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ndy

【徵文比賽文章】The last condom

【徵文比賽文章】The last condom

眼前這個女人,一時抬頭,一時頷首,幾陣紅暈在她的臉頰散開,一條條髮絲亂顫,呼吸亦濃重起來。「自己來。」我撕開包裝,左手及右手的濕潤感覺都更強烈了;「快來,快來,」一陣熟悉的膠味在床上盪漾,動作更加起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