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十三)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life-863187_1280

 

從尖東走到紅磡車站的路上,我是小跳步去的。
如果不是天橋上迎面而來的人流對我投以古怪的目光,我想我可能會唱起歌來。
正好天橋上有個大叔在拉奏小提琴,我心情一好,便掏出錢包給了點小費。
直到給完之後,我才發現他在拉的是《一水隔天涯》……
心中一駭,我連忙打了個電話給雨晴,還好,她依然會接我的電話。
我想,我的擔心應該是多餘的。

回到宿舍裡,房間空無一人。
如果換作平時,我根本不會在意Jimmy什麼時候回房。
但不知為何,今天的我就是格外留神。

對,我想起來了。今天,Jimmy跟阿悅看電影去了。
看看鬧鐘,明明下午已經去看電影了,怎麼到深夜十一時還不回來?
什麼電影播那麼久?難道他們看完《逆光飛翔》再一口氣看《亂世佳人》上、下兩集連播?

上網打發了一會時間,卻始終心神不寧。
我看看房門,又打開電話看看阿悅和Jimmy的最後上線時間。
他們兩人都在一小時前上過線,也就是說,電影肯定已經看完了吧?
那麼,他們到底跑哪裡去了?
該不會第一次去看電影就打得火熱然後……
我甩甩頭,拋開那些非禮勿視的想像。
偏偏有些東西,越是不應該去想,卻越形神俱備地出現在我腦中。
我只能抓起洗澡用品,跑到浴室去分散注意力。
沒想到洗完澡回來,Jimmy居然還沒回來。
我又再拿出電話來看Whatsapp的最後上線時間,這次,阿悅的時間曾更新過。
一瞬間,我有衝動發個message過去問問她現在在哪裡,但是,思忖再三,還是打消了念頭。
我是人家的誰?我憑什麼呢?

時間越接近凌晨,我越是集中不了注意力,無論上網還是看書。
後來,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我還是打了個電話給雨晴。

慶幸的是,雨晴馬上就接聽了。

「阿軒,這麼晚了,有事?」
「啊……哈哈……因為想起妳了所以就……」
「呵呵,是嗎……」
雨晴的聲音聽起來既高興又羞澀,令我的神經得以紓緩下來。
「對了,我明天白天有空呢,妳有沒有什麼地方想去?我陪妳去啊。」
「嗯……這樣,我想想看啊。」
說話間,突然聽到電話另一頭依稀傳來男聲。
「妳大哥回來了?」
「是呢……」
「他在說什麼嗎?」
雨晴沉默了幾秒,輕聲一笑︰
「也沒什麼,他還是堅持你有女朋友,女孩子要帶眼識人之類的話。」
「看來解開誤會需要一些時日。」

「嗯,不過沒關係啦……」
「啊?沒關係的意思是?」
「我相信你。」
雨晴的話令我心頭泛起一陣暖意。
雖然我也搞不懂到底是哪一點突破了雨晴的心理防線,但現在我們的交往方式的確就像是剛開始戀愛的兩人。
我有一種感覺,所有陰霾都過去了,即使多討厭的春雨都會有下完的一天,接著等待我們的,就是晴空萬里的夏天。

聊了大概半小時,等到我差不多把Jimmy和阿悅的事全都拋諸腦後的時間,Jimmy終於開門進房。
他樣子看起來異常輕鬆,不光步履輕盈,還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在房間裡坐下之後,更不斷用手機發訊息,嘴角含春。
我裝作若無其事地跟雨晴話別,又上了上Facebook,終於鼓起勇氣叫住Jimmy︰
「喂。」
「幹嗎?」
「你……」
「什麼呀?」

「我剛才洗髮水用光了,拿了你一點。」
「這點事……拿去就行啦。」

Jimmy心情好得要命,留下這句話,又哼著歌出去洗澡了。
而他放在書桌上的電話,則不停傳來收到訊息的響聲。
我忍不住拿起自己的電話打開Whatsapp,只見阿悅一直顯示上線中。
那一刻,我差點無法抑制自己偷看Jimmy電話的衝動……

然而,我的理性阻止了自己。
Jimmy跟阿悅怎麼樣,又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承認人都有好奇心,但八卦畢竟有條底線。
最後,我說服了自己用被子蓋住頭,假裝不再聽到Jimmy電話傳來的訊息聲。

 

那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置身於一個狹小的房間裡,只有一扇小窗子接通外邊的世界。
我盼望著窗外,良久,才終於看到有人影經過。
那人影卻只顧跟身邊的人說話,不管我怎麼拍窗叫喊,她都沒有回過頭來看我一眼。
我看著那搖曳而去的短馬尾,總覺得她的身影越看越像阿悅;而在她耳邊跟她細語的身邊人,則怎麼看都像Jimmy……

夢醒了。雖然還是陰天,但天已亮透。
房間另一端那張凌亂的床上,看不見Jimmy的人影。
看看時間,原來已經接近十一時。
阿悅今早沒有打電話來叫醒我。

我下意識地打開Whatsapp,阿悅三分鐘前在線。幾經辛苦,我才壓抑住發message去問罪的衝動。
直到刷牙洗臉的時候,我還在再三提醒自己,所謂的約定俗成,並不代表理所當然。
沒錯,一切都很正常,沒什麼不對勁,唯一需要調整的,只是我的心態。

今天我全天沒課,所以梳洗之後,我便打電話給雨晴。
雨晴接電話的聲線就跟她本人一樣,淡然自若,似乎接到我的電話不會令她份外高興,接不到也不會特別失落。
然而,聽到她的聲音,已足以讓我打起精神,從夢中帶來的失落感,彷彿一掃而空。
如果人的靈魂必須有另一半才能變得穩定完整,我想,她對我的作用可能亦是類似吧。
跟她聊了一會,約定了陪她去藝術館之後,我連忙更衣梳洗然後出門。
沒想到剛走到宿舍樓下,我便遇到阿悅。
阿悅今天回復soc T和牛仔褲的慣常打扮,雖然少了一份亮麗,卻多了一份親切感。
她看見我,似乎有點愕然,隨即匆匆打個招呼準備離去。
我連忙叫住她︰
「喂,阿悅,去哪裡啊?」
她甩了甩馬尾︰
「當然是吃早餐啦!看你這個髮型,總不會要去canteen吧?所以拜拜吧!」
「等、等一下啊。」
「什麼事?早餐要收爐了。」
「沒什麼啦……今早妳沒有打電話來叫醒我……」

我心中不期然地盼望著,她會告訴我因為今早沒課,所以想讓我睡晚一點。
然而,她只是眉毛一揚,似笑非笑地說︰
「嘿?軒少,你長大啦!應該要學會自己起床,不要把責任賴到別人頭上!」
「哪、哪有啊!我只是想說妳是不是自己睡過頭而已,哈哈哈……對了,昨天的電影好看嗎?」
「電影……?啊!嗯嗯,很好看啊!……啊,你要問電影的事晚點再說吧,我真的要去吃早餐了!」
阿悅匆匆揮了揮手,獨自往canteen跑去。
我望著她的背影,卻說不出到底哪裡不對勁。

大概,可能,因為雨沒有落下來,氣壓太低了吧。
又或者因為昨晚的夢,沒睡好所以休息不足吧。
慶幸,去到藝術館見到雨晴的時候,我的精神稍為好轉。
我們一起吃了午餐,我說了一些課堂瑣事,而雨晴靜靜聽著。
這種融洽的感覺,彷彿回到當年,我們一起在圖書館看著書,而眼中的一切,都依稀附上玫瑰色的光彩。
我還以為,這種彩虹光輝會持續到永遠。
沒想到,等我跟雨晴進入展廳開始看那些山水畫時,看著那些一塊一塊又黑又白又灰的墨跡,我卻不覺精神煥散起來。
當然我知道水墨畫是中國藝術傑作,而且有的畫的確畫得很漂亮。
然而當我走來走去都似乎在看著一模一樣的東西時,什麼留白,什麼深遠的意境,在此刻的我眼中大概跟一團團散掉的黑芝麻湯圓分別不大。
看著它們,我腦內浮現的,卻是不知在夢中還是今早還是昨天下午看見的、阿悅的馬尾背影。
連雨晴都忍不住問我︰
「抱歉,阿軒,是不是悶到你了?」
「不、不!怎麼會呢……呵欠……哈哈哈!」
「其實……你沒興趣的話,不必勉強陪我。」
「哪有啊……哈哈,長長見識嘛,哈哈哈……」
真是,馬上就露餡了。

跟雨晴分別之後,我又趕到Candy家去補習。
Candy開門一見到我,馬上抓住我的手臂,小嘴一扁︰
「軒哥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
「什、什麼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你跟天朗表哥離去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望了望Candy認真的神情,這才想起Candy的確漏掉了大量劇情。
這個,到底要怎麼交待短短幾天之間,我變成了她表姐的(臨時)男朋友這件事呢?
更大的問題在於,知道這件事之後,Candy和她祖母會怎麼看待我這個人?

正思忖著箇中利害關係,Candy卻搶著說︰
「天朗表哥呀,他昨晚打電話來,一直纏著我問你的事啊呀!」

 

集數列表

 

 

又曦

 

 

 

=============================================

Mall Mall Store貨品來自英美,代購費用低廉!

http://bit.ly/29bRWoO

經連結申請DBS Black World MasterCard,新客戶即賞額外1,000里數,迎新優惠可享$1.2=1里。

https://go.dbs.com/29fpTdL

iHerb售賣美國有機健康產品、日用品、護膚品等等,買滿指定金額可享免費順豐送貨。首次購買結帳時輸入DCP206折扣碼,可享$5 USD折扣。

http://bit.ly/29hCyc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