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後常滿

在極右法西斯的婚禮,他下方碰到他

在極右法西斯的婚禮,他下方碰到他

「喺呢個moment,我要爆啦!」因長年撿肥皂生活而心理扭曲、生理萎縮的他,此時想起了《少林足球》醬爆的名言,忽然不知從何而來的血脈噴張,是儲再多娘娘也無法相比的感覺。他意識到自己褲下的顫抖,在這一刻,他似乎少有地不小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