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雨

【徵文比賽文章】宣判

【徵文比賽文章】宣判

她曾以為自己不會再回想起三個月前的晚上。畢竟她和他之間只是一夜的緣份,激情過後自然毋須再記住太多。而現在,當天的一幕幕卻不受控地浮現,帶來無盡頭的恐懼。

 秦雨

【徵文比賽文章】空虛

【徵文比賽文章】空虛

我忘了自己到底從何時開始耽溺於這份禁忌的歡愉之中。週末晚上,我總獨自來到鬧市裡這幢不起眼的商廈,乘上升降機,到了七樓,便在這緊閉的大門前按下門鈴。被人透過閉路電視監視一番後放行,我推開門,熟練地掏出身份證和會員卡換取儲物櫃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