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只要能tag你的名字就好

只要能tag你的名字就好

「看啊,這裡拍到我的錢包了吧?」看男生那緊張的樣子,Mable雖然失望,但也終於明白了答案。Mable希望,下次跟她約會的男生,可以隨時被她tag進Facebook裡就好。當然,是指真身Facebook,不是偷食老手專用的分身Facebook。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結局)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結局)

夏天的雨,總是來得那麼急那麼猛烈。雨點打在玻璃上,如一顆顆子彈。我的身邊,明明不斷上演著擁抱、親吻、重逢的喜悅,不知為何,我感覺卻如獨自站在灰色的暴雨中那麼孤寂。但是,我卻無法移開半步。

 爽健

彌留往事

彌留往事

他耳邊響起一首歌: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他再次想起那女孩,那個永恆的夜晚,十九歲仲夏,他吻她的那個夜晚,讓他往後的時光,每當有感嘆,總想起當天的星光,她的樣子和名字都已模糊了,他竭力回憶,亟欲想起那麼重要的人的一切,卻偏偏什麼都想不起,然而她帶給他的震撼,那些吻和擁抱儘管已經失去稱謂,仍常在佢心。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二十)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二十)

有些人說,要忘記一段感情,最快的方法就是開始另一段感情。我想,某程度上,這句話應該是真的。我知道,阿悅跟我說的,也是同一件事。如果說我完全沒有心動,那肯定是騙人的……

 又曦

只要你能陪在我身邊

只要你能陪在我身邊

有些男人總以為自己女友這樣又不滿意,那樣又看不順眼,太過demanding,還有點吹毛求疵。但可能她之所以這也不滿意,那也不滿意,只是因為太少時間跟你相處了,累積了太多不滿。

 爽健

戒口勿

戒口勿

他難得睡上那麼久,渾身酸痛,魂魄未齊,這時門鐘響起,他懶洋洋地開門–原來女朋友大人駕臨,她左手握著Samsung Galaxy 3,右手提著一白水松碗,不必打開都知道這是淡而無味的白粥,她笑靨如花,一雙鳳眼輕輕揚眉,筆挺鼻樑,爪子面口,就算她單單放著不動,已是一尊活藝術品。

 爽健

也說《龍鳳鬥》

也說《龍鳳鬥》

對相愛的人最大懲罰並非死別,而是看着有情人在自己面前日漸萎糜待死,偏偏你卻無能為力,假如死亡是引刀成一快,那絕望便是慢性中毒精神凌遲,余以為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種看着自己珍重的人漸漸死去,如此摧腐化朽的死亡筆記之力,窮凡人之力都扯不停半分,單單想像這個情景,已教人無法想像。

 又曦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十九)

七年後,我再遇上雨傘的主人(十九)

我抱著一絲希望,撥打她的電話。接聽的,卻又是那個熟悉的留言信箱。我留了言,說希望她心情好轉之後,會重新考慮;又發了SMS說,會等她回心轉意。然而,我握著電話等了整整兩小時半,她還是沒有半句回應。

 爽健

Last Day

Last Day

看着她談笑風生,跟每個同事暨朋友輕輕一抱道別,有些和她熟絡些的女生還跟她作狀親嘴或者親面頰,他當然沒有這福份 —- 他倆恰如其分地握一握手,她對他其實蠻有好感,他也沒有對這女孩特別顯露熱情和殷勤,他不嬲都任何人都是那副老好人模樣,或許就是這種牛一般的氣質令他可在此混那麼久吧。

 爽健

暖的男

暖的男

她現在那個男友,樣子才華收入性格全部平庸,但她在那麼冷的日子卻喜歡賴着她不放,甚至要他開工收工皆接送,無他,因為他不怕冷,並擁有一雙長期溫暖的手,嚴寒天氣拖着這男人,看來除了令她身子不再凍之外,他帶給她的安全感修正也會提升,至於這種冰日子跟他同床共枕會否做個夢也是暖,她看來不會告訴你。

 爽健

冇色幽默

冇色幽默

世上就是有些天生感情遲鈍兼猶豫不決的人,這種人沒有伴侶是正常的,與其說他謹慎,倒不如稱之為自私,下注前怕輸怕得要死,沒有賭焉有賺?一直站在賭臺邊精神下注的人,畢竟只有精神勝利而已。

 又曦

男朋友的密友

男朋友的密友

有些人認為男女之間不可能有純粹友情,對他們來說,另一半有異性朋友就等於是背叛;但其實大家都活了廿幾、三十幾年,認識幾個從小玩到大、或一起經歷過高低起跌的朋友,有同性也有異性,實在正常不過。或者該說,人越成熟,越了解如何跟異性當普通朋友,越明白如何維持一段純友誼不去逾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