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戒口勿

戒口勿

他難得睡上那麼久,渾身酸痛,魂魄未齊,這時門鐘響起,他懶洋洋地開門–原來女朋友大人駕臨,她左手握著Samsung Galaxy 3,右手提著一白水松碗,不必打開都知道這是淡而無味的白粥,她笑靨如花,一雙鳳眼輕輕揚眉,筆挺鼻樑,爪子面口,就算她單單放著不動,已是一尊活藝術品。

 爽健

也說《龍鳳鬥》

也說《龍鳳鬥》

對相愛的人最大懲罰並非死別,而是看着有情人在自己面前日漸萎糜待死,偏偏你卻無能為力,假如死亡是引刀成一快,那絕望便是慢性中毒精神凌遲,余以為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種看着自己珍重的人漸漸死去,如此摧腐化朽的死亡筆記之力,窮凡人之力都扯不停半分,單單想像這個情景,已教人無法想像。

 爽健

Last Day

Last Day

看着她談笑風生,跟每個同事暨朋友輕輕一抱道別,有些和她熟絡些的女生還跟她作狀親嘴或者親面頰,他當然沒有這福份 —- 他倆恰如其分地握一握手,她對他其實蠻有好感,他也沒有對這女孩特別顯露熱情和殷勤,他不嬲都任何人都是那副老好人模樣,或許就是這種牛一般的氣質令他可在此混那麼久吧。

 爽健

暖的男

暖的男

她現在那個男友,樣子才華收入性格全部平庸,但她在那麼冷的日子卻喜歡賴着她不放,甚至要他開工收工皆接送,無他,因為他不怕冷,並擁有一雙長期溫暖的手,嚴寒天氣拖着這男人,看來除了令她身子不再凍之外,他帶給她的安全感修正也會提升,至於這種冰日子跟他同床共枕會否做個夢也是暖,她看來不會告訴你。

 爽健

冇色幽默

冇色幽默

世上就是有些天生感情遲鈍兼猶豫不決的人,這種人沒有伴侶是正常的,與其說他謹慎,倒不如稱之為自私,下注前怕輸怕得要死,沒有賭焉有賺?一直站在賭臺邊精神下注的人,畢竟只有精神勝利而已。

 爽健

識得食一定食處女?

識得食一定食處女?

損友們當然一笑置之,每個男極圈裏有個賤得起也不怕別人知道他的賤的人,大家圍爐取暖,有個話題兼核心人物飲茶灌水,何樂而不吹?然而酒肉朋友只看佳餚美饌,誰都沒有留意到他吹水吹到眉飛色舞時的一絲不安。

 爽健

睹物思人

睹物思人

少男少女單靠好奇心已可摸出無厘頭的情慾,費勁的濕吻、粗魯的撫摸、莽撞的興奮,他和人生中第一和唯一的女人情到濃時,互相取暖,無師自通的愛撫,亂七八糟的調情,他們那時的確年少卻未至於無知,好歹未敢攪出人命,所謂愛和撫僅限於點到即止。

 爽健

微波爐中的愛情

微波爐中的愛情

生活迫人,日用品都不斷加價了,當一對情侶開始一起留意超市物價變動的時候,這印證了他倆已經昇華的感情。男女玩曖昧時一擲千金購來的浪漫:玫瑰花束、燭光晚餐、昂貴禮物、現場樂隊⋯⋯它們都不實際,但它們是愛情的炭精,炭精都慳的人通常透不起火。

 爽健

苦海,翻起愛恨

苦海,翻起愛恨

我聽過有些人為情所困,生無可戀,甚至計劃輕生,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有心人負情人深情人為愛情受傷無病呻吟典床典蓆,我是贊成的,畢竟人非草木,草木冇淚腺就話冇得喊啫,男人女人哭吧不是罪,開心大笑,傷心放聲哭,至情至性,何罪之有。

 爽健

美麗咀咒

美麗咀咒

天生麗質難自棄,靚女橫行似乎是預設設定,漂亮的臉蛋是捷徑通行證,買碟油雞飯升格為油雞髀飯,這是庸人和醜人遍尋不獲的特權,然而特權雖然換來免費的便宜,但這種免費亦有副作用。

 爽健

渡人苦海

渡人苦海

為愛情受傷的人別以爲無比動聽,仆街磁石請勿推諉仆街,仆街早就是仆街,但甘心飾演磁石的你也是同聲一哭,賤人難原諒,犯賤的人卻比賤人更賤,苦海再苦,閣下也是自願蹈海,你洗濕個頭後才埋怨風筒何在,輸打贏要,沒有這種便宜嘅。

 爽健

外遇的外遇

外遇的外遇

女人為男人一句說話而堅強,也為某人一聲掛念而軟弱,那是無容置疑的愛情,儘管時辰有點錯,這份錯並非因為那是凌晨兩點,而是生不逢時那種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