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雨

【徵文比賽文章】宣判

【徵文比賽文章】宣判

她曾以為自己不會再回想起三個月前的晚上。畢竟她和他之間只是一夜的緣份,激情過後自然毋須再記住太多。而現在,當天的一幕幕卻不受控地浮現,帶來無盡頭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