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十二)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hands-437968_1280

 

有些東西,錯過了,就追不回來。
重逢,近乎是奇蹟,因此,我才一直步步為營。
嚴格來說,我還沒有正式跟女生約會過。
我的意思是,跟阿悅一起去超級市場買火鍋配料什麼的,不算是約會。
當然,以前跟雨晴一起去圖書館和自修室,也不算約會。
從昨晚開始,就字面意義上來說,我已經算是雨晴的男朋友了。
那麼,待會我到底要跟女朋友說些什麼?可不可以直接牽她的手?我緊張得直冒汗。

我比約定時間早10分鐘到了文化博物館,但沒想到,雨晴竟然比我更早。
身穿淺杏色的中袖連衣裙的她,悠然地站在博物館門口。

「抱歉抱歉,等很久了?」
她搖搖頭︰
「沒有……你明明早到了。」
「嗯,因為我猜不到妳會這麼早……下次我會再早一點!」
「其實,大家都準時就可以了吧?」
她望著我,溫婉地笑笑。
我只覺得臉上一熱,除了傻笑之外,再給不出別的反應。
當然,早就制定好的一見面即牽手大計,亦隨之付諸東流。

雨晴約我來這裡,是為了看什麼法貝熱俄羅斯宮廷珍寶展。

我本以為逛博物館一定很無聊,但雨晴卻像走進玩具店的小學生,對著那些宮廷華衣美服和超精細的珠寶復活蛋,發出一次又一次的驚嘆。
「阿軒阿軒!你看這個!跟真的馬車一模一樣……好厲害啊!這麼細緻,到底怎樣造出來的?」
說著,她自然而然地拉了拉我的手臂。
機會來了!我馬上想抓住她的小手,偏偏在我的手指還差3cm才抵疊時,她已經轉身去看旁邊的展品。

沒關係,上百件展品,機會多的是。
在再敗再戰的堅持下,終於,在一個裝飾得浮誇的御用餐盤前,我假裝無比自然地搭住她的肩。
及後,在以寶石堆砌而成的昂貴十字架前,我牽到了她的手。
那彷如觸電的一瞬間,她跟我四目交投,臉上微微一紅。
我想,假如這是一本無聊浪漫愛情小說的話,大概會上演戲假情真的戲碼吧?

不管怎樣,離開文化博物館時,我們十指緊扣;她臉上的笑容,甜美而燦爛。
我不知道她心裡怎麼想的,我只知道,這一刻我們就像一對剛剛開始的情侶。
這就夠了。
最少,我擁有過現在;而我們的笑容,是真實的。

離開博物館之後,我們就依照原定計劃,去醫院探望雨晴的爸爸。
沙田去九龍塘,只有短短幾個車站。
我突然覺得,這未免太快了。
這麼早就演完這場大龍鳳,我這個臨時男朋友,不就要除牌了嗎?
走在醫院的走廊上,我不由得把雨晴的手越握越緊。
發呆的我,甚至看不見那些大陸孕婦帶來的小孩,被他們狠狠撞到我的肚子,還順便在我腳上踩上一腳。

雨晴馬上停住腳步︰
「阿軒,你還好吧?痛不痛?」
「我沒事……沒事……」

「嗯……你好像很緊張?要不,我們晚點再……」
「不,真的沒事。妳爸爸不是明天就要動手術了嗎?還不如快點完成,大家都安心。」
雨晴點點頭,用力地握了握我的手,彷彿要給我力量。
我突然覺得,雖然雨晴常常會有些很奇怪的想法,但如果她要當誰的女朋友,肯定會是很溫柔體貼的那種。
我在心中暗暗歎息一下,一步一步踏上我的刑場。

再不願意走完的路,還是會有盡頭。
我跟雨晴步進一家挺寬敞的二人房中,在那裡,雨晴的家人都在。
她爸爸靠在升高了背部的床上讀報,她媽媽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削蘋果皮,而天朗則伏在床尾的桌子上,似乎在給兩老講笑話。
看見雨晴跟我牽著我進來,三人的反應都是一愕,而天朗更是誇張得合不攏嘴。
雨晴大方地笑笑︰
「爹地,媽咪,他叫阿軒。我們是中學同學,這次回香港時碰巧遇上了。」
我連忙配合著叫世伯、伯母,再放下剛才在路上買的水果籃。

雨晴爸爸只跟我寒暄了幾句又繼續讀報去了,似乎對我興趣不大;雨晴媽媽則站起來慈愛地端詳我,跟我們說︰

「香港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呢!呵呵,人海茫茫,這樣都讓你們再次碰上,真是好有緣份啊……」
我想,雨晴家應該是屬於嚴父慈母的類型吧?她的父母給我的感覺很舒服。
反而是天朗大哥對我的出現最反應過敏,他從瞪大眼睛發呆、到疑惑、到猜疑和憤怒,一系列表情都做得齊全。
眼看天朗大哥的怒氣值爆發在即,我還沒來得及害怕,他卻一手提起我帶來的水果籃,另一手搭著我的肩膀,直把我扯出病房外︰
「媽!我們去洗水果!你們先慢慢聊吧!」

天朗把我扯進醫院的茶水間裡,幾乎要扯住我的衣領說︰
「老師!你到底什麼胡蘆賣什麼藥!」
「那個……呃……先冷靜一點……其實就如我們剛才所說的……這次重遇之後,我們進展成男女朋友……」
他不等我說完就怒吼︰
「你有女朋友了!」
「那個其實是……」
「別跟我說你會跟她分手!見異思遷的男人能騙到我妹,可騙不到我!」
「誤會啊!那天你看到的女孩只是我一個同學……」
「你們牽著手!」
「那個其實是……」

「男女關係那麼隨便的男人,不准接近我妹!」
說著,天朗怒氣沖沖地捲起衣袖。
不得不說,他的手臂相當粗壯,感覺就像在練泰拳之類。

「大哥,你們在幹什麼啊?」
轉頭一看,雨晴正站在茶水間門口,滿臉無奈地盯著天朗。
天朗馬上跑到雨晴身邊︰
「阿妹!我怕妳入世未深,會被這小子騙了!我上次看到他跟一個女生手拖手!」
雨晴面無表情︰
「那又怎樣?」

「什麼那又怎樣啊……現在妳跟他一起,不就是做人家的第三者嗎?阿妹!我知道與中學同學重逢是很浪漫,但女生要自愛一點!」
我連忙向雨晴申冤︰
「呃……那真的是個誤會,我沒有女朋友……」
「大哥,他都說了是誤會啊。」
「阿妹!難道妳沒聽過『男人靠得住、母豬會上樹』嗎?妳就相信他的片面之詞?」
雨晴想都沒想就點頭︰
「嗯,我相信他。」
「……這年頭的年輕人啊……都怎麼想的呀……」
天朗宛如晴天霹靂,瞪大眼睛看了看雨晴又看了看我,誇張地搖著頭離去。
雨晴嘆一口氣,走到我的身前︰
「真抱歉,我大哥這個人,為人處事特別誇張……」
「我沒事啊!他應該是American Style吧?哈哈。」
她掩嘴一笑︰
「還好你不怪他。」
「做哥哥的緊張妹妹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如果我是他,可能我也會這樣做……不過!上次他碰見的真的真的不是我女朋友!」
「嗯,你上次在大尾篤說過了。」
「妳……妳相信我?」
她想了想︰
「沒有什麼相信不相信的吧?事實本來就只有一個,不是嗎?」
……怪人。
不過,怪不怪也不相干吧?事實上,我本來是她的一日男友而已,不是嗎?
與其去追究這些有的沒有,不如好好把握難能可貴的今日吧。

我們匆匆結束了這令人不舒服的對話,把水果洗淨,就帶回去病房。

雨晴的父母對我都很友善,跟我聊著我的學校和生活,顯然很想了解我多點。
天朗當然很抗拒我,但眼看父母跟我聊得開心,也不敢把態度擺明。
不管怎樣,聊了大半小時,我感覺自己任務完成了,便想先行告退,讓他們一家人多聚聚。
沒想到,雨晴媽媽把雨晴推到我身邊,溫柔地笑笑︰
「年輕女孩留在醫院太長時間也不好,你們一起走吧。阿軒,拜託你照顧我女兒。」
我有點尷尬,點頭如搗蒜。

還以為我這個臨時男朋友已經完成了歷史使命,沒想到離開病房時,雨晴卻挽著我的手。
我靈機一觸,沒錯,既然答應了她媽媽,總得要擔當這角色到把她送回家之後。
我們牽著手離開醫院時,天色已經開始暗了。
經商量後,我們決定步行到九龍城吃牛肉餅。
沿途上,我依然握著她的手。
我覺得自己真笨,怎麼不提議步行去尖沙咀吃飯呢?

席間,我跟雨晴說,她大哥這麼不滿意我,會不會去求Jimmy把她搶回來啊?

一想到那光景,我們兩人就笑成一團。
當然,提起她大哥,雨晴是苦笑居多。
所以,我又說了很多無聊笑話去哄她。
但席間的感覺越開心,我胸口的空虛感卻越大。
也許有點不一樣,但吃著牛肉餅,我想起的卻是即將變回南瓜的馬車。

筵席終歸要散。
吃完飯之後,我刻意以最慢的步速走著,卻還是轉眼就到了尖東。
站在她家樓下,我等待她的屠刀朝我脖子砍下來。
她望著我,路燈之下,眼眸閃閃發光︰
「阿軒……」
來了!
我閉上眼睛,引頸待宰。

肩膀上傳來重感,下一秒,左邊臉頰上,是意料之外的溫暖與溫柔觸覺。

「今天我很開心……謝謝你!」

她紅著臉,送我雙眼彎成半月的甜美笑容之後,急步跑進大廈裡。
我摸著自己左邊臉頰,一時之間不懂反應。
抬頭看看天空,今晚,雨後放晴。

看來,我的人生,可能比無聊愛情小說更老土。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