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放閃是福

放閃是福

相反有些手拖手的情侶其實只是兩個人,沒有比「貌合神離」更貼切的形容詞,他們走路只是走路,你聽不出他們有什麼關係,他們的步伐不會一致,他們遇上迎面有人意圖從他們之間經過時,他們會縮手並各自欠身,二人唯一的交流就是沒有交流,這種疏離感並不能藉他們的戒指去消弭。

 爽健

愛的揮手區

愛的揮手區

再癡纏的情侶都有再見嘅一日,她住將軍澳,他住屯門,那是比來回台北更花時間的距離,然而年輕就是任性,他差不多每次約會都樂意付出四十幾蚊車費和差不多三個鐘去當護花使者,但當他的確無法相送佳人時,他也有他特別的送車技巧。

 爽健

衛詩雅這種美人

衛詩雅這種美人

性感同露肉多寡無關,骨肉均勻的女人着件 oversized 跌膊衫,不需倒瀉奶,露半邊鎖骨已經很好看,黃蜂腰秀色,修長腿可餐,現役周秀娜、倪晨曦、衛詩雅等美人統統不必狂銷大籠包,一顰一笑一媚眼,酒不醉人人自醉。

 爽健

分因

分因

凡事懶係理性咁分析是年輕人的中二病,畢竟他什麼都未經歷過,閉門造車紙上談兵,夏蟲焉能語冰,前輩和過來人把自己情路的真相告訴年輕人,他面口心皆不服,別人失敗當然是別人的事,他自問理智而感性,他冇興趣走前人舊路,他自問未落場已經從睇戲看書習得一身好武功,愛情考佢唔到嘅,佢以為。

 爽健

孤雛

孤雛

偷來的時間,偷襲的愛情,偷吃的情人,箇中人性卻娓娓道來,不當做的時份,不名譽的曖昧,不具名的情人,患這種自討的難反而見真情,相逢恨晚當然比失諸交臂更糟 —- 某人終生只吃齋就不知葷肉多好,一旦破戒就返唔到轉頭。

 爽健

葡萄還俗時

葡萄還俗時

葡萄成熟時,嫉妒就似一場燒不盡的火,明明那種多餘的愛情並非必定,但一腔好奇的人還是會害死貓,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或許你睇別人好,別人睇你更好,坐這山,望那山,結果一事無成。

 爽健

情永落

情永落

有錢並非萬能,但缺錢則萬萬不能,浪漫要錢,花錢之後就算不浪漫,睇錢份上的人還是懂得自動腦補,每日都有不登對不了解不合適的人忙不佚宣誓和宣稱自己找到真愛,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更假了,大家都忙着飾演不是自己的自己,誰也不比誰高尚。

 爽健

娶妻求笑女

娶妻求笑女

別以爲我在說笑,如孩提般毫無機心的笑靨,許多人活得幾歲之後已經天性失傳,被禮教調教太甚的女人,真我被塵封了,凡事顧慮太多,想笑都要自我審查一番,容易被壓抑的情緒並非健康的事。

 爽健

櫻花樹下

櫻花樹下

漫天櫻花,難得她受落,他刻意帶她趕這場櫻滿開,當然不是為了呃個Like就算,上帝早已預備,佢不相信運氣,他掏出早已準備好的求婚鑽石戒指,趁着這片十年唔逢一潤的浪漫場景,他求婚了。

 爽健

環保膠和傻西西

環保膠和傻西西

由環保膠這種把安全性行為變得非常不安全的表現來看,香港政府在中學推行的性教育的確是射哂落海,不單環保膠先生膠力十足,他這位女伴或者床伴也是人中之鳳。

 爽健

玫瑰有刺

玫瑰有刺

有種渾身荊棘的美人卻是後天栽種的,她曾經天真無邪地過生活,這麼純粹簡單的人不幸地曾被別有用心的人狠狠修理,她身上後來孕育出自衛的劇毒,她以冷漠和刻薄對待別人,就是為了把真我藏好,不再讓你埋單。

 爽健

三生有幸有不幸

三生有幸有不幸

有些太年輕的少年以為沒架可吵就是好,其實不然,吵架傷感情,但總算有個氣閥出出氣,一直啞忍當美德的情侶啊,只是一個不斷加壓的壓力㷛,聽說惡怖份子其中一種常用的土製炸彈就是這傢伙,當一段關係經營到似個不能說的炸彈,那種暴風雨前的平靜,更是殺傷力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