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夫

狗公論狗公

狗公論狗公

說到這裡,小弟本想呼籲一眾狗公們應以Andrew的過於低手為誡,但想深一層,撇除咸濕搏懵一項,Andrew真的有錯嗎?Andrew的情況或許就像我們一整個世代的八、九十後,問他為何只狗衝同一個朋友圈的女性,跟問我們為何無法升職加薪一樣,都是晉惠帝或中原人力資源顧問之流才問得出的問題……

 爽健

弟戀姊

弟戀姊

另一個問題是:她的年齡,其實對你們享受愛情有什麼相干?如果有些人搬出「女性年紀較大不宜生育」「怕你們以後和子女會有代溝」,這些原因都是bullshit,天啊,現在談的是兩情相悅的情事,老土人士卻去研究男女生物學,生育和愛情其實是沒有關聯的,難道閣下會為了拿麥當勞的紙巾所以去幫襯一份巨無霸加大餐嗎?

 爽健

姊弟戀

姊弟戀

其實那些約定俗成的觀念,說穿了,不過也是bullshit而已。過份營造的願景,不啻是一廂情願,當大家都以為看似成熟的年長男人必定懂得體貼女人,看似溫柔的年幼女人必定曉得照顧男人,事實往往是看似完美的一對,事實上彼此都談不上半句。

 爽健

你的吻 像龍捲風吹過

你的吻   像龍捲風吹過

那些粗鄙而不解溫柔的混人或許會這樣說:如果我連她的衣裳都有辦法脫掉了,難道我還不能接上她的吻嗎?在他眼中,女人下身最後那塊薄喱士便是情慾的終極禁區,一旦這位置也讓他得手,他便會認為在情感上已能徹底征服床上這尤物,可是,這只是男人的看法,在女人心目中,她們的算術不是這樣計算的。

 雨令青爭

迷離

迷離

聽得少女呵氣如蘭吹氣若雪,他慢慢的脫掉那條殘破的牛仔褲和內褲,身軀像幻想一樣在時間線上前後擺動,撞碎了少女無知的綺夢。俯臥在雲層上的她抓起床頭的鑰匙,讓銀鈴隨著胴體一起被舞弄,幽幽而酥軟的鶯聲劃破長空,金屬和肉體碰撞聲此起彼落互相交錯,刻進少女微弱的心扉,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和那條回家的路。

 乜乜乜

女人花心而長情

女人花心而長情

女人花心而長情-專訪柑子小姐、桔子小姐、檸檬小姐

 十里夫

Nursing如何治癒大學狗公?

Nursing如何治癒大學狗公?

愛心白衣天使、醫生得力助手、制服AV題材……以上都是我們一眾狗公對 (女) 護士的印象或 (性) 幻想。姑勿論這些想像是否符合現實,現實中的護士其實都經過數年的大專或學士學位訓練。我們在醫院或診所見到的姑娘,昔日都是一眾青春可人的Nursing女同學。如此比白衣天使還要青澀的見習白衣天使,對一眾大學狗公來說,卻是近在咫尺,隨時曾在通識課或選修課中交談過,及後偶然在Facebook上看見她的出ward自拍,一次幻想或暇想可能就這樣開始……

 十里夫

社會科學系毒男是怎樣煉成的?

社會科學系毒男是怎樣煉成的?

讀社會科學的男性學生,尤其是主修社會學、社會工作和政治的,總有一群是特別熱愛討論時事,終日在facebook上轉貼政治新聞或評論,而轉貼的網址開頭又有高達八成是vjmedia、行山新聞、inmediahk或passiontimes;而他們的狀況更新,又最少有一半是批評或慨歎社會的種種不公,不然就是諷刺一下商業社會如何令大部份人只懂追求功利,導致人文學科不像在外國般受重視。一方面覺得自己已看透社會如何運作,另一方面又暗自感慨自己無力改變現狀,後者是他們與社運憤青的分別。

 已婚宅

想同居女友做家務?講呢啲?

想同居女友做家務?講呢啲?

好多時候,女人唔抵得間屋亂鳩晒籠,會做咗啲家務,但日積月累之後,佢會屈住屈住,覺得委屈,尤其是屋企有條仆街響度成日打機,啲嘢又冇手尾,到佢某一日頂唔順嘅時候,就會大爆發。所以點解我贊成同居,就係因為有得磨合,有得睇到大家夾唔夾。

 Charlotte

認真,識拍拖一定係同小毒毒拍拖

認真,識拍拖一定係同小毒毒拍拖

我認識嘅毒拎入面,唔少人音樂品味、造詣都好好,或者會睇好多書,可以同妳傾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嘅話題。就算係打機,其實好難打得好,需要例如戰略、反應力、手腦協調之類嘅能力。至於動漫,其實故事議題通常都好有深度,涉獵到好多哲學、社會或者科學議題,比起一般人睇嘅荷里活大片有深度得多。

 爽健

馬尾

馬尾

人夾人緣,尾夾尾緣,馬尾辮子當然不是人人樂用的,稜角太明顯的女強人不成,巴喳失儀的辣妹不成,不修篇幅的腐女不成,過份賣弄風情的豪放女不成,行事沒火氣的熟女或淑女也不成,那束小尾巴只配得起對生活充滿熱誠,雙瞳明亮而時常閃爍,活潑跳脫而不失驕矜的女孩,相得益彰也。

 亭長

港女們,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

港女們,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

購物不成,她便乘小巴回家去,但車費已由$2.6加至$2.9。回家後,她決定上淘寶看看有沒有漂亮的衣服,但發現人民幣越來越貴,不再如從前般化算了。好不容易捱了半天,她換了衣服去接男朋友文理放工,兩口子決定晚上去吃她最愛的日本料理,但到達以後,卻發現日本料理變成了周X生珠寶店,男朋友提議吃火腩飯,雖然杏梅非常不願,但還是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