫住我︰
「喂,信我。」
「什麼?」
「不關我的事。」

「什麼跟什麼啊?」
「那晚雨晴送你回來,我只是覺得她有點眼熟。小學之後都沒怎麼見過,根本就認不出來。」
「我是問,你突然說這個幹什麼啊?」
「……你懂的。」

「懂你條毛!我已經猜得夠累了,你要說話就直接了當的說吧。」
他望了望我,轉頭又抽了一口煙︰
「反正,無論你們發生什麼,都不關我的事。」
「是是,我知道了。」
本以為話題至此結束,誰知,他又說︰
「你有女朋友了?」
「什麼啊……那個是天朗自己亂誤會的而已。」
「所以,你這次是認真的?」
「你指的又是什麼啊?」
「雨晴。」

我一向堅信自己的想法沒必要向任何人交待,但這一刻,卻彷彿宣誓確定似地說︰
「沒錯。」
「是嗎?那我明白了。」

說完,Jimmy又繼續抽煙去了。
我對男人本來就沒有興趣,當然又繼續去想雨晴的事。
無數個假設盤踞在我腦中,但一直想到第二天上課時,都沒有任何結論。

正坐在Lecture Hall發呆時,突然有人快速跑到我身邊坐下︰
「軒少!」
聽她聲音那麼急,我便轉頭看看,只見阿悅一臉慌張的樣子。
「怎麼了?今天Professor要突擊quiz嗎?」
「比那還要糟糕多了!」
「什麼事呢?」
阿悅一臉緊張地左顧右盼,確定沒人注意我們之後,才用筆記簿掩著嘴小聲說︰
「Jimmy突然send Whatsapp給我,問我要不要去看《逆光飛翔》!」

 

聽完阿悅的話,我花了整整三秒才定住心神︰
「《逆光飛翔》?什麼東西來的?」
阿悅有點生氣︰
「電影啦!」
「啊啊……說什麼的電影?」
「喂喂,軒少,你活在異次元的嗎?最近很多人在Facebook上說這片好看啊。」
「那到底是說什麼的呢?」
「好像是說一個盲人遇上一個愛跳舞的女孩,很感動很有夢想的台灣片……」
「啊,那不是很好嗎?去看吧。」
阿悅用筆記簿大刀拍打我的手臂︰
「喂喂!你到底搞清楚現在討論的重點沒有?」
「很清楚啊!不就是電影嗎?」
「……才!不!是!」
「不是電影,那是什麼?」
阿悅歎了一口氣︰
「你究竟有沒有聽見我的話?」
「什麼話啊?我明明一直都在和妳對話。」
「所以說,事情的重點不是事情!是人!」
我不禁皺了皺眉︰
「我現在才被妳搞糊塗了……重點到底是人還是事情?」
阿悅拍了拍前額︰
「重點是!Jimmy問我要不要去看電影這件事!」
「那又有什麼出奇的?就問一問而己啊。」
「你腦中裝的到底都是什麼啊?……好吧,我說明白一點︰Jimmy約我去看電影。」
「我知道,所以我說好啊!幾時去呢?」
阿悅的臉容幾近扭曲︰
「什麼幾時去啊……他根本就沒約你!」
說到這裡,我那個本來100%用在思考雨晴謎語的大腦,分了5%去理解阿悅的話。
然後,我終於吃了一驚︰
「什麼?Jimmy找你單獨約會?」
「噓——小聲點啦!」
我連忙低下頭,壓低聲音︰
「幾時的事?」
「今早啊……唉,我看到之後,馬上說想找你一起看。結果他說,他只有兩張票。」
「唔……事情未必是妳想的那樣。」
「那會是怎麼樣?」
「可能啊,他意外得到兩張贈券,又想看這片,但又知道這種溫情片不適合我……」

阿悅斜眼看著我︰
「啊……原來是這樣嗎……」
「我覺得很有可能。」
「那你覺得我怎麼辦才好?」

「隨便妳啦……妳對那電影有興趣就去看,沒興趣就不要去看好了。」
「嘿,對那電影我還真的有興趣呢。」
「那就去吧。贈券嘛,不看白不看。」
「……好啊!好啊!那就這麼辦吧!」
說完這句話後,阿悅便默默坐到一旁,專心聽課去了。

我有點擔心是不是惹她生氣了,便偷偷觀察她的樣子。
今天的阿悅,依然穿著毫無驚喜的soc T和牛仔褲。
短短的馬尾垂在腦後,一副隨意的模樣。
就跟她剛入學的時候一樣。

我記得,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也是這副打扮。
O camp特別版soc T,牛仔褲,短短的馬尾,不施脂粉的素臉。
「我叫阿悅!喜悅的悅,高興的意思!」
她露齒笑著,在大家面前介紹自己。

那樸素的笑容,其實有點可愛。
尤其是在我們這個男女比例9:1的學系中,更加引人注目。
很遺憾的是,這個有點可愛的第一印象,馬上就因為我們被分到同一組而沖刷得一乾二淨。

「聽好了!我們的目標是綁架數目最多的王七輝!你!負責近身保護我們組的王七輝!你!你!負責外圍守衛!你!你!和我一起去把其他組的王七輝搶回來!十五分鐘的遊戲,我們每五分鐘交換一次崗位,以保持體力最佳狀態!」
當她雙眼冒著爭勝的火光,用手指指著我的鼻子發號司令的時候,我和同組的其他男生除了不斷點頭之外,根本不敢有其他反應。
這傢伙!根本是穿著女孩子外殼的男人啊!

正想著這些往事,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我慌張地拿出來要關掉,一瞥之下,卻發現竟然是雨晴的來電!
我嚇得整個人跳了起來,在Professor和一眾同學的鄙視目光中,連爬帶滾地逃出了Lecture Hall。
Lecture Hall的門還沒關上,我便忍不及待地接聽了電話︰
「喂喂!雨晴?」
也許我的聲音太急了,雨晴好像有點嚇到︰
「啊,我是……嗯……會不會打擾到你?」
「不!當然不會!妳說吧!」
電話裡沉默了幾秒,才傳來她有點猶豫的聲音︰
「阿軒,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沒問題!妳要我幫什麼?」
「嗯……當我的男朋友。」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