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其花

哥推的不是車,是尊嚴

哥推的不是車,是尊嚴

Lucian聽不下去,他站起來,看著維港景緻,他止不住淚眼,看著海岸線,都快要變彎了。他心想,如果這個世界有神,俯視著尖沙咀和港島兩岸,會不會覺得像女性的陰戶?他從胸口取出記事的Memo紙,把心願都寫在上面,然後放進自己剛喝完的啤酒瓶裡,朝海中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