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

知己

知己

我以為我可以走進她的心,有權限查閱她的思想,以為我已經是她的男友,可以控制她的感情。以為她已經屬於我。

 李伯

【以文會友】回應作者爽健的文章

【以文會友】回應作者爽健的文章

寫文章的確就像做愛,如果我用震蛋震你機,你卻校靜音;如果我用力抽插,你卻毫無反應,那真的會讓人的「性趣」大減。儘管你沒有要丢了的感覺,但只要你用心交出反應,我想,男方是會感受得到的,起碼可以讓他知道他不是在插吹氣公仔,起碼可以讓他知道他不是在單機發文。

 李伯

男人打飛機係對男女不平等既最後微小抗爭

男人打飛機係對男女不平等既最後微小抗爭

而家,係一個屌閪同買樓一樣難既時代,但如果連打飛機都話唔俾,我真係想請班話男人咸濕係錯,係唔岩既女仔諗下,如果呢個世界m巾好貴,好難買到,但如果連用塊布墊住都唔俾,你會點?會唔會好似我咁嬲?

 李伯

【徵文比賽文章】爆龍哥的故事

【徵文比賽文章】爆龍哥的故事

直至有一天,有朋友向我提起爆龍哥才知道一個不幸的消息。那位朋友說:「爆龍哥隱退啦!」我驚訝地問:「點解呀?」他說:「因為淋病,因為佢次次都唔戴套,搞到中左招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