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九)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九)

潮濕的海風吹拂著她的長髮,髮絲輕拂著她的臉,還有我那雙抓住她肩膀的手。溫柔的觸感,熟悉又陌生。我突然覺得很糊塗。明明在幾天前的晚上,我還曾經在雨中緊緊擁抱過她;為什麼幾天之後,我卻突然失卻了這麼做的勇氣?是什麼令我失去了信心?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八)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八)

「我也不知道啦……天朗表哥這個人從小就很奇怪的喔,要做什麼事從來不說,我們都搞不懂他。」我瞄了瞄天朗,卻正好跟他的視線碰上。他隨即一笑,那笑容又燦爛又陽光,肯定能迷死不少少女。當然,我慌張地別過頭,避之則吉。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七)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七)

雖然不願承認,但我不得不說,人都是犯賤的。那晚在機場,我明明對自己說得很清楚,不應該再執著。無論怎麼看,雨晴對我的態度即使不算拒絕,頂多都只能算是迴避;我實在找不到任何應該再堅持下去的理由。然而,當我發現她跟未婚夫的感情可能並不那麼堅固時,我的心卻又蠢蠢欲動起來。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六)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六)

我們聊聊食物,說一下教授的八卦逸事,再互相取笑一下,幾個小時輕輕鬆鬆就過去了。跟阿悅相處,就是這麼輕鬆自在。我們都不用偽裝,不用想著怎樣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真率得如回到童年,把一切現實的不快都拋開忘掉。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五)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五)

登上機鐵,看著窗外的景色飛逝,我越來越擔心來不及。雨晴打電話給Candy時,她應該已經身在機場了吧?我現在才過去,她會不會已經入禁區了?但是,Candy剛才說機場很冷,這代表雨晴要在機場停留一段頗長時間吧……?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四)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四)

我把電話接上外置充電器,試著重開,還好,電話沒有被雨水浸壞。等開機apps全部運行完畢,我正想進行操作,電話突然狂震起來。一晚之間,我收到大量的Whatsapp message。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三)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三)

聽說,這附近最後一家夜總會都已經在一年前結業,這天氣下還來探訪這曾經的煙花之地,只有那些景點固定的自由行旅客。我想,他們眼中看到的,肯定也不是今日的香港。他們嚮往的,不過是那個他們永遠無法自由踏足的繁榮盛世自由都市。
以前無法踏足。現在還是無法踏足。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二)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二)

第一句話,要說什麼才能令她留下一個好印象?等別人接電話的時間,總是漫長得彷彿整個世界都為了這通電話而停頓。一開始是緊張,接著換成了焦急,最後,往往變成絕望。然而,在我變成絕望的前一瞬間,電話對頭突然傳來噗的一聲。電話接通了!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一)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一)

一直到兩小時後我跟Candy補習完,她才終於抬頭,再次展現那個禮貌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笑容︰「再見。」七年後的重逢,換來的,竟然只是一句「再見」……我表情僵硬得笑不出來。Candy把我送到門外,把傘遞給我︰「雨還很大喔!軒哥哥路上小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