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斯

【徵文比賽文章】兩個房間的4P

【徵文比賽文章】兩個房間的4P

「中國人,搞社會對抗?呀仔你不如快啲生番個比我玩!」老媽子咄咄逼我,「算,輔仁我幫你攣番上次粒鈕啦,我掛番入去。」拿起針線盒與襯衫,她便徑自走往我房間。 爾雅和我相視苦笑。我們在念大學時成為知己,她喜歡女人,而我有一個叫風月的男友。畢業後,為了向社會和父母交代,我倆便決定註冊做一對「夫妻」。老媽子剛離開,風月便上門。