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早到的第三者

早到的第三者

在她眼中,偷腥的人固然責無旁貸,但橫刀奪愛的人也絕非善類,她自問恪盡本份,盡心盡力地愛她曾經的伴侶,總之她在這件事上是無辜者,分手或許都不是最傷心的事,但身邊人無情無義的欺騙和出賣,才是她受不了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