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非BB豬

年輕時放蕩係好重要嘅

年輕時放蕩係好重要嘅

講返乃腳。咁而家個女仔會唔會覺得被騷擾?會唔會唔舒服?更重要係,會唔會係「因為大圍都話玩所以都呃自己話覺得無問題?」,最後果樣嘢先最複雜。因為有可能個女仔開頭真心覺得無問題,但揚咗出嚟之後又反思返覺得可能同友儕壓力有關,變成覺得有問題。又或者諗過之後覺得都係無問題,有好多可能。

 林非BB豬

男仔喺擇偶市場入面係「矮仔食甘蔗,步步甜,步步高」

男仔喺擇偶市場入面係「矮仔食甘蔗,步步甜,步步高」

咁當然啦,如同世界上所.有嘅理論,以上講法一定係以偏概全嘅。而人類係有抗辯嘅逆反機制,好多人慢慢會話「單身先精彩」「選擇自己一個好好活」,有啲人的確係選擇單身享受單身嘅,咁係完全無問題,甚至會對世界有更大貢獻,但係咪每一個聲稱享受單身嘅人其實都咁諗,就你諗你喇。

 林非BB豬

《金瓶梅》係咪文學?

《金瓶梅》係咪文學?

一般甜故好難被人稱之為文學,其實個講法唔準確,話甜故「文學價值低」會比較準確。何謂文學價值低?就係一啲除咗挑起你性欲之外無乜令人感動、思考、咀嚼(但不限以上三者)嘅嘢就謂之價值低,所以無人會不停咁讀一本風扇說明書讀得津津有味覺得係文學,而你起個壇好津津有味咁讀說明書,反而可能係行為藝術,在此不贅。

 林非BB豬

女人睇男人,一係當佢係屯門色魔,一係話自己好淫

女人睇男人,一係當佢係屯門色魔,一係話自己好淫

講真我都唔知點向女人講解男人嘅淫念。我發覺幾乎無女人會明白男人對性嘅態度係乜嘢,屬於極少數嘅果個,已經被我娶咗。

 林非BB豬

「男人真係無眼光好膚淺好壓迫」,喂而家邊個壓迫邊個呀?

「男人真係無眼光好膚淺好壓迫」,喂而家邊個壓迫邊個呀?

得罪講句,女人唔明男人點睇女人,唔好立亂去「想當然耳」去「估」男人點諗,例如果啲「你哋男人都係中意大波嫁啦」然後機械化地去話班男人膚淺、壓迫女性云云。

 林非BB豬

「哪位同學有試過?請舉手。來不用怕醜!」

「哪位同學有試過?請舉手。來不用怕醜!」

結果大家都選擇了必要的沉默。「沉默是金」,今天我深切體會了古人這話的智慧,深深感受到古人的世故和圓滑。副校長的話借擴音器之助,帶着微微的回音在整間學校裡盪漾,我們還聽到輕輕的回聲「怕醜怕醜怕醜…… 」傳了回來。女生們從另一間演講室一定都聽到副校長的「表白」了,她們上完課出來看到副校長的那個眼神,那個混雜了鄙夷、不安、惶恐、訝異的眼神,我想我一生也不會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