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夫

觀音兵的浪漫

觀音兵的浪漫

觀音兵,對單身,特別是長年單身的男性來說,彷彿是一個與萬劫不復掛勾的身份。討論某人當了兵可以是茶餘飯後一個頗為令人婉惜,卻又連帶恥笑的話題,但似乎任誰也不想成為這樣一個被討論的主角。有趣的是,觀音兵就像中國歷史上甚麼帝甚麼宗,永遠都只會是由他人給予的稱號。當兵的不會自我介紹說「我是Sabrina的觀音兵」,娘娘Sabrina不會對志願者說「我現在收你做兵」,正如漢哀帝就算知道後世史書給他這個淒慘封號也絕不會自認哀帝。

 十里夫

毒男與師奶的愛恨情仇

毒男與師奶的愛恨情仇

如果說師奶給予毒男曾經的美好時光,那這些時光肯定是糖衣毒藥,散渙了毒男的意志,使他們察覺不到轉型的需要,到發現時已經太遲,因為毒男的名號早已掛在頭上。所以倘若毒男除了自責之外還想遷怒於誰,那師奶絕對是最佳選擇,因為正是師奶,讓毒男察覺不了自己的毒。

 十里夫

草食男的兵籍

草食男的兵籍

問題在於,根據小弟花近一小時進行資料搜集 (即單手進行facebook stalking) 的結果,那些跟Elton單獨吃晚飯的女性有過半Facebook status都顯示為in a relationship (當中有幾個私隱意識較低的甚至連男友的姓名都輕易地公開給小弟這個「朋友的朋友」知道),但Elton似乎不是她們任何一位的另一半。

 十里夫

鍾意起座城牆嚟保護自己啲女仔,可能只得賤男嚟拆牆

鍾意起座城牆嚟保護自己啲女仔,可能只得賤男嚟拆牆

小弟其實是覺得Anson應多一點體諒其他人在感情問題上未必能像他一般理性和有經驗,但對那種只是一味等人追卻又要怨沒好男人追的女性,亦是不敢恭維。沒甚麼是理所當然的,包括真命天子的存在,要麼改變自己,要麼改變他人,不然就一起去改變,否則——其實也沒甚麼否則,有感情沒愛情地跟錯的人就這麼一世,結婚生仔,比比皆是,還是活得下去,死不了的。

 十里夫

趁人甩拖乘虛而入有咩要注意

趁人甩拖乘虛而入有咩要注意

「多謝你咁體諒我,驚我呢排有事所以特登成日約我出嚟呀!」「客咩氣呀!最緊要快啲忘記過去,收拾心情,咁我就放心嘞。」「你真係好細心呀!好少見男仔好似你咁細心。係呢,介唔介意我問你一個問題,其實我想問好耐但係又覺得有啲唔好意思問……」

 十里夫

幫娘娘買notebook有咩要注意?

幫娘娘買notebook有咩要注意?

難得終於有個不是說要買蘋果MacBook的心儀對象,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表現自己對電腦的認識,讓她留下一個好的印象——Robert如此心想。一想到之後能藉拿電腦給她而能跟她共進一頓下午茶,即使是要把電腦從薄扶林運到上水,要在三十幾度高溫下在被走私客霸佔的擠狹道路中提著電腦左穿右插,也無怨無悔、心甘命抵。

 十里夫

如何扮偽毒

如何扮偽毒

偽毒的最大特徵就是明明看起來不毒,卻經常強調自己是毒男;而對我們毒男來說,經常強調自己是毒男,一方面能先下手為強,藉自嘲避免被人揭破真身時的心靈受創 (原理請自行參閱某年的AL中化閱讀理解考卷),有止蝕的效用;另一方面更有可能以退為進,讓人以為你是一個典型的偽毒,從直覺上否定你是毒男的可能性,如此一來就能弄真成假,真毒扮偽毒。

 十里夫

偽毒Murphy’s Law

偽毒Murphy’s Law

偽 毒,顧名思義,跟小弟這些扮偽毒的不同,是會敢於在情人節主動出擊的狗公。話說這位朋友當日早有預備,拍了一段數分鐘的浪漫短片,實行自編自導自演靠冧功 冧掂意中人。身兼高登仔的他也真可謂無所不能,從劇本、道具、配樂、拍攝到後期製作都一手包辦,最後於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製作完成。

 十里夫

毒,在法律系的二重邊緣

毒,在法律系的二重邊緣

「同人講我成績唔夠做唔到律師,啲人就話『你冇興趣做咋掛』;同人講我冇拖拍,啲人就話『你啲籮友眼角高啫』。_!嗰刻我真係好想爆粗。」無法符合或滿足社會大眾對法律系學生的想像的Alex,其苦況甚至不獲承認,濕滯得要用粗口描述想爆粗的心情。

 十里夫

細膩的耿耿於懷

細膩的耿耿於懷

有點酒意的Kenny望望眾人,眼見似乎無人明白其戚戚處,樣子甚是冇癮,最後只補充了一句:「善意有重量,太重會失衡,受嘅一方會內疚。」

 十里夫

狗公論狗公

狗公論狗公

說到這裡,小弟本想呼籲一眾狗公們應以Andrew的過於低手為誡,但想深一層,撇除咸濕搏懵一項,Andrew真的有錯嗎?Andrew的情況或許就像我們一整個世代的八、九十後,問他為何只狗衝同一個朋友圈的女性,跟問我們為何無法升職加薪一樣,都是晉惠帝或中原人力資源顧問之流才問得出的問題……

 十里夫

Nursing如何治癒大學狗公?

Nursing如何治癒大學狗公?

愛心白衣天使、醫生得力助手、制服AV題材……以上都是我們一眾狗公對 (女) 護士的印象或 (性) 幻想。姑勿論這些想像是否符合現實,現實中的護士其實都經過數年的大專或學士學位訓練。我們在醫院或診所見到的姑娘,昔日都是一眾青春可人的Nursing女同學。如此比白衣天使還要青澀的見習白衣天使,對一眾大學狗公來說,卻是近在咫尺,隨時曾在通識課或選修課中交談過,及後偶然在Facebook上看見她的出ward自拍,一次幻想或暇想可能就這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