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不甩

性暴力案件錯綜複雜,有告唔入,亦有告錯人的可能

性暴力案件錯綜複雜,有告唔入,亦有告錯人的可能

在香港,亦有人因性暴力而判入獄,事隔十年仍希望還自己一個清白。當然不是說告錯人是常態,告唔入跟告錯人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不同的人都有可能是受害者。唯有好好了解法律,第一時間找可靠的人幫忙,才能保障自己。在發生親密關係時,有明確同意(CONSENT)才是最重要!

 爽健

撒嬌攻略

撒嬌攻略

善良單純的靚女,那種美,源自心鏡澄明,她活在吃人社會,卻不會為了提防那些率獸食人之輩而令自己成為其同類,她依然掛上親切笑靨,還有笑起來時少許瞇上的水汪汪眼睛,她在英雄耳畔輕輕一,這個美人關看起來馬上過不了,她吹氣如蘭之間,已化百煉鋼為繞指柔。

 爽健

我不會讓你一個人

我不會讓你一個人

捫心自問,他根本沒有逃避問題,他只是不想在22:30時還要討論上述那些累人的話題而已。當閣下太了解某人的時候,你必定知道對方那句說話是真氣,那些言詞是歇斯底理,既然這個時候他說教只會火上加油,那麼秉承沈默是金,當一回出氣筒又何妨?

 阿樹

三個,Auditor應該在一起的理由

三個,Auditor應該在一起的理由

適逢光棍節,加上有一點時間,便來一個特別點的話題吧。很多人對於同事之間拍拖感到非常反感,原因不詳,但離不開怕是非怕不歡而散怕影響工作云云,但事實上Auditor和Auditor拍拖有著莫大的好處。

 十里夫

煲過的純友誼

煲過的純友誼

如果是這樣的話,純友誼這個問題,應當如此理解:男女之間最後仍然是朋友,是考慮過並否定發展進一步的關係的可能性後而出現的結果。換言之,所謂的純友誼,不是一開始就存在,而是像某牌子的蒸餾水一般,把雜質煲走後才剩下來的。

 呀刁

咪傻啦,即使你有車有樓,我地都無可能架啦!

咪傻啦,即使你有車有樓,我地都無可能架啦!

那年我們中六畢業,他考不上大學,又不想讀副學士或是文憑,去了當裝修學徙,而我就考進了英文教育系。我以為,可以用愛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而他卻一直執著於我們之間的距離。我沒有後悔過跟他在一起,但只是,他長年累月的臭脾氣和對我的不尊重,使我沒法再忍耐下去。

 爽健

絮語

絮語

「喂?」『我呀,你仍在加班嗎?』「是呀,未有耐。」『你別只顧著工作,你餓嗎?』「我還未吃午飯。」『什麼?!』「剛才午膳時間我不覺得餓,事後卻忙得忘記了。」『……』『你快去吃些東西吧,你不能對自己好一些的嗎?』「我工作中,現在不方便呀。」正是皇帝唔急太監急。

 十里夫

偉大與小器

Felix與Christie拍拖一年多,當初是Felix以死纏爛打攻勢把Christie從一眾競爭者中搶到手的,而他也深明即使自己已身為男朋友,仍是不能忽視一眾潛伏在生性外向隨和的Christie身邊的潛在對手。因此在兩人的關係中,Felix往往是比較事事上心、付出較多的一個。

 爽健

性慾之死

性慾之死

自從跟阿Bob在一起以後,她發覺原本已經壓抑的性慾直情徹底消失了,她躺在大床上時,看着旁邊那位屠戶身形的半禿子,對不起,她連撫摸自己的興致都沒有,遑論給他狎玩,偏偏胖子的色心不小,她唯有不斷練習演技,務求盡快滿足客戶,儘管她身心皆痛。

 海豚吃企鵝

肉食性的鴕鳥

肉食性的鴕鳥

我們脫去彼此的上衣,她露出潔白可口的胸脯,我輕抓着雙乳,舔舐着她的耳垂。我的雙手沿着她身體的曲線遊蕩,撫摸她的香肩,再滑到鎖骨。輕咬她的耳垂,像是品嘗着佳肴,伴隨着的是半反抗半陶醉的低吟。

 蓑笠翁

小明獨行

小明獨行

半生孤獨無女,只因追求溝女的最高境界。溝女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得三者,亦要知彼知己,才能運籌帷幄,百戰百勝,但最高境界,實為無法勝有法。何謂無法勝有法?只是順其自然,靜待緣分來臨,不強求,不進取,正所謂,毒撚不出戶,靚女自然來。

 爽健

發脾氣專利權

發脾氣專利權

相反來說,看來凡事冷靜或者祕而不宣的人,並非他特別擅長當忍者,只因他沒有發作的資格而已,他或許是鳳求凰,或者當兵的求皇恩浩蕩,好聽一些叫EQ高,坦白說則是犯賤,反正他只是女皇芸芸小兵之中其中一位排長,她發他脾氣不必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