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偉謙

私語,套

私語,套

我迷惑,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使他難過的事,賓在是沒有可能存在。但是他之後的三言二語,我打從心底里,都覺得痛「她爬入了我的房中,如平時一樣。紅色比基尼,然後肩膀半脫。」一切進行進行得順利。「那的手不停擰著那話兒,但是,突然想起,我沒有帶那東西。」

「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