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鳩作家

【徵文比賽文章】數到三,就射了

【徵文比賽文章】數到三,就射了

「Come on James,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這是我們分手時的對白。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他成為了ASSO仔,而我進了港大。吃著手上的奶油豬,看著眼前這個毫無上進心的男孩,我想起了那個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